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其他類型 > 秦漢之鬼谷先生

第四十五章 蒼狼王(上)各種求)

  • 作者:凌翔
  • 分類:其他類型
  • 更新時間:07-15
  • 本章字數:5415
最新網址:www.tzwwaz.icu

“是他。”

兩個人立刻指著對方,大聲叫道。

“哼。”天明更是悶哼了一聲,以表示自己心情的不爽。只是轉瞬間,他又把這茬忘了,看向旁邊的少羽。

不過片刻之后,他便一臉憤怒的咬牙切齒起來,長者風范被拋到了九霄云外。因為他的頭上多出了一個大疙瘩,嗯,非常大的疙瘩。

而此時后面的馬車頂上,剛被訓了一頓的天明兩人坐在一起,卻各自撇過頭,不看對方。

“他扔的。”

“嘿嘿。”前面的馬車頂上,少羽一臉燦爛的拍了拍手。

隨后,不甘示弱的天明再次撿起石子扔了過來,少羽偏頭躲開,也撿了個石子扔過去。

第四十五章蒼狼王(上)

一個小石子砸到少羽頭上。他摸了摸腦袋,向后看去,果見后面一輛馬車頂上,天明一臉得意的揮手做鬼臉。

可惜樂極生悲,得意之中,一顆小石子忽然砸來,天明哎喲一聲,捂住了腦袋。

“你仔細看。”

“那邊有東西!這些馬好像很害怕的樣子。”仔細觀察了一會兒,那人終于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蓋聶與凌天所在的馬車中,凌天兩人也幾乎在同時睜開眼睛。

“好像有麻煩了。”側耳傾聽了片刻,凌天看著窗外說道:“應該是狼,而且數量還不少。”

旁邊的蓋聶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眼神卻是清冷起來。現在他身受重傷,如果被數量眾多的狼包圍,自己都難以全身而退,更惶論保護他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大量的餓狼比同等數量的人類士兵更為可怕。

“梁叔,情況很不妙。”發現情況的項家子弟立刻驅馬上前,到項梁身邊報告。

“怎么回事?”

“你看我們身后,”

項梁轉過頭去,只見車隊的后方,煙塵四起,大片黑色的小點正在漸漸接近。

“那是什么?”一旁的范增也同樣轉頭看著后面,問道。

“那是狼。”項梁一臉慎重的道。

“狼?”

“很多狼。”

“啊!奇怪,怎么會一下子跑出那么多狼啊?”不知何時又坐到車轅上的天明兩人也發現了后面的狼群,見此,天明不由疑惑的問道。

“這里是以前楚國和吳國邊境上最荒涼的一段,前后都沒有城鎮,狼群在這里就是最強大的生物了。”探出身子,少羽看著后方不斷接近的狼群,眼神一凝,臉色嚴肅起來。

“是蒼狼王。”車廂內,隨著狼群帶起的轟鳴聲越來越近,蓋聶忽然說道。

“蒼狼王?流沙四天王之一。”聞言,凌天輕聲問道。對于江湖中的事,他知道的不是很多,完全比不上經驗豐富的蓋聶。

“不錯。”蓋聶點了點頭。

“大叔,你們在說什么?”外面的天明聽到里面兩人的談話聲,也掀起車簾把頭探了進來。

“喂,你看到沒有!”少羽撇了撇嘴,再次轉頭往后方的狼群看去,忽然發現在狼群中,竟有一道人影往來縱躍,緊緊跟在車隊后面。

片刻之后,一個項家子弟騎著馬來到車隊前方,對項梁和范增說道:“范師傅,梁叔,少主請二位過去。”

兩人對視一眼,一拉韁繩,放緩速度,等到少羽等人所在的那輛馬車近到身旁。

“蓋先生有話要說。”見項梁和范增到來,少羽拉開車簾,露出坐在里面的蓋聶和看似閉目養神,實則正在練功的凌天。

“現在的情況十分危險,敵人就是蒼狼王。”蓋聶直接開門見山。

“蒼狼王?”項梁臉色一變:“就是那個臭名昭著,被稱為黑夜刺客的刺客團頭目?”

