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武俠修真 > 邊月滿西山

第一卷 定西風云起 第四十九章 勢傳,不立文字

  • 作者:奕辰辰
  • 分類:武俠修真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糙漢子鐵匠搖了搖頭,語氣間頗為無奈。

“喲,看來師傅也是個讀書人啊!”

糙漢子鐵匠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他已經猜到,當年這往來的書生里一定有著糙漢子鐵匠一份兒,說不定那泥墻上的榜題,就有一個是出自他的手筆。

“不敢當不敢當……非要說的話,也就是斗大的字識了一筐,勉強算半個讀書人吧。”

“我說的是我那時的情況……現在的年輕人哪有什么規矩敬畏啊?一個二個都是奔著那什么黃金屋,顏如玉去的。卻是又有幾個人為了真讀書?”

除了臺子上沒有神像神像靈牌之外,其他的也沒有什么奇異之處。

“這也不像是讀書人的往來之地啊?”

劉睿影追上酒三半的步伐,也來到了這座祠堂中。

他看到正廳內空空如也,無甚香火,也沒有灑掃痕跡。

不過麻雀雖小,卻是五臟俱全。

“所以照你說,這讀書人不但要識字,還得要真讀過幾卷數冊書才算是嗎?”

劉睿影沒有回答,他卻是被糙漢子鐵匠這一番話語繞的云里霧里。

“讀書人真讀書不假,但是卻不一定讀的是真書。反之,讀真書的人,卻又不一定被那些真讀書的所認可……我自認讀過幾頁真書,但卻又與他們格格不入,這么說來我豈不就是半個讀書人了?”

糙漢子鐵匠自顧自的又說了一大通話。

劉睿影聽完后笑了笑。

他覺得這看似無理取鬧,胡攪蠻纏的話兒細品之下竟然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那師傅你讀的真書能給我看看不?一介武夫,也想學學那溫潤君子究竟是和模樣,能裝個一半兒也行!”

劉睿影說道。

沒曾想,糙漢子鐵匠竟是整了整衣服,還把鬢角處的碎發朝而后捋了捋,然后走到正廳最深處轉過身對這劉睿影說道:

“那真書卻是就在這祠堂之中。”

糙漢子鐵匠說著還指了指天頂和地面。

“你知道方才你為何能一劍退房舍?”

糙漢子鐵匠看到劉睿影一臉疑惑,出言解釋道。

“卻是不知……”

這點劉睿影也大為意外。

方才自己持劍逼殺冰錐人時,夾路的民居全都猶如為自己讓路一般,后退平移了數丈之遠。

事后他也自感怪異,但是想來想去仍就不明所以,只得借口是那大宗師法相造成的異狀。

“因為你那一劍,蘊含了勢。準確的說,是勢起。”

糙漢子鐵匠說道。

“勢起?什么叫勢?劍勢?”

劉睿影問道。

若說劍氣,劍光,劍勁,他卻是都明白。

劍勢也不難理解,無非是劍的勢頭罷了。

朝向哪里?用力幾成?

但這些都和武道修為,以及功法劍技息息相關,卻也不能解釋為何自己在逼殺一人時房舍也連帶著詭異退卻。

要真是如此,那不就跟話本兒故事里的靈異傳說一樣嗎?

荒山野嶺的驀然出現個熱鬧街市,又或是平地無礙卻猛遇墻堵路。

“怎么解釋呢……這‘勢’也是一種功法吧。”

糙漢子鐵匠表情糾結,抓耳撓腮的說道。

“功法?我卻是從未練過,為何就能無師自通?”

劉睿影繼續問道。

他非但沒覺得這糙漢子鐵匠對自己有什么解釋,反而是越來越糊涂。

“對!無師自通!就是這四個字!”

糙漢子鐵匠猛一擊掌,激動地大聲說道!

“其實這座祠堂,叫做‘勢’祠。原本天下間卻是有著許多‘勢’徒,把修煉‘勢’作為畢生所求的最高目標。但是不知為何,后來漸漸‘勢’微,而后就破敗至此……”

糙漢子鐵匠說道。

這話聽在劉睿影的耳中簡直猶如神異。

在此之前無論是查緝司的資料之中還是前輩們的閑談之中,他卻是都沒有聽說過這關于‘勢 ’的只言片語。

曾經如此輝煌的‘勢’怎么會斷絕的這般干凈?

