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歷史軍事 > 魂斷太平洋

第六十八章 閃電計劃?

  • 作者:明日過后
  • 分類:歷史軍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叫你呀,不叫你還能叫誰?”肖娜嬉皮笑臉說道,“現在我正式向你宣布,‘小二哥’光榮退役,‘阿嬌哥’隆重登場。怎么樣?滿意嗎?要不要放串鞭炮慶祝慶祝?”

許文龍本想責問個為什么,但瞥見李靜在一旁捂著嘴哧哧而笑時,心里方才醒悟過來,只好搖著頭嘟嘟嚷嚷地說道:“叫吧叫吧,你們想叫什么叫什么。”

“還有一輛呢?還有一輛在哪?”肖娜依然板著個臉說道。

肖娜瞪了他一眼,冷著臉橫眉豎目回答:“瞎說些什么?還去把車上的東西搬下來。”

文雅青年臉色微變,目光驚懼看了肖娜一眼,嘟嘟嚷嚷爬上車箱,把一紅一黃兩輛新潮锃亮山地自行車搬了下來,一聲不響放在食店門口。

許文龍初時不以為意,及至確定是在叫自己時,忍不住臉色一變,指著肖娜沒好氣地說道:“你……你叫誰阿嬌呢?”

許文龍啞口無言,怔怔站著說不出話來。

郭艷萍見了,趕緊在一旁好心勸解他道:“去吧,去吧,難得靜兒和肖娜這么好興致。而且天氣又不錯,空氣也新鮮。再說你也勞累這么久了,也該出去挪動一下腳步、放松一下心情了。只可惜……只可惜阿瑩那小丫頭沒有回來,要不大家一起去該有多好!”

一個周六的早晨,陽光明媚,晴空萬里,清涼的河風吹得人神清氣爽,格外舒服。

可憐許文龍到現在還不知道厄運已然當頂,劫難悄悄臨頭。他吭哧吭哧走到李靜跟前,撓著頭期期艾艾對她說道:“其實……其實你跟肖娜一起去郊游,再帶三倆個同學是最合適不過了。大家都是女孩子,說話也方便,無拘無束的多開心。為什么……為什么非得拉上我呢?礙手礙腳的多沒意思。”

李靜心懷鬼胎,不敢正視許文龍,別轉目光佯裝氣惱地回答道:“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到現在你還不清楚不明白嗎?首先,我們兩個女孩兒去郊游,很可能會遇到危險,特別可能碰到一些不懷好意的歹徒。萬一出現這種情況怎么辦?誰來保護柔弱不堪的我們?其次,我們帶了這么多吃的喝的用的,亂七八糟一大袋子,又沉重又笨拙,誰來背?誰來扛?我嗎?還是肖娜?難不成我和她一起合力抬過去?還要不要游玩了?還要不要看風景了?”

一切準備停當,肖娜于是辭別郭艷萍,揚手一揮喊道:“目標南屏山,前進!”

大街上車來車往,川流不息,像一股股鐵流四下奔涌。人行道上人頭攢動,摩肩接踵,似一只只螞蟻蠕蠕而行。

肖娜和李靜輕裝簡行,意氣風發,騎著時尚搶眼的山地車奮力沖刺。一會兒齊頭并進,如飛疾駛。一會兒你追我趕,交替前行。那輕盈活潑秀發飄飄的可愛姿態,仿佛是兩只色彩斑斕的蝴蝶在迎風飄舞、翩翩而飛。

許文龍則背著那高出一頭、像大山般壓在肩上的帆布包,有節奏地蹬著吱吱嘎嘎叮當作響的老爺車,活像負重的坦克般不緊不慢跟著那倆出籠小鳥。這鮮明的對比,這強烈的映照,直如一道奇異而亮麗的風景線,惹得一路過往行人指手劃腳,嘻嘻而笑,仿佛撿到金元寶般開心極了。

如此騎行一個多小時,倆女孩才一頭扎入鄉間公路,駛進那如詩如畫的無邊田野之中。也沒心思欣賞那獨特美麗的風光,低頭蹬車急急往不遠處的南屏山駛去。

南屏山在濱洋東側,山勢險峻,奇峰突兀,一面臨海,三面靠陸。山上樹木森郁,青翠挺拔,陣陣松濤和著山腳巨浪轟鳴,讓人油然進入一種超然物外,與世無爭的純凈之境。屏山之巔更有那巍峨宏偉、莊嚴肅穆的南屏寺廟。晨鐘暮鼓,香煙縈繞。每天都能吸引大批游客燒香許愿,祈福求貴。順便飽覽高山絕頂、一覽眾山小的無限風光。

到了南屏村,三個人棄車步行,沿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直往山頂跑。

肖娜神情激奮,開心不已,不時東望望西瞧瞧,好像在搜尋什么寶貝似的。李靜卻越來越畏縮遲疑,越來越羞澀膽怯,幾次拔腳開溜,都被肖娜給嚴厲制止了。

許文龍自然不知道她們在搞什么鬼,依然背著個碩大的布包悠哉悠哉跟在后面。

爬了三分之一山路左右,肖娜和李靜悄悄嘀咕一陣,便立刻撇開人群,甩離大道,專揀雜草叢生、樹高林密、礫石遍布、坑坑坑洼洼,幾乎沒有路的地方鉆,還且美其名曰:風景這邊獨好。越是沒人去的地方,越能領略到奇異獨特風光。

