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尖碑漂流記

第八百一十八章 瓦克里來了

  • 作者:阿寶的筆記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9-09
  • 本章字數:4639

同伴與友誼,他想的太過簡單,而族人與使命,他又過分的理解,甚至歪曲。

懊惱自己的行為,辛巴魯握緊的雙拳,用力揮舞打在了自己的頭上,低垂的腦袋,用山石族最高貴的禮節,向面前的文起施禮,表示自己的歉意。

曲達施明白文起的意思,面前的文起,精神頭可是好得很,這多虧了隆桑藥膏與果凍的幫助,看來他是真的打算要夜行峽谷了。

在聽到多多羅安的解釋后,文起笑著點點頭,欣然接受,卻沒在這件事情上過多深究,而是說道:“多多羅安,隆桑藥膏我看還有不少,如果可以,辛巴魯大叔允許的話,向分給我那樣,給大家都分一些。”

多多羅安有些疑惑,皺起眉頭來,瞧著一臉笑容的文起。

眼眸低垂,雙拳緊握,由于大力,指甲已深深刺入掌心,攥的咯吱有聲,卻沒有松開的跡象,這是他對自己的懲罰,是心靈拷問后的結果。

他被文起的胸懷所震撼,又覺得自己是如此渺小。

之前種種想法,對文起等人的猜忌,都成了叩問心靈的巨拳,一拳拳打在他的心房,讓他忽然覺得喘不過來氣,胸口從沒有的窒塞。

文起的話讓在場除了辛巴魯之外的六人動容,他們垂下了頭,捫心自問,從中脫胎,對友誼,對同伴有了新的認知與理解。

冷漠冰霜的臉龐,有了一絲松動的跡象,眼中多了點溫暖的光芒。

接過文起送來的果凍,多多羅安昂首站立在辛巴魯的面前,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地翻譯起來,肅然的神情,堅定的話語,像一把巨錘敲擊著辛巴魯的心靈。

他說問的,多多羅安你為什么將手中隆桑藥膏分給大家。

的確,隆桑藥膏對山石族人來說,可謂是救命的圣藥,不容輕易浪費,也難怪他會緊張,深深皺起眉頭。

多多羅安邊解釋邊伸手送了些粉末,淅淅瀝瀝落在辛巴魯攤開的手掌心,看著珍貴猶如自己生命的藥膏粉末,辛巴魯的神色陰晴不定,變換的好一會兒,終于將手中粉末吃進了口中。

羅蘭峽谷的兇險他是知道的,為了打起精神,這么做也是萬不得已。

可就在多多羅安吃下自己碾碎的粉末,包好藥膏,還沒來得及放入背包時,遠處,羅蘭峽谷真正的入口方向,傳來轟鳴之聲,像是群獸咆哮,又像春雷炸響,震耳欲聾,暗夜,幽靜的峽谷,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傳的很遠,清晰至極。

這炸響般的聲音,震顫著眾人的心。

恐懼、驚悚,倏地涌上心頭,添滿了心房,一顆火熱的心瞬間冰冷如鉛塊,沉進了肚子里。

跟著,文起來不及偏頭,看向黑漆漆羅蘭峽谷遠方,大地便開始了震顫,一上一下,到不顯得急促,卻有均勻的步調,而腳下的石子在震動中上下跳動,左右起舞,有的更是骨碌碌滾向低洼的地方,消失在眾人眼前。

就在這驚慌不安的時刻。

突然,辛巴魯面色大變,反應最快的他咕嚕幾里說了兩句,面色早已慘白如雪,看來發出這聲音的東西,絕不是什么好對付的家伙。

眾人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游離的目光,瞧向聲音來源的地方。

“這是什么?”文起一臉的駭然,慌忙間,問道:“多多羅安你快說,快告訴我們,辛巴魯說的到底是什么,他的臉怎么會這么的白,沒有一點血色?快,快說呀。”

多多羅安身軀大震,仿佛從睡夢中被人叫醒,面色慘白地吸了兩口氣,來不及定神,霍地轉過頭,看向一臉焦急的文起,顫巍巍道:“是瓦克里……辛巴魯叔叔說是瓦克里來了,怎么辦,我們該怎么辦?”沒有血色的臉,恐懼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尖碑漂流記》,微信關注“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皺眉狐疑的多多羅安,聞言明白過來,但眉頭不禁皺的更用力了,不住搖頭,拒絕道:“隆桑藥膏我可以分給大家,但也行峽谷這太危險了,我是絕對不允許的,雖然這個蓋亞達光罩有抵抗猛獸的作用,不過是對小型且兇猛度不高的野獸,而峽谷中的猛獸,可沒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

文起心中一動,聽多多羅安所說,抬頭看向頭頂那如繁星般璀璨,星光點綴交織的光罩大,心里暗暗稱奇,更有了夜行的沖動。

“行。”文起改了口:“那就向將隆桑藥膏分給大家,羅蘭峽谷危機四伏,我們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無法面對突如其來的危機,這需要我的果凍,還有你的隆桑藥膏,兩種藥膏的混合,能讓我們的精力更加充沛。”

嘆了口氣,到了嘴邊的話讓魯琨搶了去:“多多羅安,我想文起首領的意思是要我們吃下隆桑藥膏,目的是夜行峽谷,盡可能早的到達羅蘭冰泉花所在的地方。只是這夜晚的峽谷路…并不怎么好走呀。”

聽得出,魯琨在這件事情上是極其擔憂與抗拒的。

他不像曲達施,自從來到尖碑世界便跟在文起身旁,一同通關尖碑試煉,走出萬惡的困局。

多多羅安頷首輕點,右手拿著隆桑藥膏,左右食指拇指捻動,就那么些許粉末,分給在場的六人。

辛巴魯見她拿著隆桑藥膏,捻動著分給其他人,心中一動,面色微變地說了起來,嘰里咕嚕的幾句話后,話音到不顯的如何激烈,就是在詢問,大概的意思,文起也能猜的出來。

魯琨跟隨文起是出于單純的崇拜,或者說是向往與憧憬。

不過,情感的交流與凝結可還沒到出生入死,不用多言的地步,難免內心掙扎,彷徨,不知所措。

文起不解他的行為,多多羅安趕忙解釋起來。

想要掙扎著擺脫這種苦悶,悲痛的感覺,卻無論如何,揮之不去。

此時的辛巴魯,在多多羅安的面前,在聽著她翻譯文起的話,就像是個孩子,彷徨且無助,年長的他,復雜情緒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哪里還有顏面,面對站在身前,微笑對他的文起,還有同患難同甘苦,幫助山石族,幫助多多羅安的這些同伴。

辛巴魯面無表情,站在文起面前,他不知道文起哇哩哇啦地說了些什么,但見多多羅安,以及圍在身邊的人都垂下了頭,默然不語,那種重新煥發生機的氣氛,深深感染了他。

閱讀尖碑漂流記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