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武俠修真 > 喋血飛鷹在行動

第167章消滅射工短狐

  • 作者:草莽人生
  • 分類:武俠修真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仝慶一行人,不分男女老少,大家和睦相處,一起圍坐在一起,自娛自樂,一邊有說有笑的說著一些逗人開心消消樂的笑話、葷段子,一邊“呼嚕呼嚕”津津有味的享受著董婉兒姑娘難得一見的這頓美味佳肴。

終于吃飽喝足了,收拾洗刷完了,性質盎然的眾人,圍著篝火,先是跳起來了歡快的民眾舞蹈,后又一個一個的展開了自己嘹亮的歌喉,唱起來了不同凡響、動人心弦的民間小調、民俗歌謠,五花八門,熱火朝天,大約到了午夜時分,瞌睡來了,一個一個的意猶未盡的方才歸寢。

“是,仝慶、董婉兒,麻煩你們倆,先照顧好大家,我們主仆二人,前去找人打聽打聽,查訪查訪!”

然而,不知為何,除了仝慶、董婉兒夫妻二人有耶和華上帝賜給的百病不侵的護身符保佑和雷鳴、雷霆主仆倆 天生擁有拒邪神通不侵外,其余的九十六個人,無論男女老少,身體健康如何?起床后,不是喊叫自己頭疼欲裂,就是說他(她)身熱難熬,還有的叫喚著全身發冷打顫……五花八門,邪門怪氣。

“美洲地界,海洋世界,潮濕之地,我們初來乍到,不服當地的水土,偶然生一下病,也是合乎情理之事,斷無一夜之間,同時生病的道理,其中必有古怪,此地不宜久留,但也不能這樣離去,事出反常必有妖,雷鳴、雷霆,二位大哥,麻煩你們前去走一趟,找當地的黎民百姓,好好的詢問一下,看看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巡查世界各地,遍查風土民情,替天行道,為民除害,誅魔伏怪,責任重大,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放過任何一個值得懷疑、可疑的角角落落,不辱使命,不負眾望,實至名歸,造福人類。”仝慶嚴肅認真的說。

打開了包裹,拿出來了應用的食材,董婉兒姑娘,愉快地擔當起來了廚娘,半個小時后,一頓豐盛的晚餐出鍋嘍。

一輪明月,開始從東方慢慢吞吞的升了起來,習習清風,也從海中吹了過來,消除疲勞,寧靜涼爽。

“諸位戰友,出去拾柴,壘起鍋灶,打火造飯!咱們先填飽肚子再說!”仝慶吩咐著眾人說。

仝慶一行人跨龍巡查世界各地,這天,他們來到了美洲的地界,夜幕開始了降臨,遙遠望見了下面,有一個大的海島,即便指揮著巨龍停止了下來。

仝慶一行人,下來了龍背后,就開始了在沙灘上面,支起來了行帳,遮風擋雨,以備他們晚上的住宿。

天完全的黑透了,伸手不見五指。

“老人家,難道說,你們受到了射工短狐的傷害后,就束手無策、坐以待斃、心甘情愿的坐著等死了嗎?”董婉兒姑娘聞聽此言,不免心驚膽寒,緊忙開口問道。

另一個年齡大了的老人嘆氣說道:“唉!姑娘,不瞞你們說,我們當地人,一旦不小心,被射工短狐傷害了后,實在是無法可想,我們補救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大家伙兒,平時捕捉的勤快一點,捕到了一個,大家就可以少受一個射工短狐的禍害了。”

雷鳴驚訝的問道:“老人家,你是說,你們能夠捕捉這種害人不淺的射工短狐?你們是用什么方法?捕捉它呢?”