許文龍不便反對,只好保留意見。不停揮臂撥開橫擋路前的樹枝藤蘿,荊棘刺蔓,努力為她們開辟一條勉強通行的道路。

如此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三個人終于來到半山腰一塊平整草地上。

肖娜和李靜一屁股坐了下來,甩著手上太陽帽拼命扇著風。她們雖然無牽無絆,一身輕松,卻早累得臉頰似火,氣喘吁吁,渾身散了架般酸痛極了。

李靜顧不得喝一口水,按著“砰砰”亂跳的心膽怯地說道:“還是……還是你來當主角,我來作幫襯。因為……因為我真的不行……”

肖娜一聽,立馬白了李靜一眼,板起臉氣咻咻說道:“開弓沒有回頭箭,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都到這地步了,你還想打退堂鼓?你還想掛免戰牌?這不讓我白花一番心思白出一身臭汗嗎?沒事沒事,一切有我坐鎮指揮,保證不出任何亂子。”

“可我……可我……”李靜既羞澀又害怕,想放棄卻又有絲絲渴求,絲絲期待,心里真是矛盾到了極點。

肖娜急了,不由分說拖起李靜就往一塊巨石后面鉆,再從包里摸出一小瓶紅艷艷、黏糊糊朝天辣椒醬,輕輕在她額頭上沾上一小滴……

辛辣無比的辣椒醬一沾,一股火燒火燎痛感頓時自額頭傳來,唰啦啦傳遍全身。似烙鐵炙烤,若炭火燒灼,火辣辣直沖頭頂,熱滾滾直擊肺腑。當場把李靜痛得面紅耳赤,淚水長流,直如在油鍋里煎炒般尖聲大叫起來。

“好好好,就這效果,就這效果。閉眼,快閉上雙眼,堅持,一定要堅持!”肖娜拍了拍李靜肩膀,以示安慰。再轉身把臉一抹,慘兮兮用帶哭腔的聲調呼天搶地高喊起來:“不好了……不好了……阿靜她……阿靜她暈過去了……”

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此時的李靜再也無暇他想,也不敢多想,唯有擰緊眉頭咬咬牙,鼓足勇氣雙眼一閉,直挺挺“暈倒”在地上……

“沒關系,”許文龍毫無所謂地說道,“只要能動能跑,畢竟還是它馱我,不是我馱它。”

“謝謝理解,謝謝理解!”肖娜偷偷對李靜霎了霎眼,兩根指頭一豎,OK!

這時,文雅青年又從駕駛室“吭吃吭吃”拖下一個巨大帆布包,搖搖擺擺放下來說道:“吃的喝的用的玩的,一樣不少,統統都在里面。”

文雅青年趕緊賠著笑臉說道:“車上,在車上,我這就去搬下來。知道我花了多大氣力才找到這樣的自行車嗎?只差沒把整個濱洋翻過來!”

肖娜聽了,臉上立時露出一絲笑容,點著頭獎賞般說道:“很好,下次找個時間,我就跟你一個人去郊游。”

“真的?”文雅青年眼睛一亮,立刻如飛般跳上工具車,把一輛斑駁破舊、缺東少西的老款重型自行車抱了下來,“咚”地放在許文龍面前,一臉同情地對他說道:“兄弟,這就是你的座駕。”

“辛苦了辛苦了。”肖娜拍了拍文雅青年的肩膀,抬起下頜對許文龍一呶,柔聲柔氣嫵媚萬分說道,“交給你了,可別讓我們失望哦!”

許文龍笑了笑,一言不發抓起布包往身后一甩,干脆利落背上肩膀,順手把兩根包帶往腰間用力一綁。結實穩當,再不會晃來晃去影響騎車了。然后推上那輛全身俱響、只鈴鐺不響的老爺車,靜靜等著肖娜的出發“命令”。

許文龍呆了一呆,遲遲疑疑接過那輛車子,抓起踏板用力反向一轉,銹澀的鏈條立刻便“嘰嘎嘰嘎”痛苦呻吟起來,接著又是“哐當”一聲,擋鏈板應聲脫落掉地。

肖娜趕緊走過來解釋道:“機件是舊了點,但堅實穩固,不易出故障,而且……而且運轉還是蠻自如的。”

這時,一個白晰文雅的青年人從駕駛室跳了出來,氣悶悶牢騷滿腹嚷嚷道:“去郊游也不帶上我?太不夠意思了吧!”

李靜聽了暗自發笑,因為她們本來就算好楊瑩瑩不在家的時候去的。

不多時,一輛白色工具車“哧”地停在食店外,輕快跳下身穿白色運動裝的肖娜。她一見到許文龍便大叫大嚷道:“阿嬌哥……阿嬌哥準備好了嗎?”

李靜懷著一顆激動不安的心,早早從床上爬了起來,殷勤做早餐,耐心搞衛生。飯后急急換上一套淺黃運動服,蹬上一雙亮白攀山鞋,帶著凹凸有致、妙曼迷人的身姿,站在店外翹首恭迎肖娜的到來。她在肖娜的慫恿鼓動下,早打消心頭顧慮,義無反顧投身到那場聲勢浩大的“閃電”行動中,羞答答欲想還怕等著那“關鍵時刻”的到來。

閱讀魂斷太平洋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 永利棋牌娱乐app 广西快3开奖记录查询 快乐扑克山东 辽宁体彩11选5技巧 幸运农场最新开奖号码 吉林体彩11选5最大遗漏 中国体育顶呱刮中奖图 马耳他幸运飞艇百科 下期平特一肖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双色球开奖结果 一码中特今晚开什么码 北京快乐8陷阱 捕鱼欢乐炸无限金币破解版 海南4十1彩票开奖规则 官方捕鱼平台手机版 黑龙江大庆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