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是半妖

第九百五十七章:大智若愚

  • 作者:北燎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他的眉眼依舊凝沉平靜。

‘陸姬晨’從不覺得這只少年小妖能夠從她劍下安然存活。

而且滯意瘋狂蔓延擴散,如一張無形的巨網,長滿鋼針倒刺,將她全身籠罩蔓延。

可當她抬眼之間,看到少年那瘋狂溢血卻又不失自信的雙瞳,她心口莫名一滯。

蹙眉一瞬后,她居然發現,那一抹滯意竟然并非錯覺。

縱然此刻在那絕強一擊之下,通體肌膚已經開始泛起一片不正常的湛湛粉意,七竅之中鮮血狂流。

‘陸姬晨’亦是如此。

蒼憐俏臉蒼白而扭曲,眉心黑蓮似是劍至一瞬便要釋放完全。

萬般諸多魔象如濤如怒,其中蘊藏的巨大殺傷翻涌出狂暴的氣流。

他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恐怖一擊,劍骨甚至無需穿透他的身體,只需輕輕一擊,他這一具半妖之軀,便會化作一片血霧。

陵天蘇清楚知道這一點。

陵天蘇顫抖著手掌抹去臉上的鮮血,方才那一劍雖未落實。

但神游必殺一劍,余勢還是給他帶來了根本性的傷害。

鳳凰靈火也難以治愈。

他看著痛苦抱頭的女人,冷冷啟唇道:“我不對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要殺你!”

陵天蘇掌力一吸,將地上的妖骨鞭吸入掌心之中,面色陰沉地端詳片刻后,遞給雙眸怔忪的蒼憐。

蒼憐傻傻接過,沒想到她的小妖兒居然如此牛逼,他是怎么做到的?

這個詭計多端的女人,終日打雁,終被雁啄了眼。

做羞羞的事之前,小妖兒說他要算計這個女人,蒼憐還滿心不屑。

現下,她忽然覺得蘇邪當真是個明白人。

她的狐貍相公,果然打人臉最是嫻熟了。

蒼憐傻傻地抱著自己的骨頭,問了一個跟‘陸姬晨’一樣的問題:“你對她做了什么啊?她這樣。”

陵天蘇對待蒼憐就又是另一個態度了。

他朝她柔柔一笑,道:“沒什么,這還多虧了鳳凰,當我還是一只小狐貍的時候,便日日跟她抄寫經文。

那經文是鳳隕秘術,專治邪魔,我將經文之力,融入一絲鳳火一絲劫火以及我的本源妖血,在那命魂珠中設下一道封魔印。

她吞得倒是迫不及待,我們以正當手段傷不了她的肉身,那便從內部開始瓦解吧。唔……看來很有成效。”

陵天蘇上下將陸姬晨打量了一番,忽然咧嘴一笑:“你想用那么荒唐的手段登臨天道,破了鳳凰的道心,在她被世人拋棄絕望之時,再將她一身血脈吞噬納為己用,破境,渡劫,飛升。這如意算盤倒是打得挺好,不過現下嘛……”

陵天蘇摸摸下巴,眸光冰冷含笑:“道心先破的,是你小青毛啊,狐貍尾巴都露出來的,她的皮子,你也就別繼續頂著了吧,看到你頂著這么一張臉,我也著實犯惡心。”

蒼憐被那一聲小青毛給逗笑了,雖說當年她撿回來的那只狐貍,品種卻為青狐。

她拉了拉陵天蘇的衣擺,輕笑道:“什么小青毛,她也是有名字的,叫大智,大智若愚的大智。”

大智……

這個名字,當真是別有一番……

陵天蘇嘴角抽搐,一臉古怪地看著鼻子高高翹起的蒼憐:“你取的吧?”

蒼憐十分得意:“很多人都說老娘我取名字忒有意境,忒襯景。”

陵天蘇忽然覺得好對不起那只青狐。

人家叛你,也叛得著實不為過了啊,妖尊大人!

‘陸姬晨’面色亦是狠狠一抽,仿佛被戳到了傷心事。

但很快復雜的心緒又被身體里的劇痛所掩蓋。

她早些就聽聞過封魔印,尋常正道修行人士皆會如此印法。

可她還從未見過誰設下的封魔印居然如此博大精深,讓她堂堂神游境都如此痛苦不堪,靈魂備受折磨。

她一向自詡心智超凡,能夠在逆境之中暗害一代妖尊。

卻不曾想,百年之后,突然冒出這么一只小妖,單比心智謀算,他竟是猶占上風。

先是誘她吞下暗含封魔印的命魂珠,再以魚生刺入心臟一刀為因,令她道心動搖,再徹底引發封魔之印。

如此說來,他與魚生,事先也必然有了聯系。

可笑她還……

以為魚生當真對當年青狐動了情意。

也是,他有著一個貌美如花,一世無雙的師尊不去喜歡,怎么可能喜歡他神尊身邊一只不起眼的妖寵小狐。

只是她不解,十分不解,在她剝離出此子妖魂之時。

其中流露出的妖魂之象分明是妖尊無疑。

除了親口品嘗過妖尊大人魂魄的她,天底下還有誰能夠對此氣息如此熟悉。

青狐眼風一動,視線飛速掃動一方空間,那里有著道元結界彌散過的痕跡。

瞧著她這么瞅啊瞅的眼風。

蒼憐的小眼神就開始變得心虛起來,吹著口哨縮到了陵天蘇的身后。

青狐目光轉回之間,又看到那妖族少年大敞的衣襟之下,抓痕遍布。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忽然覺得好生荒唐可笑。

雙眸放空了片許,她眼底說不出的譏嘲。

甚至體內封魔印給她帶來的痛苦傷害她都能夠暫且無視幾分。

用看笑話一樣的眼神看著蒼憐:“我道妖尊大人您是何等的風霜傲骨人物,原來在絕境之中,也會甘愿委身于一只小妖,這還是當年那個不可一世的妖尊大人嗎?

