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都市言情 > 醫門圣手

第九百九十八章 小富婆

  • 作者:一杯假酒
  • 分類:都市言情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這可是三千年前的三足鼎,帝王家才能使用,存世量稀少,大都被各大公立博物館收藏。”

“我幾十年見到的私人收藏也不過五件,這只雖然外形小,表面還有些殘缺,但市值至少也得過億,你用什么賠?”蕭元朗大聲解說。

“還有那個鳳冠,雖然只是800年前五品誥命戴的,跟皇家用的差距甚遠,但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

她每月的零花錢并沒有多出來多少,能用的也就幾千元,算上趙平安上次給她裝修房子沒用完的20多萬,才在同學中自夸小富婆。

確有需要家里為她花一兩億也不算什么,可余欣心里想的不過是將這東西買回家當擺設,頂多也就是提升一下家里的氣勢。聽說要上億元,頓時便沒了興趣。

“不就是個破銅廢鐵,敲壞了我也買得起,多少錢?”余欣豪爽的說。

“哥,那個大鼎好,古香古色。還有那個鳳冠,上面好多寶石,眼睛都亮瞎了。”余欣卻是看得連聲贊嘆。

“將那個鳳冠買回去送給媽媽,還有這大鼎買回去擺在客廳,多有檔次。”典型的暴發戶心態。

三人在觀察眾多藏品時,趙平安也在觀察,不過他的速度很快。五行吞天決運轉,便能清晰感應到靈氣波動,他對這些動輒幾百幾千年的古董本沒興趣。

絕大部分古董蘊含的靈氣稀薄甚至沒有,達不到趙平安的要求。

被蕭元朗推崇的三足鼎,在趙平安眼里就是個一錢不值的廢物,這東西可能出土的時間太久,原本蘊含的一絲靈氣也是散發殆盡,所以眼神都沒在上面停留。

余欣單純好奇,不懂規矩他們說兩句沒什么,可這兩人越說越難聽,直接成了羞辱,趙平安怎能忍下去。

“什么?你說這里都是垃圾。”

“真是大言不慚,沒見過世面的土鱉。這不光是對梁總的侮辱,更是對我們的羞辱。”

“不準走,你要是不說個明白,這些憑什么都是垃圾,我讓人打爛你們的嘴。”

“年輕人吹牛放大話可以,但也要看場合,放在別的地方,你們連見我們都不夠格。”

蕭元朗兩人一聽,更囂張大叫,只差沒指著兩人鼻子大罵。

趙平安冷哼,正要給他們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梁若冰說話了:“趙平安別急,你看不中這些藏品沒關系,馬上還有藏品送過來,不如再等等看,那里可是有不少玉石。”

原本以她冷傲的格,不喜歡當和事佬,可今天這場集會對她很重要,沒得到想要東西之前,還不能鬧得太僵。

這些都是梁氏收集多年的藏品,被趙平安說得一文不值,她心里也不服氣,但她不可能向蕭元朗那樣直接反對。

而是有自己的策略,知道趙平安喜歡玉石,所以后面特別加上一句,就是吸引他留下。

但梁若冰這樣的態度,讓蕭元朗三人很不滿,覺得太縱容趙平安了,既然你梁若冰不肯給他教訓,我們來。

“小子快說,這三足鼎怎么成垃圾了?”蕭元朗問。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說穿了對你反而有好處。”趙平安不屑的說。

“你……”蕭元朗氣得說不出話來。

趙平安這話沒毛病,現在三足鼎可是梁若冰的,指出三足鼎沒價值,倒霉的是梁若冰,蕭元朗原本要買,反而避過一場損失。

“無知的狡辯,但在我們面前狡辯沒用,你會付出更慘重的代價。”輕塵道人則說道。

“哪你們繼續交易呀!交易完東西在你們手里,我哥自然會說清楚。”余欣得意的說,讓趙平安滿意點頭。

余欣只是格直率,不喜歡謀詭計,其實同樣聰明絕頂,等她回過神來那也是伶牙俐齒。

“哼,我們當然要交易。”蕭元朗冷哼。

“既然你們賴在這里不走,就祈禱家里足夠強大,不然散會后你們會死得很難看。”輕塵道人森威脅。趙平安眼睛里精光一閃,臉色完全冷下來。

這兩人意氣之下竟然用命來威脅,已經觸動趙平安的逆鱗,旭仙尊不能侮。

接下來兩人不再搭理趙平安,跟梁若冰商談交易起來,蕭元朗看中的是三足鼎和鳳冠,作價一億五千萬。

他也

拿出自己的藏品,什么古玩字畫、稀奇玉佩什么的,價值也是不菲,總價一兩億。

但梁若冰看過后都是搖頭對這些不感興趣,最后直接說道:“我拿出來都是梁家百年珍藏,要不是很看重這次交易,也不會拿出來。”