這個老人回答說:“客人有所不知,我們搭弓射箭,捕捉射工短狐,非常的艱難,有時候,明明已經捉到了,射工短狐,卻是化作了一個呱呱呱叫著的大青蛙模樣,來欺騙我們,我們大家都知道,青蛙是人類的好朋友,是百姓們的守護神。我們并不知道是上當受騙了,還以為是自己的年齡大了,眼睛花了,誤把青蛙,給看成了害人不淺的射工短狐了,于是,我們,就把它幻化出來的那個大青蛙,又給放掉了。這真是放虎歸山,后患無窮啊!射工短狐,邪魅邪惡,睚眥必報,它會變本加厲,卷土重來,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更多的深重災難,陽光普照大地,我們走路留下來的影子,就成為了它肆無忌憚報復的機遇了,真是防不勝防,斷人生路啊!活人難啊!難活人!唉!唉!唉!……”

“老人家,不要唉聲嘆氣,邪不壓正,告訴我們說,你們誤把射工短狐變幻成青蛙的樣子,上當受騙,給放掉了,那么,射工短狐,它本來的模樣,又是怎樣的呢?”仝慶安慰著老人家,問道。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你,射工短狐,它本來的模樣,既像烏龜,也像老鱉,還像是王八,但是,射工短狐,狡猾善變,與它們三種動物不同的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它們都是四個爪子,而射工短狐,卻是長著十六只腳,跑起路來,迅疾如風,眨眼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說。

“是這樣啊!領教了,那么,你們捕捉到的射工短狐,現在還有沒有啊?能不能讓我們看看它真正的模樣啊?”仝慶說。

“不瞞你說,我們一旦抓住了射工短狐后,就立馬殺掉,然后烹調吃肉,哪里還會養虎成患,讓它趁人不備,繼續害人啊!”還是那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說的。

仝慶聽了,甚感詫異,問道:“朋友,我冒昧問一下,射工短狐,如此毒物,它的肉,可以吃嗎?”

“當然可以吃,味道美極了。”這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搖頭晃腦的回答說。

“那么,我再問問,你們什么時候?去捕捉射工短狐呢?”仝慶說。

“多云轉陰,或者是下雨天,總之,就是沒有太陽的時候。”這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又回答仝慶的問題說。

“請問閣下,你們現在,是要干什么去啊?”仝慶無話找話的問了一下。

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說:“閑來無事,相干著一起去前面的草叢里面,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捉到青蛇,不瞞你說小,前面草叢里面,捉住的這種青蛇,皮糙肉厚,肉香美味,吃后讓人難以忘記,總想著再去捉蛇吃。”

“不好意思,叨擾了,那,大哥,你們趕緊去忙吧!”仝慶說。

“再見了!”

送走了路過這里的幾個當地百姓,仝慶、董婉兒夫妻二人和雷鳴、雷霆主仆倆,趕緊過來看九十六個戰友的情況如何?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九十六個戰友,病勢趨于惡化,是越來越嚴重的了,有八十二個,已經是陷入了深度昏迷不醒的狀態,怎么推,都不醒,還有十四個人,氣若游絲,奄奄一息,生命十分的危險,已經是一只腳在凡間、一只腳在陰間了。

“這樣下去,實在是不行,戰友們一個一個的,都處于了生死危機邊緣,我們堅決不能見死不救,坐以待斃,這樣吧,婉兒,你和雷鳴、雷霆二位大哥,先在這里,招呼一下九十六個病危的戰友們,我即刻跨龍啟程,前去尋找王子嬰、李寧二位天使或者耶和華上帝、撒旦公爵他們,讓他們趕緊的過來,搭救一下這么多同舟共濟、同甘共苦的好戰友們的性命,千鈞一發,救人要緊,火燒眉毛,刻不容緩,來不及多說了,我,去了!”

仝慶打了一個呼嘯,因此大海中的巨龍應聲而至。

五內具焚,五雷轟頂,渾渾噩噩的仝慶,急忙跨上了龍背的脊背,正要指揮著起飛。

突然,前面大海中,過來了一乘龍車,龍車的上面,端坐著一位西方世界的大美女。

這個女人,肌膚似雪如玉,吹彈可破,精雕細琢,五官精致,櫻桃小嘴,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如同寶石一般晶瑩剔透,閃閃發亮,美麗動人。

仝慶料到這個女人,可能會是一個神祗,趕快下了龍背,跑了過去,施了一禮,然后就問道:“尊駕是誰?是否前來救人危難?”