“就是他。”蓋聶淡淡的說道:“狼,是種很奇特的野獸,它總是行走在寒冷的風里,似乎是故意躲開陽光,生怕暖洋洋的溫度使它淡忘了生存的這個世界是多么殘酷和艱險。為了使自己記住這一點,它非常殘酷堅忍,即使對待自己的同類,也沒有絲毫的憐憫。”

“狼,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頑強最可怕的動物,有很多人,就像狼一樣的活著。”

“聽說他曾經為韓王服務,韓國被滅后他就音信杳無,想不到在這里出現。”范增的眉頭皺了起來。狼群本來就非常棘手,如果再有人指揮,那就更難對付了。

“有人能控制這些狼?”天明可沒想那么多,比起恐懼,他心中更多的是好奇。反正只要有大叔在,自己一定不會有事的。

“以我方的實力,是斗不過蒼狼王的。”蓋聶看得很清楚,正面對抗,數量眾多的狼群足以將自己這些人淹沒。一個應對不當,除了凌天有把握全身而退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會被饑餓的野狼撕成碎片。

“那他為什么到現在還沒有動手啊?”聽了蓋聶的話,天明反問道。

“他在等最侍時機。”

“什么時機?”

“笨蛋。”少羽看天明那遲鈍的樣子,不由搖了搖頭:“他既然號稱黑夜殺人魔,那么,最佳時機自然就是在天黑之后了。”

“算你懂什么叫時機了,其實,我也早就知道了,哼。”天明的臉微微鼓起,心中不甘的自語。

天色又黑了些許,兩旁的巖石在陰影是交錯斑駁,若隱若現,看起來像一只只猙獰的野獸。

車隊的后面,緊墜著數量眾多的餓狼,它們的獠牙閃爍著冷光,眼中隱現綠芒,在平原上揚起一片巨大的煙塵。

-----------------------------------------------------------------------------------------------------------------------------------------------------------------------------------------------------------------------------------------------------

Ps:各位今天和老娘吵了一架,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多說,原因就是對我寫小說極大的反對。說我不務正業,整天想這些虛無邊際的事。當時我就火了,說她更年期是不是提前了,結果就那樣了。我這么說就是告訴大家會堅持下去的,我希望大家能給我點支持。謝謝!

“這里前后幾十里沒有人煙,要大家留意點。”范增看了看四周一片片奇形怪狀的低矮巖石,對項梁囑咐道。

“知道了。”項梁點了點頭。

車隊旁的巖石陰影中,一道道黑影一閃即逝。

準確的說,是看向手羽手中的一瓶酒。

“哈。”少羽仰頭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角,便將酒瓶放在一旁。天明一伸手將酒瓶拿了起來,仰頭灌了一大口,不過馬上,他又將這口酒噴了出來。

“咳咳咳……”連續咳嗽了幾聲,他的一張臉漲的通紅。

“哎,你看哪里。“一個項家子弟好像發現了什么,伸手指向旁邊的巖石陰影中。

“什么也沒有啊?”旁邊一人看了看,卻沒有任何發現。

騎馬奔馳在旁的項梁見此,笑著搖了搖頭。

時間緩緩流逝,車隊穿過峽谷,來到一片廣闊荒涼的平原。夕陽已經快要沒入地平線下,天色越來越暗,天地間只余下一抹殘紅。

范增很有長者風范的搖了搖頭,不予理會。

頓時,石子亂飛,兩人你來我往,扔得不亦樂乎。

“哎喲。”石子飛濺,砸在了騎著馬跟在車隊旁的范增頭上。他轉過頭看向天明兩人。

砰!

閱讀秦漢之鬼谷先生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最新網址: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 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广东 黑龙江22选5走势 创业板股票推荐 山东群英会预测软件 炒股入门视频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福建22选5奖金多少 安徽11选五开奖遗漏走势图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幸运赛车20033021期开什么 看今天3d试机号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千禧排列三试机号开机号 江苏快3助手官方 体彩福建22选5 广东福彩好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