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尖碑漂流記

第八百二十六章 思維反噬

  • 作者:阿寶的筆記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9-13
  • 本章字數:4532

瓦克里雖然看起來皮糙肉厚,皸裂干燥的皮膚會讓接觸它的人極不舒適,卻沒想到恰恰相反,厚重的表皮柔軟,可能是幼獸的原因,但多少有些澀。

文起緊張的臉龐恢復了血色,隨著幼獸不在起疑,身體漸漸適應了幼獸不停前行而產生的身體晃動,膽子也隨之大了起來,左右偏轉這頭,入眼的是低頭向前行走的瓦克里,又向后瞧去,在瓦克里隊列之間的縫隙中,他能看到跟在隊伍后方,速度不算慢的巨巖龜,堅硬的龜殼上馱著鱗片反射淡金色光芒的巖鱗獸。

困意如潮水拍打海岸般一刻不停地涌向大腦,身體感覺沉重無比,卻強作精神,閉目控制巨巖龜加快速度,不被獸群拋下。

放松的身體,舒緩的精神,勞累許多天的文起,困意襲遍全身,即便有果凍的激化,精神時刻保持著高度緊張與興奮,但完全放松下來的文起,乘騎幼獸的一個最重要原因,就是操控身后緩慢行走中的巨巖龜,一心二用實在是難受,有了這片刻的寧靜,文起便閉上了眼睛。

他不敢睡去。

乘騎計劃有驚無險地完成了,六人趴在幼獸背脊,不敢抬頭前看,更不敢坐直身子。

片刻,張開杯口大的鼻孔向前嗅了嗅,氣味依舊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而此時的文起,身上所散發的味道正是它的。

這讓起了疑心的成年瓦克里覺察不出古怪,打消了心里萌生的警惕之意。

瓦克里怎么能沒反應,但無論幼獸如何晃動,六人就像牛皮糖般緊貼在它們的背脊上。

此外,背部飄來陣陣熟悉的氣味,消除了幼獸對文起六人,所謂突如其來的異物排斥,晃動了幾下,繼續前行起來。

而它們身后,成年瓦克里獸,只是在文起等人跑過身邊時,奇怪地抬起頭,黑影掠過,杏大的眼睛,茫然而昏暗地左右瞧了兩眼,眼中沒有怪異事物,瞧出來只是光芒一片,還有身旁的同伴。

其他人,老實地趴在瓦克里身上,沒有人知曉此時的文起正在經歷著怎樣可怕的、嚴峻的事情。

文起的意識與巨巖龜融合,封禁在巨巖龜體內,卻是因為過度使用思維控制源的結果,通過思維控制源這個精神橋梁,溝通著兩者,而自己的精神已被思維控制源束縛,遭到了思維控制源的反噬。

右手背中的印記,毛球同樣被封禁在了其中,無法利用自身與文起的聯系,從中脫離。

但兩者卻能彼此相互交流,像隔著幾個世紀那么遙遠,黑暗中,傳來的聲音也是模糊不清,沉悶且厚重,炸響在耳畔。

“毛球,這是怎么回事”

文起焦急又極度不安地道“意識被巨巖龜囚禁了,無法自由回到身體。怎么辦,你快想想辦法難道是操控過度導致的后果那我的身體”

跟在獸群后方的巨巖龜,漸漸追上了最后一頭瓦克里,抬起沉重且碩大的腦袋,透過獸群隊列的縫隙,只見自己好端端趴在幼年瓦克里的背上,很安詳,就像旅途疲憊的旅人,在溫暖柔軟的大床上,享受著,沉沉熟睡著。

這讓本就被嚇的一身冷汗的文起,心里更是彷徨無助,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此外,傳出的聲音,毛球沒有答復,但能聽到沉悶不成話語的聲音,時刻響在耳畔,身體被聲音包裹,如何也無法捕捉得到。

這也是文起為什么一直吞服果凍,強打精神的原因。

如今,背包中的方盒,剩余的果凍只有原先的五分之一都不到,文起吞食大量果凍,為保證自己的精力不衰退,現在趴在幼獸背脊上,全新控制巨巖龜的他,身體出現了異常。

但這種異常并不是想象中的疾病,好比全身抽搐,頭腦脹痛,大口咳血,全身出冷汗這種,而是連文起,哪怕始終跟隨他的毛球都沒意料到的嚴重情況,就是與巨巖龜的精神融合,簡單說,就是文起無法從控制巨巖龜的精神狀態中蘇醒,不能將意識抽回,仿佛靈魂融進了巨巖龜的身體,并緊固住了,囚禁在巨巖龜體內,那個瞧出來周圍黑暗一片的牢籠中。

巨巖龜,文起并不擔心,堅硬的外殼對饑餓的野獸來說,就是高掛的葡萄,想吃卻又無可奈何。

而它背脊上所搭載的巖鱗獸,在蘇醒后的這段時間,身體恢復明顯比昏睡是快的多,對它不抱多大希望,卻沒想到這個家伙頑強的生命力,與驚人的恢復力,很快被燒焦的皮膚愈合,長出新肉,而覆蓋在體表的鱗片,由淡金色正向金黃色轉變,這是鱗片堅硬成形的標志。

只要體表覆蓋的金黃色鱗片,完全閃耀出褐色時,金黃中泛著褐色,那就證明它已完全恢復,隨意能用銳利,可以穿金裂石的爪子挖掘洞穴,那么文起得到羅蘭冰泉花的把握又怎了幾分。

這個變故大出文起意料之外,而更早感知到的毛球,在機體發出警報的同時,卻無法幫助文起脫離。

這一切發生在文起閉目,全身心操控巨巖龜的三分鐘后。

巨巖龜的速度,在文起一心二用的情況下,勉勉強強跟在跑動中的文起身后,盡力保持速度,但距離光芒照耀的邊緣,也只自身半個龜殼的距離。

這是非常危險的距離,雖然不擔心它們兩個會被跟隨而來的猛獸吃掉,距離越遠,操控的難度越大,以至于脫離文起的巨巖龜,文起感應不到,無法加以控制,那么文起將失去兩個強有力的幫手。

松了口氣,手中牢牢抓握幼獸那新長出來,還很稚嫩的犄角,柔滑而細膩,仿佛稍稍用力就會掰下來般,但文起知道,它可是保護幼獸不被傷害的最有利的武器。

文起嘆了口氣,趴在幼獸的背脊上,向身后那頭覺察出一絲古怪的瓦克里瞧去,不禁皺起眉頭,一顆心幾乎停止跳動,深怕笨拙的自己被反應不是很領命的成年瓦克里發現,但見抬起頭又緩緩垂下,緊繃的身體也跟著松弛下來。

胸口中,一顆心怦怦直跳的聲響,聽在文起耳中是那般清晰響亮。

雖然身體突然變的沉重,但文起的重量,對體型龐大,本就沉重的瓦克里,哪怕是幼獸也只是像加了塊厚重些的棉被,從頭到尾蓋在它們的身上。

閱讀尖碑漂流記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