女人慈眉善目,和顏悅色的說:“你,就是仝慶吧?!不要心急,我是圣母瑪利亞,就是耶穌的母親,今日有點事情,路過這里,發現了你們一行人,在此遇到了**煩,特此趕了過來,施救大家。”

仝慶聞聽此言,大喜過望,“圣母雪中送炭,真是太及時、太好了!”緊忙招呼著圣母瑪利亞,快速的上前,給大家救治。

圣母瑪利亞說:“大可不必,我這次來,身上攜帶了九十六顆救死扶傷的上等仙丹,請你拿過去,給他們一起服下去,一分鐘后,藥到病除。

仝慶,雨蝶兒野心勃勃,射工短狐,是她對人類社會,犯下的又一個罪惡。天機不可泄露,自己慢慢的琢磨。

另外,仝慶,初次見面,本圣母要送給你一個小小的禮物――除暴安良照妖鏡,幫助你們誅魔伏怪,保護地球,大顯身手,”圣母瑪利亞說著說著,就把仙丹琉璃瓶和除暴安良照妖鏡,一起替到了仝慶的手里,“仝慶,我還有事,即便告辭!再見了!”

說完,也不等仝慶說出感謝的話語,圣母瑪利亞駕著龍車,急急忙忙的自向海中而去,漸行漸遠了。

“謝謝圣母瑪利亞,祝您健康,旅途愉快,一路順風啊!”仝慶大聲說出來了心中的話語。

仝慶把圣母瑪利亞賜給的仙丹,給九十六個戰友,每個人服下去了一顆,果然不錯,一分鐘后,個個都是精神飽滿、生龍活虎的站了起來。

“究竟射工短狐,是怎樣的一種東西,讓我施法,把天變陰,當地人一定會出來捕捉,我們跟著過去看看。”仝慶恪盡職守,牢記使命,想方設法的替天行道,為民除害。

果然不出所料,仝慶一行人,正準備過去尋找當地的老百姓,遠遠地看到了過來一大群人。

那幾個剛才看到的當地說是捕蛇的老百姓,喜氣洋洋的拿著獵物,再次路遇重逢,他們一起驚訝的發現,仝慶九十六個戰友被射工短狐含沙射影,那么重的病,他們前去捉蛇,這才多大一會兒的功夫,竟然全部全愈,看到了大家一個一個的興高采烈、生龍活虎的樣子,他們非常的震驚,崇拜之至。

一群當地人張弓挾矢,說說笑笑的從仝慶一行人跟前過去了,很快就到了海邊,開始了射殺射工短狐。

仝慶一行人過來觀看著,只見當地百姓,手上、臉上,都用布帛包裹住,僅僅只是留出來了一雙眼睛,感覺怪怪的,開口問詢,原來是防備射工短狐含氣傷害。

“哎呦,明明看到在這里,怎么一眨眼之間,就不見了呢?射工短狐,名不虛傳,真是太狡猾,太可惡了。”一個年齡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說。

“爸,我已經是射中了,又給它給逃跑了!射工短狐,確實是太狡猾,太難捕捉了!”緊挨著上面那個中年男子左面的一個十七、八歲大的小青年抱怨的說,看樣子,他們應該是爺父倆。

過不大會兒,只聽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高興的大聲叫喊著:“哈哈哈哈……我終于給射住一個了。”

聞聽此言,仝慶一行人,趕忙過去小青年旁邊觀看。

只見這個小年輕人的箭頭插在了水里,箭后一條線,一直接連到了他的手中。

這個年輕人,興奮莫名,他快速的將手里的線繩拉緊,用為拉拽,仿佛是在拖什么的重東西一般,累得滿頭大汗,仝慶一行人過來過他幫忙,終于,拉上來了一個怪物,果然,射工短狐形似烏龜,又像老鱉,還像是王八,十六個爪子,鋒利無比,模樣奇特,怪模怪樣。

