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三五六章 我是侯府老太君45

  • 作者:鳳棲桐
  • 分類:都市言情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畢竟這府里現在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了,錢這些年都花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全交了欠銀,也就剩下一些宅子鋪子和田產。

這些唐柏也沒說什么三七分啊什么的,就和唐棕對半分了。

他先是同意了唐沛和淑惠郡主的親事,又開始琢磨著給唐漪選個好夫婿,再有,他開始給遠在江南那邊的唐保國一房送信,兩房開始聯系起來。

唐柏分了家,明顯的意氣風發起來。

他本也不是糊涂的人,若非這些年宋氏壓制,只怕早就拼出一番事業了,如今宋氏這個絆腳石倒了,唐柏自然要好好的為兒孫打算一番。

兄弟倆分家還真挺快的。

但現在這層遮羞布被人給揭開了,他但凡還知道羞臊,就得趕緊搬走。

唐柏也沒欺負二房,他就從抄來的那些宅子里挑了幾個三進的宅子,又自己貼錢給唐棕買了一個五進的宅子,另外請了唐三爺那邊的人來說要和二房分家。

宋氏閉門思過,再也不能替二房做主了。

原先沒人說,再加上老娘和老婆都要他住正房,他也不愿意多事,就一直住著。

說起來,唐棕私心里可能也知道他這么做不對,只他是即得利益者,又不用背負什么不好的名聲,就全當看不到,就當自己不知道。

她輕聲道:“我們老爺說了,張家在宮中的人脈可以交給唐家,可以讓瀅姐兒得圣寵進而封妃,另外,我們柳家也可以幫著滔哥兒在戶部更進一步。”

李氏閑閑的挑了挑指甲:“我們家有一位太上皇后了,我們不想瀅姐兒再陷入宮中,還有啊,我家二小子就是個皮孩子,如今能成為五品官已經是得天之幸,再進一步,實不敢想。”

柳氏的臉都快僵住了。

這唐家油鹽不進,軟硬不吃的,這該如何是好。

李氏也沒叫柳氏太過難堪。

過了一會兒她才道:“這事可以不傳揚出去,但是許家那邊你們張家可得好好補償人家,許姑爺在江南那邊有些個事情,你們張家幫幫忙吧,還有,我家二弟和張氏是過不下去的,想著休妻的話對孩子影響不好,那就析產別居吧,張氏搬出去住,以后全當我們唐家沒有這個人。”

“可以。”柳氏咬牙應下。

李氏笑了:“二弟家里也不能沒個女主子打理,這么著吧,我們家會再替二弟娶個偏房,幫著二弟打理后宅事務,這事,你們張家不能插手。”

柳氏點頭:“行。”

