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武俠修真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第三百六十三章 女媧三問

  • 作者:言歸正傳
  • 分類:武俠修真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女媧娘娘跟他一樣是來自于一個美麗的藍星?

圣人真的能跨越歲月長河,看透前生后世?

總不能,自己跟靈娥講故事被女媧聽……呃,這個絕對不可能。

女媧娘娘有讀心術?

人族圣母有其他圣人沒有的能力?

瞬息之間,李長壽強行讓自己恢復冷靜,心底冒出了一連串的選項:

這個‘江南七怪’對那個武俠故事中的武林,所做出的最大貢獻,就是培養了‘鋼鐵直男’郭靖,靖哥哥。】

現在最關鍵的是,韓小瑩這名字,是從女媧娘娘口中蹦出來了!

韓!

【柯鎮惡,上輩子經典武俠故事《射雕英雄傳》中的瞎眼大俠,后以‘江南七怪’組合形式出道,在江南一代獲得了巨大成功,是典型的‘單飛不如組團’模式大成功;

韓小瑩,‘江南七怪’中的小妹,柯鎮惡的義妹。

玄黃塔笑罵道:“這世上心底誹謗圣人的家伙多了去了,真要有讀心之法,那紫霄神雷不忒天天劈啊?

不過,如果你站在咱們老爺面前,有可能會被咱們老爺直接窺破你元神,看透你部分想法。

圣人娘娘能否做到,這個就不清楚了。”

李長壽的元神輕輕震顫了幾下,一縷縷仙光流轉,將自己元神完全包裹了起來。

按照塔爺所說這般,圣人也無法直接算人心,那自己心底這幾十個選項,大半都能直接排掉。

這種時候不能急,必須相信萬事背后都有完整邏輯,必須相信自己的判斷……

這種危急時刻,不信自己,還能信誰?

首先,什么是圣人。

圣人不死不滅、萬劫不毀,能重煉風火水土,有能力毀滅洪荒世界。

但圣人之上還有大道,洪荒天地也有天道維持天地穩定,遠古最強的圣人道祖鴻鈞,已是放棄了自己成大道圣人的機緣,與天道相合,存在形式已經完全不同。

現在六圣中最強的便是自家太清圣人,且太清圣人推演第一、至寶數件。

曾記得,太清圣人對自己展示過推演出的‘原初訊息’。

——收服文凈道人時,太清大道感悟直接放了一段畫面,預示文凈道人是摧毀西方十二品金蓮的重中之重。

太清老爺要李長壽出手,將產生混亂的故事線調撥回去,確保文凈道人嘬上那一口……

那次事件,給了李長壽極大的信心,同時也確定了三件事:

【如今六圣并非真的全知全能,他們的實力也有上限,只能推算出未來某種可能性;

未來并非一成不變,存在多種可能性,可隨時產生變化;

圣人老爺也在求變,扭轉他們不想看到的事,確保他們想看到之事發生。】

念及此處,距塔爺催促他開口不過轉息,李長壽已是定下了后續該如何應答。

圣人面前,也唯有一搏!

他雖然已經得了天道認可,但穿越洪荒這種事,絕對不能被任何人知曉!

木秀于林而風必摧之的另一解,就是太過稀少的特異性,必招毀滅!

李長壽保持做道揖的姿勢,皺眉、眨眼,用略帶疑惑地口吻,緩聲道:

“回稟圣人老爺,柯樂兒是敖乙當年為了應對深海妖族發難時取的化名,當時有深海妖族為了詆毀敖乙名聲,假冒敖乙行事,故用此法反制。

當時我們商量著,給柯樂兒塑造了個莫須有的身份,便是敖乙夫人姜思兒的好友。

這次為了鏟除妖升山山下諸多業障大妖,且為了吸引更多與之同流合污的業障妖族到妖升山,弟子略施小計,讓柯樂兒去施美人計,而弟子用柯樂兒兄長的身份去發難,從而達到溫水煮妖族的戰術目的。

這柯鎮惡,只是弟子隨口起的名字,其名預示鎮壓兇惡、守護郎朗乾坤之意。

老爺您說的那個……韓小瑩?

弟子……弟子未曾聽聞過此人,這絕非您問的不對!”

“未曾聽過?”

閣樓中的嗓音多了一絲絲疑惑。

李長壽忙道:“請老爺恕罪!”

閣樓安靜了少頃,李長壽心底也在極快的思索。

有問題,這里面有問題。

圣人娘娘當真與他一般跟腳?如果真是這樣,為何……為何?

為何摸不到‘姜思柯樂’的梗?