“其余地方‘勢’肯定早已絕跡……就說你那中都城,肯定是一丁點兒蛛絲馬跡都不會剩下的。現如今也估計就是在定西、震北兩個王域的偏僻所在還會剩下些星星點點了。”

糙漢子鐵匠說道。

“這‘勢’卻是要如何修煉?”

雖然讓房子倒退更像是一出江湖把戲,但劉睿影卻莫名覺得這‘勢’對自己日后定有大用,說不得也是有些動心。

“不知道……”

糙漢子鐵匠干脆利落的說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劉睿影問道。

“我只是知道‘勢’的歷史概況,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但這和掌握了它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糙漢子鐵匠癱了攤手說道。

“好吧……‘勢’究竟是來自哪里,為何產生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這‘勢’雖然入門容易,出師卻極其困難。我從典藏的只言片語上發現‘勢’分為四個階段:勢起,勢成,勢定,勢令。雖然很像一種功法,又有境界劃分,但‘勢’對武修而言卻如同雞肋,是一種極為可惜的無奈。”

糙漢子鐵匠看到劉睿影一言不發,只是直勾勾的盯著他,便知道自己這卻是自作自受,只能開口接著說道。

“修武為了什么,還不是因為高人一等的修為能夠帶來更強的戰斗力嗎?這一劍破風還是斷云,全憑功法本身優劣以及使用者自己的修為底子。而‘勢’只能作為這劍技的加持,并不能直觀的發揮出作用。你卻是能夠明白?”

糙漢子鐵匠說道。

“我明白了……也就是說‘勢’并不能直接作為進攻的手段,但是卻可以把你現有的手段進行某種加持。”

劉睿影說道。

“沒錯沒錯,因此才說它雞肋嘛!練之無用,棄之可惜……況且,從古至今,練成‘勢’大圓滿之人卻是只有十位,還一個個都白日曦化,變成一道兒光了。那誰能知真假?時間久了,自然是沒人信了……”

糙漢子鐵匠說完卻是猛地捂住了嘴……

劉睿影點了點頭。

他覺得這‘勢’的產生與消亡也確實符合這規律。

要說在原始社會,人們還只能扔石頭砸野獸時,要是有這“勢”的加持可是不得了的一件事。

但到了后來,功法林立。這刀槍劍戟,斧鉞鉤叉,任你選那個卻都是有千千萬萬種法門去修煉,所以這“勢”自然也就沒了信徒。

就好比你只有幾兩銀子時,這“勢”突然那給了你一兩黃金作為加持,你會覺得極其寶貴,對此更加深信不疑。

但當你哪怕只有百兩身家時,這“勢”所能給你的加持卻還是一兩黃金,這不就很是雞肋了?

何況按照糙漢子鐵匠的說法,這“勢”卻還是極其 的難以修煉。

“不過,師傅你應該也是修過“勢”吧。”

劉睿影問道。

“我……我可從來沒有!也就是打完鐵時瞎看書看到的……我這都是東逛逛,西瞧瞧的,哪是什么修煉啊!”

糙漢子鐵匠突然變得甚為尷尬,支支吾吾的搪塞過去。

“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輕易嘗試……即便你那一件已經有了勢起的苗頭,卻是也不要繼續深入了……”

糙漢子鐵匠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哈哈,我就算是想修煉,也得有功法不是?按你說的,這‘勢’都只剩下不知真假的傳說了,卻是還要如何去修煉?”

劉睿影笑著說道,他覺得自己這何師傅也真是有些可愛。

“不。勢傳,不立文字。”

糙漢子鐵匠搖了搖頭說道。

劉睿影很是疑惑,正待想繼續發問時,他卻已經走出了祠堂。

“我還有幾件活計沒做完!”