所以蕭先生可不能隨便用藏品應付,大家都是識貨的人,你得拿出珍藏精品來。

“你想要什么?”蕭元朗世故的問。

“蕭先生最近收了一尊香爐,還有那件玉髓腰牌我都有興趣。”梁若冰說。

“哈哈……梁總消息果然靈通,但那都是我最心的藏品,不準備出手。”蕭元朗大笑。

“既然是收來的藏品,都有價值,你不拿出來給大家鑒賞,怎么體現出價值。先看看再談。”梁若冰堅持說。

這樣做生意看似讓自己陷入被動,蕭元朗知道梁若冰對自己兩件藏品志在必得,即使想出手也會故作不舍,趁機哄抬價格。

但梁若冰不是普通人,直接說出目的,顯然也不怕蕭元朗趁機抬價,對她來說只要前期工作到位,明白蕭元朗心中想什么,單刀直入反而打亂蕭元朗的節奏效果更佳。

果然蕭元朗假意想一陣,哈哈大笑點頭說:“既然梁總這么堅持,我就成人之美,拿出來給大家鑒賞一番,但真的不準備賣。”

兩邊都有手下守在門口,隨著招呼,蕭元朗手下提進來一個不大的密碼箱,打開一層層裹布后,露出一個小巧古樸的香爐。

只是這香爐上的線條讓人看不懂,不知道是什么圖騰獸。

輕塵道人甚至猜測說這是某種古老的文字,梁若冰對這個不是很內行,由她手下兩個白胡子老頭鑒定。

蕭元朗等大家看過后,從密碼箱中取出一塊黑色木頭,用火機點燃后放入香爐中,蓋上蓋子,不一會兒便有縷縷白煙飄出來,頓時檀香之氣讓人精神一震。

“哈哈,我也是經過多次實驗才發覺熏香的正確用法。剛才那只是一塊普通檀香,經過香爐發散后感覺是不是比普通香爐強很多,寧神靜氣,最適合老年人養。”

蕭元朗得意的說。

梁家二老仔細觀察,看得也是連連點頭,顯然很滿意。

“這香爐年代不長,但顯然是某個古武家族出品,可惜我們清風觀就沒有。”輕塵道人嘆氣感嘆。

然后便是那塊玉髓,巴掌大一塊,一點雜色沒有,入手冰涼,還是塊原石,最大的作用也是安神。經過高手雕刻,價值才能完全體現。

“這可是我最中意的兩件藏品,收進來時也是花費巨大,真的不能賣。”蕭元朗堅持說。

“兩件藏品,我給你兩個億,除開三足鼎和鳳冠外,你還可以在現場任選價值五千萬的藏品。”梁若冰果斷的說。

“這……怕是難以割舍……”蕭元朗還在沉吟。

“蕭先生應該清楚,這兩件藏品市價能賣一個億就不錯,我急著換取,也是因為家族長輩急需使用。如果先生同意交換,梁家還欠你一個人。”梁若冰繼續說道。

滿嘴嘲諷頓時受不了了,回應說:“裝什么高雅,你們覺得值錢就買去呀!在我眼里不過是兩件破舊擺設,才不會花一兩億去

買。”

“你居然說這是破爛,豎子不可教也,跟你們說話都是丟臉,快讓保安轟他們出去。”蕭元朗一聽更是氣得吹胡子瞪眼。

上個月寧海市拍賣過一件同類鳳冠,就賣出了五千萬的天價,你努力幾輩子也賺不到。”蕭元朗卻不想罷休,繼續指著鳳冠說。

“梁總,我們這么高端私密的集會,怎么找兩個啥都不懂的愣頭青過來,看他們的衣著頂多也就是有幾個小錢的暴發戶,跟這種人交易,拉低我們的檔次。”

蕭元朗又對梁若冰說。

“梁總,再留他們在這里胡鬧,我們可就走了。”輕塵道人更加嫌棄。

不等梁若冰說話,趙平安那邊開口了,冷淡的說:“如果真只有這些垃圾藏品,我們也沒興趣留下來。”

“無量佛,兩位不應該留在這里,我們這是私密交易,被他們將細節傳播出去可不好聽。”輕塵道人也在說,一臉嫌棄。

余欣原本被說得不好意思,既然不讓碰,下次就不碰了。可這兩人越說越難聽。

余欣嚇得一吐舌頭,沒想到這個破鼎竟然如此值錢,雖然現在家里也是豪富,但畢竟只是聽說,錢都在爸媽手里掌握著。

說話間,伸手在上面敲打,甚至將鳳冠拿起來往自己頭上戴,大大咧咧的一點不顧忌。

梁若冰那邊沒什么,蕭元朗卻是臉色一沉,不客氣的呵斥:“哪來的女娃,對古董的價值一竅不通,隨手亂動砸壞怎么辦?你賠得起嗎?”

趙平安感興趣的是這些藏品上蘊含的靈氣,萬物有靈,年代久遠的物品都會蘊含一些靈氣。只不過材質和環境不同,蘊含靈氣量懸殊巨大。

閱讀醫門圣手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