還有那‘溫水煮妖族’、‘戰術目的’的用詞,與洪荒慣用語完全不同。

如果圣人娘娘這次召自己前來,是為了‘對暗號、確定彼此存在’,那后續反應……

為何完全不對?

邏輯支點不足,難以形成結論,李長壽此時也需要更多訊息!

閣樓中傳出一聲嘆息,卻聽那帶著大道之玄的嗓音再次道:

“未曾聽過便未曾聽過,不必如此懼怕,或許只是有些巧合。

且聽第二問吧。”

李長壽松了口氣,忙道:“請老爺賜下。”

“你覺得,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下句該是什么?”

君!

啊……畢竟連江南七怪都知道,搞點李太白的詩詞,那也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嘛。

桃子個不值得大驚小怪!

這女媧圣人什么鬼?

喊他過來,到底是不是為了對暗號?

已知,憑大法師的本領,就可在身周百丈屏蔽圣人和天道的探查,那圣人老爺與自己的談話,絕對能被保密。

在這種前提下,圣人娘娘問的這兩個問題,透露出了太多信息,又似乎存在深深地忌憚……

李長壽的心神,再次掀起一陣狂風暴雨。

假設法:

【假如我是女媧圣人,且是一個穿越者,發現了一個疑似穿越者,會如何處理?】

滅掉,保護自己的跟腳,避免自己的秘密被暴露。

沒有第二個選擇。

反推法:

【什么樣的情況下,會讓女媧圣人出聲試探?還在試探之前,先解釋了圣人自己的跟腳和立場?】

這個……

信息不足,無法推出,但已經說明了問題。

“回圣人老爺……”

李長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面色露出幾分為難,再次緩聲道:

“弟子覺得,這句話,他本身是有問題的。

黃河乃南贍部洲之大河,洪荒相傳為祖龍埋骨之所,這個弟子見識淺薄、不知具體。

但弟子此前清查過南洲水路,黃河之水并非從天上而來,而是起源于南贍部洲中部區域。

如果是合乎情理,弟子倒是可接……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浩瀚奔涌入東海。”

閣樓中頓時又安靜了一陣。

李長壽心底百般念頭流轉,這個時候,他決定反被動為主動。

必須要得到更多訊息,才能驗證自己心底剩下的那幾種選項!

喊老爺?不如主動進攻一小步,稱師叔!

“師叔您,偏愛詩詞音律嗎?”

圣人娘娘那蘊道的嗓音再起:“偶有所聞,倒無偏愛,你這般接的不甚妥帖,后半句應是‘奔流到海不復回’。”

李長壽眼前一亮,喃喃道:“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雖不合常理,但意境頗高,弟子也覺得這般……甚妙!

當真不知是哪般才情,才能得這般佳句。”

李長壽言罷,突聽閣樓中傳出一聲嘆息……

嘆息?

這嘆息聲中,包含了大道之韻,包含了微弱的情緒,似乎圣人娘娘的心境有了微微起伏。

李長壽迅速分析,在心底為這一聲嘆息寫下來洋洋灑灑數千字分析論文,又得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莫非……

又聽女媧圣人道:

“雖已無用,這第三問也與你吧,你可曾聽過這段歌謠?”

一縷道韻自閣樓中飄來,纏繞在了李長壽耳朵上,李長壽聽到了一個溫柔的女聲,在自己耳旁哼出了某段旋律。

講真,他差點就在心底跟著唱出來……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掛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許多小眼睛?

啊,只是很普通的一段調子,他還以為會是‘逮蝦戶’、‘七里香’什么的。

伴著這段旋律,李長壽心底仿佛出現了一張張畫軸,一個又一個選項蹦出來,又被他不斷否定掉!

女媧圣人是穿越者的可能性,雖然已經微乎其微,但此時依然不能排除。

但女媧圣人必然接觸過‘藍星文化’,接觸過自己上輩子經歷過的那個世界的‘信息’!

而且,這對女媧圣人影響頗深!

其他圣人是否知道此事?

如果有其他圣人知道這件事,定然瞞不過自家圣人老爺,而自家圣人老爺已傳道傳經傳煉丹法給自己,實際意義上已算收了他做弟子……

這又有諸多邏輯不通之處。

一陣微風吹來,李長壽才發現,自己保持這個躬身的姿勢已經太久。

那段旋律剛結束,就聽門內傳來一聲:

“來人,帶水神去前殿,備宴款待玄都與水神。”

回答問題失敗,失去進去閣樓的機會?