歐小娥一看他回到了鐵匠鋪內,重起爐膛,竟是要繼續開路鍛造,不由得心下一陣驚喜。

當即定了定神,瞪大眼睛,心無旁騖的想要把糙漢子鐵匠的手法全都牢牢的可在腦袋里。

“懂不懂的以后再說,只要先記下了就總能有研究清楚的一天。”

歐小娥在心里想到。

劉睿影在祠堂中卻是不想離開。

他心中對這“勢”著實很感興趣。

其實在與冰錐人一戰中,他最后出的那兩劍自己也覺得狀態和往常不同。

但他卻是都將此歸為了大宗師法相的功勞……如今看來,似乎都是這“勢”所造成的異象。

他看到正廳旁邊的兩間小石屋,左右看上去也無甚差異,便隨便挑了間走了進去。

這石室內沒有窗戶,最深處的墻壁上掛著一盞早已沒了油的小燈。劉睿影摸索著看到里面有一方低矮的小臺,上面擺著一個破落的墊子。

只是他的指尖剛剛觸碰到,墊子便頓時化為了飛灰。

匆忙中,劉睿影趕忙捂住口鼻,想要避開這一陣揚塵。卻沒想到這塵埃竟是飄然而起,打著旋兒的將劉睿影圍了起來。

“是誰!”

劉睿影即刻拔劍四顧,奈何這灰塵卻越結越厚,竟像個蠶繭似的把他裹在了里面,任憑劉睿影如何揮劍劈砍,都是徒勞無功。

他大聲呼喊,但就連聲音似乎也是被這些塵埃吞噬殆盡……一點兒都傳不出去。

玄玄杳杳間,劉睿影不知不覺的站在了方才放置坐墊之處。

灰塵猛然撤去,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堵煙幕,其中又涌現出萬千變化……

只見煙幕中露出一獠牙鬼面,劉睿影凌空向后飛起。

雖知身后有墻,但這力度卻拿捏的分毫不差,腳后跟剛剛好貼著墻壁。

他耳邊傳來呼呼風聲,激蕩不已。

回頭一看,這墻竟是在飛速倒退……

前方,這獠牙鬼面卻已是探出了半個身子。

它三面六臂,一身童子裝扮。

正面相貌端莊,面上三目,皆絲絲向外滲血。

左面慘白,憤怒爆吼,猶如雷霆之怒!

身為翠色,炙焰纏身,腦后日月雙輪輪轉不定。

六只手上,左邊三手空空。

右邊三手持劍、杵、鞭,兀自招搖。

只看它左手往煙幕上一按,整個身子立時躍了出來。

劉睿影見他身材極為矮小,赤足踩在地上卻是才剛到自己腰身之處。

他持劍直指這獠牙鬼面,與其保持著距離,沒想他卻是甩動起手中那條綠油油的鞭子。

這條鞭子極長,怕是有五六丈之遠。

甩動起來后,整個石室內卻是再無寸許之地可以安身。

劉睿影詫異這獠牙鬼面如此矮小的身子,卻是怎么能甩動的起這漫天鞭影。

他手一抖,長鞭就在劉睿影的頭上轉了個圈,而后朝著他的脖頸處卷去。

劉睿影趕忙用劍格擋,豈料鞭身連連打在劍柄出,卻是讓他差點把劍脫手而出……

但不管怎么說,劉睿影終究是擋下防住了。

他不是沒聽說過有人用這般軟兵器……但是要說用的專業宛似毒蛇,卻還是頭一回見到。

劉睿影朝左右一看,不知這石室內的空間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像隨著他的運動便能無限延伸似的,沒有盡頭……

不得已,他只能在向后退了退,果然這后墻也跟著向后移去。

但是不管劉睿影怎么騰挪躲避,這獠牙鬼面的鞭子卻又總是能夠觸及到他……

“你到底是何物?”