我怎么記得在五百年前,就連妖帝之子向您示好,以妖界半數疆土為聘,您都不屑去多看他一眼,好高的心氣兒啊。

今兒個倒是玩的盡興?地板都濕了大片,對著這座毀你一切的五曜神殿,你居然還起得了興致也著實是一件奇事了。”

蒼憐心中一悚,探出小腦袋往方才戰場上偷瞄而去,覺得有些丟人。

陵天蘇反手將她腦袋給按了回去:“別看了,這女人故意氣你的,才沒有濕一大片。”

蒼憐拍拍小胸脯:“那就好,那就好。”

陵天蘇一本正經:“你睡著后,我早就擦干凈了。”

蒼憐小臉一僵,無地自容。

青狐亦是一臉無語地看著這少年,心道你小小年紀的,怎地生得這般無恥。

她繼續打壓刺激蒼憐道:“我可是記得妖尊大人您來時分明不過通元之境,就這么小半夜的功夫居然就突破了長幽之境,您這小妖,倒也生得著實不凡了些。”

她舔了舔嘴唇,看著蒼憐:“當年您老人家有好東西都會第一時間會同我分享的,如今這只小妖兒一看便是上好的鼎爐,不若,也讓我來沾沾光,我與他同為妖狐之身,怎么看也比您老人家合適吧?”

蒼憐面色一變,如同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炸毛跳出:“你個小賤人!如今連老娘的男人都要覬覦,要死啊你!”

接過剛跳出沒兩步,陵天蘇面色一沉,驟然伸手搭在蒼憐的肩膀之上,將她用力拖回。

幾乎是同一時刻,蒼憐腳下地面騰出一道染著青炎的鐵片。

鐵片之上的銘文飛速燃起,萬道魔兵帶著無聲的必殺之意沖天而起,貫穿殿宇蒼穹。

蒼憐小臉煞白,看著那鐵片心驚不已,這一腳落實,她怕是就要被捅得千瘡百孔了。

陵天蘇一劍刺透鐵片,上前幾步,鞋底將那枚鐵片碾壓成灰燼。

他提劍緩步來帶青狐面前,二話不說,一劍刺出。

青狐下意識想要抬手格擋,陵天蘇反手一劍,劍光之中劃出一道雷霆之光。

她慘叫一聲,手掌被一分為二,四根斷指殘破飛濺而出。

陵天蘇沉著雙眸,劍勢不停,直接刺入她的心口之中,手腕用力一攪,將她心臟絞殺成一片血沫。

碎心之痛,青狐疼得狂嘔鮮血,模樣凋零。

陵天蘇滿目陰郁地看著她,慣來澄凈溫和的眸子里早已風霜連天。

他語氣不悲不喜很平靜的問道:“疼嗎?”

青狐疼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可我覺得這還不夠疼。”陵天蘇冷冷替她回答:“碎心之痛,怎抵得過遭人背叛之痛,怎抵得過自爆之痛,怎抵得過三百年苦寒之痛!”

(ps:好了,假貨真名浮出水面,大家別再叫她陸姬晨和假陸了,人家有正兒八經的好名字。)

面上的幻術加持,在她體內奔騰難控的氣息之下直接崩潰散開。

露出一張普通的五官,肌膚微微泛著不健康的黃色。

更難看的是,還有一道蜈蚣般粗大的傷疤從她額角一只斜斜蜿蜒至下巴處。

‘陸姬晨’悶哼一聲,唇角溢出一縷青黑色的烏血,手中劍勢如霧散去。

暗光一閃,化作骨鞭形態,無力散落垂地。

她連連倒退,看惡鬼一般看著陵天蘇,手中骨鞭都拿捏不穩,凄厲慘叫一聲。

傷口之深,可以想象得到當年這一道傷口幾乎將她的臉劈開。

她神色無比痛苦的捂著心口,面色怨毒地死死盯著陵天蘇的臉:“你對我做了什么?!”

她雙手痛苦抱著頭顱,面上血裂的痕跡愈發嚴重,面皮如同歲月剝落的墻角大片大片的往下落。

容顏不再傾世絕俗,肌膚也不再白皙如雪。

甚至有自信在這一劍破開他的妖軀后,身后那個賤人也絕對難以幸免于難。

隱司傾亦是不顧體內魔染重傷,眉心兩顆本命星辰在身體最難堪重負的時候強行點亮,似是要召喚出什么。

場間,唯一神情不變的,只有陵天蘇。

劍骨未至,陵天蘇身體驟然往下一沉,渾身骨骼像是被重錘不斷敲打上萬次一樣,裂骨滿身。

閱讀我是半妖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