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

第二百八十四章 途遇

  • 作者:天青色的鈴鐺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他知曉袁瑾寧能出來的,但卻又怕她終究是整日陷在那悲拗之中。

“這么久過去了,心底多少還是有些難過的吧,但阿奕放心,我會好好愛護著自己,畢竟……”這條命還是紅棠救下來的。

……

她敏感的躲了躲,忍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好好的氣氛,全攪沒了!”

秦淵奕輕輕勾唇,狹長的眸里暗光翻涌沸騰,他直接將袁瑾寧抱起,大步往屋里走去。

“嗯,不放心你。”秦淵奕并未否認,看著袁瑾寧的眼底滿是憐惜擔憂。

他便詢著婢女來到了小院內,便看到了清冷月色下,一襲白衣披衫滿身寂寥的袁瑾寧。

秦淵奕心口微疼,快步上前將這似乎要消散在月色下的人抱在懷里,彎著腰將下巴抵在袁瑾寧肩膀處。

兩人攜手回了府,月色寂寥下,袁瑾寧有些睡不著,批了外袍便坐在院子石凳上望著天發愣。

將所有心思一并投入,最后換回一個不盡人意的結果。

秦淵奕洗漱后發覺屋內沒人,自從兩人從邊疆回來后便睡了同屋。

南宮羽看著眼前面容素凈卻冷艷無比的女子,她瞧著自己眼底的陌生疏離,宛若一把小刀,一刀刀扎在南宮羽的心上。

他覺得喉嚨微干啞,有些嘶啞的道:“許久未見,只是……想見見你……”

袁瑾寧差點沒翻白眼,上次她說的也夠狠了吧,如今這人還死皮賴臉的作出這幅表情。

真是,連午膳都不用吃了,她怕自己吐出來!

“若是如此,無重要之事,南宮公子還是莫要這般作為。”袁瑾寧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男人,眼底滿是冷意。

眼看袁瑾寧就要吩咐車夫走,南宮羽立刻急了。

“別!我知曉當初是我的過錯,我們不得做成眷侶,可否……可否成為朋友?”

南宮羽滿是希翼的看著她,尋著這目光,眼中的冷清女子忽的噗嗤一聲笑出來,就宛若古老山嶺上冰雪消融,春風輕撫。

南宮羽一時看癡迷癡了,直到瞧見了袁瑾寧眼底的厭惡與輕蔑。

她的似花瓣般的唇瓣輕啟,吐露的話卻殘忍好似利劍:

“你在做白日夢嗎?憑什么你會認為在你傷害了別人后,別人還會心無芥蒂的和你做勞舍子的‘朋友’?”

南宮羽一瞬入墜冰窖,刺骨的冷。

不禁是她的目光,還是那無情卻又無比現實的話。

是啊……他心底總是抱著這么一個期望的……覺得袁瑾寧還未對他斷情,在他心底到底是還有他的身影的……

可如今,袁瑾寧毫不猶豫的便將自己給自己編織的美夢撕裂開來,露出里邊無盡的殘酷。

可這又能怪誰呢?南宮羽眼神迷茫無比,只能怪他吧。

識人不清,愛人不懂。

他早對袁靈舞有所看透,大抵就是在她讓自己去傷害袁瑾寧的那一瞬間吧,可心中的不甘和執念卻苦苦支撐了這么多年。

該死的執念,讓他連自己的真心都未看懂。

或許現在袁瑾寧只以為當初他在演戲吧,但只有南宮羽知曉,在與她牽手游湖,在與她相擁許諾,在與她結下紅繩時,自己心臟跳動的頻率是那般的不正常。

他苦笑,似乎還想說什么,被袁瑾寧不耐煩的打斷了。

“別廢話了!在邊疆的時候,蠻夷居然拿了毒藥下給各將軍,而那毒藥,正是七日散!雖然只是微量,但這毒藥的主人只將毒藥給了太子,呵!”

袁瑾寧嘲笑一聲,昂著下巴俯視著這人:“南宮羽啊南宮羽,你與太子做些什么本妃不在意,可你這作為不是通敵叛國嗎?若是你還敢來煩本妃,就別怪本妃將這一罪證呈在皇上桌子上了!”

若是南宮羽一人通敵叛國,那整個南宮家都得遭殃。

南宮羽面色猛地一變,頗是有些震驚的看著她,眼里有著受傷和隱蔽的……忌憚。

袁瑾寧猛地摔下簾子,面色沉冷:“繼續行車。”

馬車晃悠悠的動了起來,將那個人拋在了腦后。

要袁瑾寧來看的話,這人就是一個渣男自己還不自知的那種。

很快馬車便行駛到了撫芩樓,袁瑾寧戴了面具下馬,打著薔薇折扇便往里走去。

經過袁瑾寧的改造,三樓樓梯口已經有了個門,只有令牌才能打開。

將秦淵奕給的令牌往凹槽里一放一扭,門便朝著兩邊退去,和現代的大門其實差不多。

正蹲在門口敲算盤的紫藤一愣,慢吞吞道:“閣主。”

“是。”車夫恭敬的回答,很快馬車動了起來又停下。

袁瑾寧伸手挑起了簾子,果不其然,看見了南宮羽那俊朗的面容。

只是他面色有些憔悴疲憊,明明正值青年意氣風發之時,卻不知為何鬢角有幾縷白發明顯無比。

次日一早,秦淵奕去上了早朝,而袁瑾寧收拾收拾,穿著一身青衣,就這般坐著馬車晃悠悠的往撫芩樓去了。

路上馬車忽然一晃,門簾外車夫立刻回答:“啟稟主子,有人攔馬。”

“哦?何人如此大膽?”袁瑾寧微微挑眉,這么一個動作,活脫脫一個風流清俊的兒郎。

在看到她的一瞬間,原本死寂的眼睛爆發出一種璀璨的光芒。

“何事?”袁瑾寧聲音冷冽,猶如泉水叮咚,悅耳卻又冷徹。

“來者說自己名為南宮羽,說是要與王妃一言。”

久違的名字出現,袁瑾寧微頓,瞇了瞇眼:“別擋在路上了,去尋一個巷子,讓他跟著,之后到小窗這兒來。”

“那阿寧,回去吧,現在我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想你了……”秦淵奕吻了吻袁瑾寧如瑩玉圓潤的耳垂。

“怎么在這兒?外邊涼,也不知多穿一些。”秦淵奕發覺她的手微涼,立刻將外衫解下來給袁瑾寧披上。

“沒什么,忽然想出來透透氣兒,怎么,這般不放心我?”袁瑾寧輕笑,微微測眸望著這個冷峻的男子。

她看著看著,忽然就想起了那個紅衣烈焰的女子,對待愛情就猶如飛蛾撲火。

閱讀廢材逆天:至尊小毒妃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