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尖碑漂流記

第八百九十章 他,你不能動

  • 作者:阿寶的筆記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蟲女冷冷地看著孩童,聽他口中的話,不怒反笑,話音卻更加冰寒起來,“此話能從你口中說出來,真是恬不知恥,我們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咎由自取,但沒有你的誘惑,德蘭那老不死的蠱惑,能是今天這個樣子。”

“你省省吧,為了達到你的目的,不擇手段,背后干的那些事還少嗎?今天來不是與你細數過往,你那骯臟齷齪卑劣的行進,將凌奉的遺體還給我,這朵花便是你的。”

文起完全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一心想著蟲女會帶他到原始提取機前,親眼見證羅蘭冰泉花那精純能量被提取,且利用花的能力,特有功效,或延年益壽,或得到新的能力。

文起不禁納悶起來,皺起眉頭,那原石提取機在哪里,不是要提取這朵花的能量,怎么遇到了這個孩童,就要那它做交換,且不單單是交換,眼前這個孩童不是別人,正是那深藏地底,足有四個足球場那般大的大地心臟,它怎么會是一孩子,難道成精,變化成一個孩童模樣,如果是這樣,難怪他會有如此恐怖,駭然的氣息。

這不是一場騙局,難道不是嗎?

“這就是你對大地心臟的恭敬。”那已經走到寶座中部臺階的孩童,忽然冷笑起來,片刻,玩味道:“你覺得你有什么資格與我談條件,我殺不殺他,又與你有什么干系,這朵花本來就是我的,要不是你們的貪婪,它怎么會從我的身邊溜走,一走就是二十年。”

此時的蟲女,模樣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她就是一個要吃人的兇獸,死死盯著走下臺階的幼童,這個可以說是極其厭惡的獵物,想將他大卸八塊,食肉吞血,也不解她滔天恨意。

“你想要的羅蘭冰泉花,我給你帶來了。”

俊美的孩童一步步走向寶座,雙眼始終不離文起。

然而,那只是自認為的傻瓜意識。

所以文起避開了孩童的目光,微微垂頭,看向身旁隱隱散發憤怒氣息的蟲女,才見到她那令人心悸的目光,以及驚悚的神情。

而那孩童就好像能控制聲音傳播的方向,只對文起與蟲女施加,卻不會傷害蟲頭怪分毫。

“王座,這個小子對我有極大的研究價值,將他留給我,說不定精粹藥丸會有新的突破。”蟲頭怪忽然匍匐在地,聲音沉悶且極其謹慎,一字一句都是早已斟酌好了的,深怕那句話說的孩童不開心。

“你是在為他求情?”

孩童帶著笑容,忽然質問道:“告訴我蟲頭怪,你是不是在為他求情?他對你的研究真有價值,有還是沒有。”最后這句話冰寒到了極點,已經不死人在說話而是一個發怒的野獸,咆哮著,樣子兇厲且猙獰。

不待蟲頭怪回答,那孩童的聲音忽然又柔和下來,帶著淡淡笑意,緩緩道:“的確,相比你們這些失敗品,眼前這個成功品是個不錯的研究體,說不定藥丸真的能有新的突破。”

冷厲如刀的目光匯聚在文起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滿意地點了點頭。

文起頭暈目眩,但心神還算穩定,強壓心中恐慌的他,極力保持著該有的冷靜,卻在他的心中,悄然生出一股無法抑制的憤怒,他何曾如此,任人擺弄,說殺殺,說死死,沒有一點自由,且將成為一個用于實驗的研究體,這是他一千一萬個不同意的結果。

突變來的太過,讓他應接不暇,沒有時間思索眼前發生的一切,但心中始終保有一片清明,那就是絕不能死,更不能被人當做實驗體,用于研究。

這是他的底線,無法逾越的鴻溝,哪怕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忍無可忍的文起,已到爆發的邊緣,再這樣下去,一句話也不說,就真成了階下囚,俎上魚肉,任人宰割。

他怎么會將自己的性命交在別人手中。

不嘗試,又哪來的一線生機。

“你們想要羅蘭冰泉花,為什么不先問問我,同不同意都在于我,說了半天,如果我不同意,你們也只是白費力,咬舌頭而已。”

文起的聲音是那么平靜,像無風的湖水,沒有一絲波瀾。

“凌奉的遺骸…嘖嘖…你還記得他,真是一個不錯的人,寧愿犧牲自己,也要保全同伴的英雄,我怎么舍得將他毀壞,又怎么舍得將他變成工具人,一具行尸走肉,為我賣命,英雄應該有英雄的對待,只是讓你傷心了,他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面前。”

說著,就見即將完全走下臺階的孩童打了一個響指,清脆的聲音卻有霹靂般的效果,聽在人耳中,只震的耳膜劇痛難忍,頭腦跟著眩暈不休。

就在這一極不起眼的舉動之下,在聽到響指所發聲音后,蟲女竟然一口翠綠色血液噴了出來,現在的她根本沒有抵抗的實力,只是一個被動承受的人,就像俎上之肉,任人蹂躪,切割。

哪怕補充,壯大精神力,文起也覺是有收獲的一次冒險。

而現在,看看現在,眼前都發生了什么,這是文起根本無法預料到的,早知道,他那里會跟來,即便拼個你死我活,也絕不會讓蟲女俘虜了他,還有他的同伴,到現在也只是一句空話。

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那隨他而來,生命依然摧殘到吹口氣就會死亡,他們的命就更沒保障了。

文起也是如此,不過再有前兩次精神力突變,加上蟲頭怪給他的精粹藥丸,精神力飽滿的他,不像蟲女那般噴出血來,顯得虛弱無力,只是身體一陣搖晃,頭暈目眩而已。

情況最為良好的,莫過于蟲頭怪,自始至終沒有說話的他,在見到那孩童的第一眼,便是恭敬地垂下頭,一副虔誠信徒的模樣。

或許不久就會見到五具行尸走肉,忙碌在那藤蔓編織的大門框后的大廳之中,沒有情感,只是一具空殼,如此這般為大地心臟勞作,直至沒有用的一天,被它們隨意毀掉。

想到這里文起有些忍不住,想要開口說話了。

凌奉的遺體?

蟲女冰寒猙獰的面容,冷冷地道:“但他,你不能動……”

指著身旁文起的蟲女,話音堅定且有力,仿佛告訴面前漫不經心,不疾不徐走下臺階的孩童,這人是我的,如果你想對他做任何手腳,拼個魚死網破,也不會讓孩童得到哪怕一絲的好處。

若不是先前一次對碰,文起還會多看這個孩童幾眼,不是因為他的俊美,讓人戀戀不舍的目光,而是出于內心的好奇,是對那威嚴的聲音一種探索,就好像意識里告訴自己,通過這種方式,就能看穿一切。

閱讀尖碑漂流記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