劉睿影雖明知不會有回答,卻還是忍不住出口問道。

對方手中鞭影稍頓,卻真就是一言不發。

劉睿影看到他似乎腿有殘疾,一直腳完全不受力的全都倒向一邊。見此,劉睿影壓低身子,一劍刺去。卻是想要攻其薄弱之處。

沒想到他卻是穩如泰山般,赤足一腳踩住劉睿影的劍刃。猶如千斤墜,讓他回劍不得。

此刻劉睿影離他僅僅只有一劍之距……

獠牙鬼面收了鞭子,交到另一面空著的三只手上。

同時拿著劍的手卻又高高舉起,似是要向劉睿影砍來。

沒柰何,他只得奮力猛拉了一把,結果這獠牙鬼面竟是悄無聲息的抬起了腳……

劉睿影用力過度,朝后翻了個跟斗。

只覺頭頂白光一閃,連忙舉劍招架,卻是又被一股巨力壓的連膀子都快斷了……

左邊那慘白面目轉了個身,嘴里吐出一團無明業火,就那么懸在半空中幽幽的燒著,不知是用來作何。

這獠牙鬼面始終不曾開口說話,雖然劉劉睿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到底會不會說話,只知道自己當下的境遇卻是險中之險。

現在看對方收起了長鞭,卻是沒有了這長度距離的優勢。

自己憑借著招招搶攻,或許還能贏得個先機主動。

思考間,劉睿影卻是已經展開身形,將手中星劍舞動的快如虹影,把這獠牙鬼面團團圍住。

然而這獠牙鬼面卻也隨著劉睿影的身形揮起手中寶劍。

況且他有三面九目協同,卻是沒有任何遺漏的就捕捉到劉睿影的全部動作。

“啊!”

劉睿影大喝一聲,速度猛然再上一個臺階。

同時分出一縷精神沉入體內丹田中的陰陽二極內,想要喚醒那大宗師法相來助陣退敵。

結果精神入內,卻是一片灰暗……小世界中猶如被吹熄了燈一般,烏漆漆一片,連那顆太上星也失去了光澤。

如此快速的運轉身形出劍,對劉睿影的消耗也是頗為巨大。

他發現這獠牙鬼面卻是只守不攻,便當即找了個空擋,抽身跳離開來。

隨即,劉睿影調動昴府內剛剛恢復了些許火行勁氣,雙手持劍,當胸橫劈而出。

這一劍,力道之強勁,氣勢之壯闊已是當下他所能發揮的極限。

劍出,劉睿影卻雙目微合。

他知道無論如何,這成敗生死卻也已經是定數了。

生則不負這春日光景。

死則也落得個酣暢淋漓。

沒曾想,這獠牙鬼面竟是不格擋也不閃躲。

劍鋒徑直砍過他的胸膛,毫無阻擋,劉睿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這一劍到底是中了沒有……

余力未盡,劍身帶著劉睿影仍舊向前沖去。

還未踏出幾步,一股舒服就從腰間傳來,將他的勢頭止住……

劉睿影低頭一看,那道長鞭卻是卷住了自己的腰身。

不得已,他只能反其道而行之,身形猶如陀螺回轉般竟是脫開了身。

趁著對方鞭子還未縮回,劉睿影竟是牢牢抓住這鞭頭,用力一拉,借力讓自己朝著那獠牙鬼面撲過去,同時再出一劍。

這一劍的當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即便是那獠牙鬼面,也不會想到劉睿影竟然會有此驚天地,泣鬼神的機變之功力!

看到這道劍芒,甚至連他賴以棲身的煙幕都略微有些退讓之意。

劉睿影只有兩只眼睛。

對上這獠牙鬼面的三面九眼絲毫不占優勢。

但是此刻他的眼神卻很平靜。

沒有殺戮時的血腥快感。

也沒有顧影自憐的悲哀無助。

更沒有因體內勁氣已被完全抽空的疲態。

平靜的猶如一把靜止的鐵器。

平靜而又冰冷。

像那月華卻又毫無溫婉。

劉睿影笑了。

這笑容也同樣很平靜。

沒有對自己安危的擔憂。

也沒有轉瞬即死的悲哀。

更沒有力戰不敵的落寞。

平靜的像是悄然開放的花朵。

平靜而又孤傲。

像那冷雨卻又不帶溫度。

這是不自量力嗎?