閣樓外圍,一縷李長壽此前都未曾察覺到的結界緩緩消散,身著彩裙的仙子在島邊低頭走來,恭聲應是。

又聽圣人娘娘道:

“水神且去歇息,吾稍后自會現身,尚有一二小事相詢。”

李長壽朗聲道:“弟子遵老爺法旨。”

過關……

不只過關,圣人娘娘最后這幾句話,已經給了李長壽足夠多的邏輯支點!

跟在那女仙窈窕的身段之后,李長壽拾級而下,從頭開始梳理今日這簡短的對話……

雖然只是三問三答,以及兩三句閑聊,但從女媧圣人的身份、立場,以及此地種種情形,李長壽已經通過排除法,摸索出了一條還算清晰的脈絡。

今日他之所以被喊來,不是因妖族。

女媧圣人從開始就擺明了態度——妖族是萬靈之族,跟女媧圣人有交情的妖族死的差不多了,妖族是死是活與女媧圣人關聯不大,但因因果限制,女媧也會護住妖族最后一縷生存之運。

今日喊他來,是因那個名字——‘柯鎮惡’。

女媧圣人,定是關注了妖升山之戰,但隔了半個月才喊他過來,可能是因女媧圣人也不確定,也在猶豫、權衡……

喊他來后,又將大法師直接支開,問他第一個問題,女媧圣人甚至還故意用‘平常且帶著幾分玩弄’的口吻,意圖觀察他反應。

李長壽自覺,自己當時的微小表情管理應該沒有出錯,一愣后就是疑惑不解。

從圣人娘娘在第一問后的反應,以及李長壽扔出去的‘諧音梗’沒有得到回應,再有圣人娘娘后續依然問出的兩個問題,其實已經足以證明,圣人娘娘并非穿越者!

此時若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那有沒有可能……

【曾經有個穿越者出現在遠古或者上古時期,抄故事、抄詩詞、抄歌謠,而且已經搭上了當時沒有成圣的圣人娘娘這條線?】

如果是這般情形,那就能解釋清楚,為何圣人娘娘像是在‘尋找’,而非是在‘印證’!

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那個‘前輩’又去了何處?

因為太浪、行事肆無忌憚,或者被人發現了身份,直接板磚毀滅或者天道毀滅了?

當排除所有可能,哪怕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從這個猜想中的‘前輩’,肆無忌憚抄藍星文化的角度可判斷,這‘前輩’有可能是浪到飛起,最后把他自己搞裂開了!

想要印章自己這個假設,只需完全排除‘圣人娘娘是穿越者、圣人娘娘曾接觸藍星世界、圣人娘娘推算到了后世’等等選項……

如何排除?

還是需要更多有限訊息……

“怎么了?在想什么?”

大法師的嗓音傳來,李長壽抬頭看去。

此時他已是到了主殿,看到了在主殿中坐著吃仙果的大法師。

李長壽嘆了口氣,低聲道:“師兄,咱們又來了這主殿,豈不是會被圣人老爺責罰?”

玄都大法師搖頭輕笑,對李長壽眨眨眼,似乎在問李長壽剛才發生了什么。

李長壽故意露出幾分苦笑,剛想與大法師商談,看大法師能否提供一些情報,耳旁就聽到了一句:

“吾所說話語,勿要對旁人提起。”

這話音剛落,主殿各處金光閃耀,一道身影自金光之中漫步而來,那種圣人獨有的大道威壓,充斥在這座宏偉的巨殿之中。

李長壽心底一震。

這位剛把他嚇個半死的圣人娘娘,已來了。

“咋了小徒弟?”

心底感受到了玄黃塔的靈念。

“圣人娘娘問你話呢,愣著干啥玩意啊!

莫說是‘對靈娥講上輩子的故事’這般不穩健之事,李長壽從八歲開始,連在心里回憶上輩子,都是無比小心翼翼,絕對不會在心底呈現出任何要害信息!

甚至,李長壽在自己詩興大發又詩力不行時,也絲毫不敢吟什么唐詩三百首。

洪荒天道無所不在,圣人理論上可借天道推算三界所有事,李長壽如何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麻溜把圣人娘娘哄開心了,讓咱見見繡球妹妹!”

李長壽立刻在心中問道:“塔爺,圣人可有讀心之法?”

——當然,只是理論上,圣人也有諸多限制。

這么多年,李長壽睡覺也就幾次,更是從未讓自己真的喝酒喝醉過……

自己來的地方跟洪荒大世是平行世界?

李長壽一顆心涼了半截,整個人瞬間緊繃,心底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瘋狂的想法。

不對,可能有詐!

李長壽如何不知,當韓小瑩這名字遇到柯鎮惡后,背后代表了什么?

閱讀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