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歷史軍事 > 魂斷太平洋

第四十二章 糾纏不休

  • 作者:明日過后
  • 分類:歷史軍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楊晶晶也不在意,繼續涎著臉說道:“姐夫,嘻嘻嘻我說姐夫。給點錢吧,最近那個……那個手頭比較緊。本想問姐姐要的,可就她那副吹胡子瞪眼的樣子,估計問也白問,也……也不敢開口問!”

“你要錢干什么?憑什么要給你錢?”許文龍恍然大悟,這小調皮左折騰右搗鼓,卻原來是為了要錢呀。只可惜自己腰包癟癟,所剩不多,卻哪還有余錢給她?

許文龍又氣又笑又無奈,草草把手上的衣服洗干晾好,帶著一肚皮郁悶走出衛浴間。待他剛想收拾桌椅為吃飯做準備時,卻發現楊晶晶正手忙腳亂翻看著自己的提包。于是笑瞇瞇走過去問道:“有錢嗎?找到錢了嗎?找到多少了?”

一番冠冕堂皇頭頭是道的歪理邪說,驚得許文龍瞠目結舌目瞪口呆,下頜骨都差點掉下來了。他愕然看著唾沫星子四下亂飛的楊晶晶,鼓著眼老半天才沒好氣地說道:“沒錢,真沒錢,我的全部家當都在客廳提包里。不信自己去翻翻。再說了,即使有錢我也不會給你!”

“什么?你說什么?”楊晶晶一聽,頓時氣得鼻歪眼斜,火冒三丈,叉起雙手跳起來低聲喝道:“好你個臭小子,好你個鐵公雞。一毛不拔,一文不舍,竟敢騙我說沒錢,還敢說有錢也不給我。氣死我了,真是氣死我了。難道要我白白送一個姐姐給你嗎?難道要我姐姐白白嫁給你做老婆嗎?不行,不可以,不答應。一百個不行,一千個不可以,一萬個不答應。而且我第一個反對,也是我家最終最后最不容更改的反對,永遠生效永不過時的那種。”話一說完,她便氣呼呼“砰”地一聲關門走人。

許文龍瞪了楊晶晶一眼,窘著臉未加理睬。

“那是他們的事,跟我沒關系?我也決不會求你叫我。”許文龍硬邦邦甩下一句話,拿起衣服又洗了起來。

“你這話什么意思?什么叫跟你沒關系?”楊晶晶雙手叉腰,柳眉倒豎,擺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說道,“我可告訴你啊,我姐姐已經跟你那樣了……好吧,好吧,我姐姐還沒跟你……還沒跟你那樣了。可是她全身上下都被你看光了,難道你還想抵賴不成?難道你還想始亂終棄不成?難道你還想做現代陳世美不成?我警告你啊,你真要這樣的話,即使我答應,我的……我的拳頭也不答應!”說完唰地亮出一只小粉拳,挑釁似的在許文面前晃了幾晃。

趁著楊瑩瑩在廚房叮叮當當忙做飯,許文龍瞥一眼坐在沙發上蹙眉發楞的楊晶晶,拿起換下的臟衣服快步走進衛浴間。他得抓緊時間把臟衣服洗了,要不明天無法去濱洋。

許文龍皺了皺眉,哭笑不得看著探頭探腦的楊晶晶。我的媽呀,這小妮子到底怎么啦?剛剛還在悲悲切切情意滿滿和姐姐抱頭痛哭呢,怎么眨眼間就變得嬉皮笑臉、油嘴滑舌起來了?這不連姐夫都叫上了?真教人可氣可惱又可笑。他苦笑一聲,放下衣服虎起臉,指著她鼻子輕聲訓斥道:“你瞎嚷嚷些什么?也不用腦子想一想,這個稱呼可以隨便亂叫嗎?”

“不叫就不叫,當我稀罕嗎?”楊晶晶嘴一撇,一臉輕蔑地說道,“老實說,只要我在外面舉起手臂大喊一聲,等我叫姐夫的臭男人還不成群結隊擠破腦殼往我身邊涌?還假惺惺不許我叫,真是個臭不要臉的偽君子。你給我好好記著,等下次你跪著求我叫的時候,看我不一腳把你踢到天那邊去!”

許文龍一聽,不由睜大眼睛愕然看著楊晶晶。及至見她一臉誠摯,全無半點作假蒙人跡象時,才敞開胸懷如實向她說道,“我已經向她承諾過,保證在將來的日子里,盡自己最大能力,保護她過上最開心快樂的生活,決不容許任何人騷擾她、欺負她!”

“好好好,男子漢大丈夫,正該如此,我也……我也就放心了!”楊晶晶松了一口氣,用感激的目光看著許文經說道,“謝謝你,真的太謝謝你。其實我知道你是一個至誠君子,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騙不了別人,也從來不會騙別人!”