這個年輕人在大家的幫忙下,連箭把這個射工短狐一起拖上了海灘,眾人退后。

“爸爸,快,砍它的頭”。小青年叫喊著。

只見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叔,持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大菜刀,從這個年輕人的后面過來,將射工短狐的頭顱一把抓住,“噗”的一下子,就給斬了下來了。

仝慶一行人過去,細看了一會兒這個已經被殺死了的射工短狐。

“原來是這樣的一個怪物,我們大家一起下水去捉它吧!”仝慶說。

“好!”一呼百應。

看到了仝慶一行人膽大的下水,當地的老百姓,一個一個的驚訝,目瞪口呆,他們都不捕捉射工短狐了,而是竊竊私語、全神貫注地瞪大眼睛,盯著大海里面看。

過了片刻,仝慶一行人,都從水里面,給冒出來了頭,他們一幫人手里拿著的死射工短狐,竟然會有六百多個。

仝慶一行人上了岸,當地百姓一起圍了過來。

“這類孽畜,嘴巴是怎么長的?會含沙射影,暗地里害人。”一個年齡大了的當地老人說。

一語驚醒夢中人,仝慶一行人,趕忙將這些死了的射工短狐的嘴巴,一個一個的扯開,細細的觀察著射工短狐的嘴巴結構。

原來,在射工短狐的喉結間,有一根軟骨,仿佛一把弓,在射工短狐的軟骨中間地帶,有一根細管子,恰好能夠容納下十幾粒的細沙子,這,就是它含沙射影害人的機械了。

射工短狐,喉閉則入,喉開則出,有沙便射沙,無沙就射氣。

仝慶忽然想起來圣母瑪利亞說過的一句話,射工短狐,與女魔頭雨蝶兒有關,趕緊動手,解剖剖開了一個射工短狐的身體結構,吃驚的發現,射工短狐,身體內臟脂肪中,被人為配備了一個攜帶著巨毒的微型機關。

“真相大白,這個,一定是雨蝶兒那個女魔頭干得好事,怪不得射工短狐在射傷人之后,要有生命的危險”。仝慶內心想到。

“老鄉們,我們是耶和華上帝和撒旦公爵派來巡查世界各地安全平安的和平使者,這種射工短狐,并非是地球上面的產物,它是人為弄來禍害蒼生的魔鬼,它的身上,攜帶著一種劇烈無比的劇毒,十分的可怕,危險,大家切記,從今往后,都不要再吃這類射工短狐的肉了,免得制造麻煩,帶來嚴重的后果,如果救治不及,就會毒發身亡了,我的話,大家聽明白了沒有?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你們大家過來看,它的獨自里面的那個微型肉瘤里面是什么?這,就是擴散全身毒氣害人的關鍵,大家牢記在心,不要貪圖一時嘴上的享受,斷送了自己的性命,人生百年,生命可貴,生命可畏啊!

老鄉們,我們今日巡查世界,路過看看,這類射工短狐,算是幫助大家斬殺殆盡了,但是,不敢保證別得地方還有沒有?再三提醒大家,如果再次看到了或者捕捉到了射工短狐,點火焚毀,確保安全、平安!”

“真是太辛苦了!太感謝了!我們定當牢記在心, 再也不會去吃射工短狐的肉了,平安、喜樂、安康!”在場的當地百姓異口同聲的說。

“好!咱們大伙一起動手,架起來大火,將這些害人害己的孽畜射工短狐一起焚毀!”

剎那間,大火熊熊燃燒,直沖云天。

危險無處不在,任重而道遠,仝慶一行人,告辭了當地百姓,繼續跨龍前進,巡查世界各地去了。

沙灘上,走過來了幾個當地的老百姓,看到了眾人的模樣,大呼小叫著說:“你們,這是中了射工短狐的沙粒了,而且還不是一次,危在旦夕啊!”