兩人把事情談好了,李氏就要留飯,柳氏哪里還有閑心思吃飯啊,趕緊叫上兒子著急忙慌的離了唐家。

而宮里那邊,安寧千挑萬選的選了一個三品武將給唐瀅賜了婚。

這個武將年紀是比唐瀅大了好些,但是人品還不錯,且還沒有成過親的。

他原先一心爭戰沙場,后頭是家里父母接連亡故,他守了六年孝,因此耽誤了娶妻。

這人倒也蠻潔身自好的,家里也沒有什么亂七八糟的親戚,更沒有極品,唐瀅一嫁過去就能當家做主,算是個挺不錯的姻緣了。

而張氏在唐瀅出宮待嫁的時候,就和唐瀅鬧掰了。

張氏這里千盼萬盼的就盼著唐瀅出息,在宮中能夠攀上永光帝進而封妃,然后通過裙帶關系拉扯唐溶一把,兒女出息了,張氏也能夠再次風光一把。

哪知道唐瀅就這么灰溜溜的回來了。

她就見了唐瀅一回,母女就吵了個天翻地覆的。

后頭張氏氣狠了,直接就從唐家搬了出來,搬到了張家給她準備的一個小莊子上住著,反正是死活都不再見唐瀅和唐溶了。

唐瀅狠哭了一回,就安心備嫁。

安寧見唐瀅倒不像張氏那么糊涂,再加上唐瀅張的挺像安寧那個死了的便宜大兒子的,因此對她還是蠻心疼的。

她也知道張氏走的時候帶走了所有的嫁妝,沒有給唐瀅留下一星一點,而唐棕沒有分到多少錢,也無力給唐瀅置辦豐厚的嫁妝,就索性自己替唐瀅備了一份嫁妝。

唐柏看安寧還惦記著唐瀅,便也給唐瀅添了妝。

唐瀅出嫁之后,張鳳兒給大房添了一個大胖小子,唐柏高興壞了,成天樂的見牙不見眼的。

李氏待張鳳兒也好了許多。

后頭便是唐沛娶淑惠郡主,唐漪也定下親事。

唐漪的親事還是唐沛給尋的呢。

唐沛之前在清溪書院讀書,和山長家的兩個兒子關系都不錯。

山長家的長子已經娶妻,幼子一直沒有定下親事。

唐沛很喜歡幼子的為人,后頭便給他去了信,談及自家幼妹,一來二去的,兩家主不把親事定了下來。

而吳蘭那里,唐滔也給找了個合適的人選。

這人是京城人氏,家里父母俱亡,只有一個已經嫁人的姐姐。

他姐夫和姐姐都是老實忠厚的人,一直在幫扶他,而這人也不是那種不事生產的,經常幫著書齋抄書賺銀兩,雖然家貧,可頗為上進。

后頭考中了舉人,但是行事還是很穩妥的。

唐滔選中了這個人,又考察了一段時間,才和安寧說了這事,安寧問過吳蘭,吳蘭悄悄的自己看過就同意了。

后頭唐滔請人從中說和,給吳蘭和這位舉人牽線,那個舉人也見過吳蘭。

要說起來,這唐家的后輩不管是兒子還是閨女,那模樣都是特別出挑的。

吳蘭長相肖母,自然也不例外,那位舉人一見吳蘭便喜歡上了,雖然只是喜歡吳蘭的外貌,但是,安寧也知道吳蘭是個有主意且有才識的,成親之后,肯定能夠把夫婿抓牢,倒也不替她擔心。

而范瑤芳和許婉年幼,安寧倒也不急著把她們嫁出去,就把倆姑娘帶在身邊親自教養。

這倆姑娘真的是最為像安寧的了。

不只長相像,連性子也很像,尤其是范瑤芳,性子堅忍不拔,且有勇有謀,安寧對她極為喜愛。

安寧和太上皇住在園子里,她也沒有什么都不做。

她纏著太上皇把一處花園里的花拔了,改種了稻子,兩個人每天沒事的時候開始伺弄莊稼。

太上皇性喜浮夸,喜歡奢華的東西,就是用的餐具什么的都要顏色極為奪目。

可安寧行事沉穩,很喜歡質樸的東西,平常穿戴都看著極為尋常。

她也不喜歡金銀珠寶,首飾都不戴幾件的。

可就是這樣,太上皇對她還是極為喜歡,簡直把她當成心尖肉。

偏兩人行事作風不一,偏又舍不得分開,經常粘在一起。

安寧種田,太上皇就跟著種田,太上皇出去玩樂的時候,安寧也會跟隨。

夫妻倆倒是恩恩愛愛了很多年。

當然,安寧種田也種出一些收獲來,不但弄了雙季稻,還提高了小麥的產量。

因著這個,永光帝對這位后母也極為敬重。

()

柳氏真是臊壞了。

她都覺得沒臉見人家唐家的人。

可那是她小姑子,她還得替張氏說話:“是這么著沒錯,可咱們不看僧面看佛面,為著瀅姐兒和溶哥兒,咱們也得把這事大事化小啊。”

而這個時候張家那邊來人了。

張氏的兄長張端因為在任上沒來,就讓他媳婦柳氏帶著兒子來了。

柳氏一來,先就想要求見宋氏。

柳氏自己也有女兒,她心知如果張氏的事情傳揚出去,她女兒的名聲也沒了,以后還怎么說婆家啊,只能哀求李氏:“旁的不說,我們張家嫁出去那么些姑奶奶,如果這事鬧大了,張家這么些個閨女都別想活了,張氏是犯了錯,可別人是無辜的啊,還求您看在我們兩家世交的份上,且高抬貴手吧。”

當然,柳氏也不可能白叫唐家放過張氏。

可宋氏現在還在閉門思過呢,沒辦法,柳氏只好見了李氏。

李氏也沒多說什么廢話,直接就將張氏怎么偷盜夫家資產,怎么毒害唐栩的證據甩在了柳氏跟前:“我們老太太因為這個氣的下不來床,還無端的受到太上皇后的申斥,這會兒人都給氣糊涂了,我們老爺也因為這個無臉去見許家這門姻親,便是溶哥兒也跟著帶累了名聲,你們張家的姑娘把我們家坑的不淺啊。”

他這么一來,京城不知道多少人說唐柏宅心仁厚,對兄弟十分不錯的。

他就是打算好了的,反正現在宋氏出不來,他就趁機把家給分了,以后宋氏出來了就算是再鬧騰也于事無補了。

唐棕其實不愿意分家的,可唐柏都說了,而且唐三爺那邊也同意,他就不得不分了。

而唐棕顯然也是一個要臉的人。

閱讀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