許文龍吃了一驚,料不到那頑劣小妮子竟會說這樣的話來。他嘆一口氣,一臉誠懇對楊晶晶說道:“要說謝謝,其實我更應該說謝謝你姐姐。是她給了我一個容身之所,是她給了我裹腹之食。讓我有飯吃,有地方住,不會在外面流落街頭,露宿荒野。”

楊晶晶輕輕笑了笑,露出一副羞澀靦腆的可愛模樣。她低下頭深深向許文龍鞠了一躬,再復雜之極的眼神默默看他一眼,隨即驀然轉過身子,抓起手包一溜煙往門外跑去。

“你你你……你又想干什么?你又要去哪里?”許文龍倉促間伸手一拽,卻苦于被桌椅絆住身子,白白拽了個空,只有眼睜睜看著她埋頭低首猛跑出門。

做飯的楊瑩瑩意識到不妙,立刻扔下手中鍋鏟,跌跌撞撞跑出廚房,一路哭喊著追了上去:“晶晶,晶晶你去哪里?快點回來,姐姐……姐姐不會再罵你了……”

可楊晶晶哪里肯聽,一昧低頭猛跑。一口氣跑到鎮上馬路上,跳上一輛“轟轟”等候的重型摩托車,摟上車手后腰如飛而去,片刻不見了蹤影。留下一溜溜一團團四下擴散飄飛的濃煙,以及風中若隱若現傳來的一串胡言亂語:“姐姐,你回去吧,不要再追了。回去好好看住那小子,千萬別讓他跑了。同時代我告訴他一聲,我以后不會再為難他了,同意姐姐你嫁給他了……”

楊瑩瑩又氣又急,又羞又惱,怔怔望著轉瞬即逝的妹妹,渾身酸軟靠在路邊一根燈柱上,睜著一雙失神的眼睛喃喃自語道:“你胡說些什么呀晶晶,快回來吧,回來姐姐等你吃飯……”

妹妹走了,楊瑩瑩仿佛失去魂魄一般。病懨懨無精打采、渾身無力,連動都不想動一下。尤其看到為妹妹做的一大桌飯菜,更是忍不住淚如雨下,失聲啜泣,抽抽答答特別可憐。

許文龍搖了搖頭,輕輕安慰她道:“瑩瑩,還是別哭了,身體要緊。既然她堅意要走,誰又攔得住她呢?即使今天攔住了,那明天呢?后天呢?總不可能天天捆住她、鎖住她、不讓她出門吧!”

“可是……可是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讓我心驚肉跳無法安靜下來。不知道……不知道……”楊瑩瑩紅著臉羞羞看了許文龍一眼,摸著“砰砰”直跳的心有氣無力說道。自從昨晚事件發生以后,她再也不敢正眼看他了。

許文龍卻誤認為她受渾蛋戚少華影響,因過度驚嚇導致神情恍惚,而疑神疑鬼反應過敏。他咬著牙默默思忖道:等著瞧吧,看你還能橫行到幾時。

楊瑩瑩哀嘆一陣,悲戚一陣,撲簌簌淚水長流一陣,最后黯然站起身來,一臉歉意對許文龍說道,“你吃吧,我不餓,我想坐一會兒。”

許文龍點了點頭,一臉憂傷看著楊瑩瑩蹣跚走到沙發前,失魂落魄渾身綿軟坐了上去,睜著一雙空洞的眼睛呆呆看著母親遺像。他看著看著,心里頓時涌起一股無以言說的同情,一股無法抑制的哀傷。同時一遍又一遍默念著,可憐又可愛的妹妹,請一定要相信哥哥。從今往后,哥哥一定會盡自己最大能力,保證你不再受到任何委屈,不再受到任何傷害。

吃完飯,收拾好碗筷,許文龍沒去濱洋。因為不放心楊瑩瑩一個人在家,怕她傷心過度出什么意外。他耐著性子陪伴著她,竭盡全力照顧著她,希望她盡快恢復精神,忘卻陰影。

“我可不喜歡你這個樣子!”許文龍斜了楊晶晶一眼,撇下她徑自走去抹擦桌椅。

楊晶晶遭此一嗆,又忍不住氣往上沖,本想追上去跟他大吵一通,不過最終還是搖搖頭放棄了。因為聊天沒對象、斗嘴無對手,楊晶晶頓時變得百無聊賴、興致索然起來。她哭喪著臉在客廳里踱過來踱過去,跑到東跑到西。一會兒蹙著眉瞄一瞄廚房里做飯的姐姐,一會兒鼓著眼瞪一瞪細心抹拭桌子的許文龍,一會兒搖著頭輕嘆數聲,一會兒苦著臉默然無語。總之,一張圓臉晴陰交錯,紅白更迭,一副心事重重、舉棋不定的愁苦模樣。