“何以見得?你們,是怎樣判斷出來我們的人,不止一次的中了射工短狐的含沙射影啊?”仝慶疑惑不解,緊忙過去問道。

“這個嘛,是從受害者的眼圈四面看得出來了,如果只是中了一次射工短狐含沙射影,人的眼睛四圈,是色青的;如果中了它兩次的含沙射影,受害人的眼睛四圈,色是紅的;如果是中了射工短狐第三次的含沙射影,受害者的眼睛四圈,色是紫的;如果是中了射工短狐第四次的含沙射影,受害人的眼睛四圈,色澤立馬變黑;如果是……如今,我們看到了這些受害人,有的色紫,有的色黑,所以我們斷定,絕對不是中了一次的,趕緊想辦法解決,否則,他們都完了!唉!射工短狐,千刀萬剮的畜牲,真是害人不淺啊!”一個老人家回答說。

雷鳴、雷霆主仆二人急急忙忙的去了。

三個多小時后,雷鳴、雷霆回來報告說:“仝慶,當地的老百姓們,眾口一詞,都說他們這里,有一種怪物,生長在海水中,他們把它叫做射工短狐,這種怪物,數量不是太多,卻是經常偷偷摸摸的爬上了海岸,極其善于偽裝、變幻,非常的狡猾,不容易被讓好發現。

當地百姓說,這群射工短狐,最喜歡在暗中害人 ,它們害人的方法,有這樣子的兩種,一種是以氣射人,人的皮膚,如果不小心被射工短狐噴吐出來的氣射傷,馬上潰爛生瘡,迅速的惡化,極其難以治愈,為此死亡的人數,不在少數;射工短狐另一種害人的方式,更加強大,含沙射影,邪惡無比,這種怪物,跟傳說中的那個善于用鬼域伎倆害人的域,是同出一轍,仿佛是域獸的一個進化,人的影子,如果中了射工短狐口中噴吐出來的沙粒,非死即病,當地的老百姓,深受其害,怨聲載道,苦不堪言。

仝慶一聽,心中大急,繼續問道:“請問這位老人家,你們這里,可有醫治射工短狐害人生病的藥物嗎?”

這個老人家,非常的健談,有問必答,他說道:“年輕人,實在是抱歉的很,我們這里,交通不便,沒有醫院,就是連個像樣的、正兒八經的、稍微懂得一下救死扶傷、懸壺濟世的赤腳醫生都沒有,我們當中,如果那個不小心受到了射工短狐那種孽畜射氣或者射沙的禍害后,除了在家里等死之外,別無他法,病入膏肓,日漸消瘦,是無藥可救啊!唉!”

昨夜 ,我們一行人,在明月之下,又是跳舞,又是唱歌,把月光下面的影子,拉得很長,戰友們,一定都是著了這個射工短狐嘴里噴吐出來的沙粒,給射過了,所以可以斷定,九十六個戰友同時生這樣那樣的怪病,跟這個射工短狐脫不了關系,肯定是它含沙射影禍害造成的緣故。”

“射工短狐,孽畜如此這般的禍害著人間,生靈涂炭,駭人聽聞,可惡至極,絕對留它不得!”仝慶義憤填膺的說。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大家急忙起床,準備訪查一下當地的風土民情,是否平安喜樂。

大家分頭開始了行動。

鍋灶壘起來了,眾人拾來的柴火噼里啪啦的,火焰冒得特別高。

仝慶指揮著巨龍慢慢的降落,下來之處,是一片大海灘,海灘之中,都是些蔓草茂林,茂林里面是什么地方呢?因為暝色迷離,已經是看不清晰了。好在仝慶一行人,跨龍巡查世界各地,露宿風棲,司空見慣,習以為常,人困龍乏,他們亦不做什么的選擇了。

閱讀喋血飛鷹在行動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