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歷史軍事 > 一生一世之眉間心上

第一百四十六章 計謀

  • 作者:曹七公子
  • 分類:歷史軍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暖錦被他氣的有些上不來氣兒,他這算什么?篤定了自己不會拿他怎樣?所以懶得承認?

岑潤心機深,哪是她這種不諳世事的閨閣女子能明白的,現在倒好像成了自己誤會了他,害得他蒙冤了一般。

隆慶門地處皇宮的西邊,過了這道門里邊就是冷宮了,這里一年四季無人問津,是宮里最冷清的地方。

她一方面猶豫不決,生怕誤了大事,一方面又惱怒自己竟這樣兒女情長,前面還在大刀闊斧的徹查,真相即將大白時,又搜腸刮肚的在為這岑潤找因由,告訴自己不會是他的。

一切的事情看起來迷霧重重,岑潤的態度也不甚明朗,暖錦從來沒有如此這般的無助,有些孤立無援,不知該如何是好。

“公主,奴才今兒只有一句話,若是來日您發現奴才做了錯事,就別留情面,要殺要剮您按照規矩來,奴才萬不會有半分的怨言。”說完他打了千,稟了一句“奴才告退!”便頭也不回的轉身出去了。

“你給本宮站住!”暖錦幾乎是一個激靈的跳下了榻子,興許是動作太急,擾得她頭腦有些暈眩,下意識的晃了一下。

岑潤回頭看著,強忍住想要過去扶她的沖動,暖錦臉色慘白,瞪著自己的眼睛有些血紅:“公主還有事?”

暖閣內溫暖如春,和外面冰天雪地的情形正巧成了對比,像是置身于兩個不同的世界,暖錦額際微微冒著汗珠,不知道是炭爐的火太旺,還是勞了心神,讓她看起來有些搖搖欲墜。

“你、你說什么?”

“回嫡公主,奴才犯了宮規,對嫡公主大不敬,這就去戒刑司領罰。”岑潤說完,竟然連禮都沒行,就這么轉身欲走。

岑潤沒有說話,那女子繼續道:“林將軍讓奴婢捎句話給您,若是您當真舍不得公主,那便不要趟這渾水,萬事交由林將軍和奴婢來做,把您自個兒摘了干凈,以后即便東窗事發也與大總管無關,您就安心做您的大總管,保護您想保護的人,只是別阻攔咱們就成了。”

那女子在說這話時沒有什么感情,岑潤轉過身去,不意外的瞧見了一張清秀的面孔。

“你呢,留在他身邊這樣久,就從來沒猶豫過的?”

女子面不改色:“奴婢愿意為他去死,但是國仇家恨,奴婢也得報!”

“那豈不是很矛盾。”

“奴婢同大總管一樣,只是奴婢比大總管狠心一點罷了。”

岑潤笑了,猶如冬雪融化:“只要你到了那一日不會后悔便好。”

“大總管,咱們都是亡命之徒,能后悔說明可以選擇更好的,但是咱們都沒得選擇,您哥子的死是什么原因您曉得,取了皇后的命和太子的命才是報仇雪恨的最好法子,也應該讓狗皇帝嘗嘗,失去摯愛是什么感覺,況且咱們沒要了他的命,留著他繼續做皇帝,已經很是仁慈了。”

女子云淡風輕的說出這一切,半點也沒有女子的應有的嬌柔,真正被傷害過的人,心都是硬的,岑潤有些理解她,隨即嘆了口氣:“皇后應該沒多大活頭了,那東西用了這么多年,應該是要油盡燈枯了。”

說到這個,女子不免有些疑惑:“有一事奴婢一直不解,皇后身邊有容淵在,怎么會查不出來?”

岑潤將視線移開,唇角的笑意愈發的深刻:“因為咱家從來都沒在皇后身上下功夫......”

女子蹙眉,不明所以,岑潤倒是好心的愿意答疑解惑:“容淵用的藥是調理皇后身子的,但是咱家在皇上用的龍涎香里加了一味東西,對皇帝沒有半分的傷害,反而還有強身健體的功效,可是卻與皇后服用的藥石相沖。皇帝獨寵皇后,一年里大半的時間都與皇后在一起,而帝后同進同出時,容淵一般都會避嫌,所以很難發現,如此經年累月的......皇后的身子早就不成了。”

女子露出驚愕的表情:“所以即便皇后不行了,皇帝徹查頂多也就是內務府和太醫院的過失,更甚者,皇帝會認為是自己害死了皇后,那他必定會日日陷入痛苦自責中去......大總管果然好計謀。”

岑潤卻沒當這是什么贊揚,不知如果有一天暖錦知道了是自己害了皇后娘娘,會不會后悔她今日的心慈手軟。

“林將軍認為大總管太過兒女情長,會誤了大事。”

“咱家說過,不要將公主牽扯進來。”岑潤的聲音冰冷無情,猶如檐上雪,直叫人膽戰心驚。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大總管,公主如今對您的仁慈和猶豫,便是您正在做的事呀。”

岑潤站在門下,抬頭望著隆慶門三個大字,斑駁的痕跡布滿了牌匾,經過風霜的洗禮,倒顯得無比凄涼。

“大總管喚奴婢來有事?”身后突然響起女人的聲音,岑潤并未回頭,一直望著匾額。

“晚臨的事情是林蕭的主意?你可已經知道了。”

岑潤沒有反駁,如今事態愈發的混亂,讓人理不清頭緒。

“大總管,容奴婢不敬多說幾句,咱們行在宮里即便有喜歡的人還能怎樣?終究立場不同,也行不到一塊去,這么牽扯反倒會害了彼此,還請大總管收拾好心思,一切以大局為重吧。”

那女子停了停,方才開口:“奴婢知道。”

“所以是你們擅做主張?”

暖錦沒了主意,頹然的跌坐在軟塌上,暖閣里燥熱, 更加讓她心煩意亂,這個時候她更是不敢同樓玄寧提起,瞧岑潤的意思,既沒承認也沒否認,若是真的告訴了樓玄寧,那他會不會直接回稟了父皇,如果真是如此,不管岑潤殺沒殺害晚臨,御前都不能留了,若是真是他害的人,那則是必死無疑。

他問的輕巧,更加讓暖錦氣結:“本宮不要你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今天本宮要你說句準話!晚臨究竟是不是你派人殺害的!”

岑潤抬眼看她,總歸是少女特有的模樣,即便是生氣也帶著嬌羞,模樣甚是好看,至于林蕭的那個賭注,他自己也是有些好奇,不知道如果真到了生死關頭,暖錦會不會對他有一絲的不舍?

她與岑潤之間只隔著一張桌子,他站在對面,紫紅色的四爪蟒袍襯得他豐神俊朗,一雙鳳目里沒有往日的謙遜和恭敬,就這么肆無忌憚的看著自己,帶著點點笑意,足夠讓她膽戰心驚。

閱讀一生一世之眉間心上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