如此折騰良久,楊晶晶才下決心般慢慢挪到許文龍身邊,一改嬉皮笑臉的神態,低眉垂眼低聲下氣說道:“阿……阿龍……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楊晶晶頹然扔下提包,一臉沮喪地說道:“靠,你還真沒錢呀。連角票毛票一起也才這么三百多,就更不要說存折信用卡了,簡直比我還窮。這可怎么活呀,你還能活下去嗎。唉,姐姐呀姐姐,你也真是,一點眼光和腦子也沒有,一點欣賞力和判斷力也沒有,千挑萬揀竟然給我帶回個不折不扣的窮光蛋姐夫!”

許文龍微微一笑,毫不理會她的胡言亂語、瞎三話四。

“罷了罷了,算我倒霉,算我晦氣。”楊晶晶一頭說,一頭從手包里掏出幾張大紅鈔,硬往許文龍手里一塞,揮著手大大咧咧說道:“拿去吧拿去吧,就當是小姨子我給你的見面禮,也算是我姐姐嫁給你的定金。什么世道嘛,嫁個姐姐居然一分錢撈不到。可惜呀可惜,真是可惜了我一個嬌滴滴迷死人的上好老姐!”

“叫什么都行,只要不是叫那個……那個什么姐夫。”許文龍頭也不抬,全心提防著她隨時出現的新花樣。

“唉,我真對不起你,更對不起姐姐!”楊晶晶像換了個人似的,低著頭悲悲戚戚說道,“唉,總之,總之我很難過,也很傷心,我只希望……只希望你以后一定要對姐姐好,一定要照顧好她、保護好她,不能讓她受一丁點委曲。你……你能做到嗎?求求你了。她不像我,不會在外面瘋,更不會在外面浪。她好可憐喔,真的好可憐!”

“什么?不要!”許文龍錯愕不已,縮手不迭。真是個行事荒誕、喜怒無常的小怪物,時時出人意料,處處讓人費解。

“喲嗬,人窮志不短噢。好好好,有脾氣,更有志氣,我喜歡!”楊晶晶先是一楞,既而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稱贊道。

“這個……這個你就別問那么多了。總而方之,言而總之,女孩兒家的事你就不要多問。”楊晶晶故弄玄虛一臉神秘回答道,“至于憑什么嘛,那就更簡單了。用你的榆木腦殼想一想就知道了,因為我好歹也是你家小姨子呀,因為我們好歹也是親親熱熱一家人呀。現在不都講究什么定金呀聘禮什么的嗎?而且動輒幾十萬、上百萬。這樣吧,既然都是親親戚戚自家人,我也不多要你的,你就隨便給個萬兒八千算了。就當是給小姨子我的見面禮,也當是我嫁姐姐的有力憑據。如此,我也才有理由痛痛快快把姐姐許配給你,不再干涉你們的自由戀愛、自主結婚!”

許文龍呆了一呆,臉上仿佛挨了一記耳光似的,立刻火辣辣燒了起來。是呀,楊瑩瑩的一切不都被自己看到了嗎?不僅昨晚看到了,甚至今早還當著這小妮子的面看到了。這可是板上釘釘、不容置疑的事,卻又叫人如何解釋如何申辯?說那是無意之舉、無心之過嗎?那楊瑩瑩果身而睡又怎么說?這不抬高自己抹黑他人嗎?這不把她往火坑里推嗎?

楊晶晶見許文龍臉紅耳熱無言以對,本來提著一顆心吊著一枚膽的她,立刻又變得神氣活現起來。臉上堆起無限歡笑,挨挨擦擦蹭到許文龍身邊,仰起頭神秘兮兮對他說道:“嘻嘻嘻姐夫……”

衣服還沒浸透,肥皂也來不及拿起,衛浴間房門便咯吱一聲響,然后探進楊晶晶一顆黑乎乎的腦袋。她先涎著臉沖許文龍嘻嘻一笑,吐吐舌頭眨眨眼,鬼鬼祟祟壓低聲音說道:“姐夫,姐夫……”

閱讀魂斷太平洋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 手机网上兼职赚钱日结 江苏七位数连线走势图 pk10计划软件冠军五码 新疆11选5手机助手 下载广西麻将免费的 今天股市行情最新消 缅甸皇家首页网址 为什么股票涨基金跌 下载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竞暴捕鱼红包版 急速赛车安卓 多乐彩开奖结果 祁连山股票股吧 五分彩规律 贵州11选5官网 怎么利用手机网络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