劉睿影不知道。

但他知道若是要一往無前,那便該當如此。

不管這一劍能否破的了朗日。

不管這一劍能否清的了君側。

他都要出劍。

三丈遠。

劉睿影足見再一點地助力,右手把劍尖壓的更平。

兩丈遠。

獠牙鬼面周身的炙焰已經將他的臉烤的緋紅一片,劉睿影瞇起眼,始終盯著劍尖的方向。

一丈遠。

“啪!”

劉睿影這必殺的一劍,卻是被獠牙鬼面兩手死死夾住,存進不得。

猛然間,他看到一股玄青色的劍光在眼前一閃而過,緊接著卻是胸口一陣發涼。

他低頭,一把劍從已是從前胸到后背,把自己捅了個通透……

劉睿影抬起左手想去抓住那把劍鋒。

他心想即便是死掉也要做出點態度,不能就這么平平無奇的倒下去!

既然這生時沒得選,那死前終歸還是由自己說了算吧?

想了想,劉睿影終究是沒有去抓那劍身,反而是挺著身子又往前走了兩步。

他要拼勁最后一份力,最后一分勁氣,將手中劍再向前送出一分。

即便仍舊是刺不到他,只要往前送一分便好。

哪怕是半分也行。

“咚!”

猛然間,一股劇烈的勁氣在劉睿影體內炸響,將其身子彈了出去,撞到了墻面。

劉睿影還在詫異為何這墻卻是又再度復原時,卻看到獠牙鬼面一直隱于煙幕中的第三面突然張口,如長鯨吸水一般把這密實沉甸的煙幕全都吸入腹中……

“老十,覺得如何?”

“悟性機變俱佳而信念意志超群!”

獠牙鬼面不知身處何處,竟是與他自身氣息截然不同。

此間仿佛一方天土凈國,容世間諸般美好于一身。

樣樣皆稀奇,件件都不同!

其中不時有人群踏云而行,光彩照人。

國中,處處有花臺,面面都光明。

玄光閃爍,忽隱忽現。

玄音裊裊,繞梁不絕。

宮殿、樓閣、神樹皆具靈性。

由下至上,萬事萬物皆華彩端莊。

此方天土凈國內雖無日月爭輝,卻坐擁星斗漫天,挪移輾轉間不化晝夜,不分四季。

世間該有之崇山峻嶺,萬丈深淵,飛禽走獸,也是因有盡有。

在往前看,又有八座琉光寶池,各呈不同顏色。

寶池上方,十大花團錦簇,常年盛開,不生亦不滅,不變亦萬變。

每座花團上除了末端第十座外,皆端坐有一人,看相貌卻是哥哥儀表堂堂,正大威嚴。

居中之人口中的老十就是方才把劉睿影逼上絕境的獠牙鬼面,此刻卻也已經化為人形,和其余舊人無二。

“還是暫且靜觀。‘勢’傳斷檔已久,卻還是要小心則個……老十,此事還是要你多多費心了。”

居中之人說道。

————————————————————

丁州府城內,祥騰客棧中。

“掌柜的,你可知那日前來給我送書之人住在何處?他叫劉睿影。”

趙茗茗拿著一封信,卻是想要給劉睿影寄出。

無奈,她確實不知道劉睿影的地址,當下只得想掌柜的詢問。

“嗯……可是那日晚上與您二位小姐飲酒的那位?”

掌柜的確認道。

“就是他,那個自己說自己是江湖人,還穿的花里胡哨的那個!”

糖炒栗子搶過話頭說道。

她對劉睿影那件兒省旗官服記憶猶新。

“哈哈,這位小姐可能不知道……他可是查緝司的省旗大人,您口中那所謂的‘花里胡哨’可是查緝司省旗的官服,多少人想穿都穿不上的。”

掌柜的或許也是頭一次聽有人敢評論說查緝司的官服花里胡哨,因此不由得笑了笑。

“我們家小姐問你的是他住在哪里,并不是他做什么的,你聽清問題好嘛!看你耳朵也不小嘛,還肉呼呼的……”

糖廠栗子說著還瞬時伸舌頭舔了一圈嘴唇。

但這不該是少女可愛的一幕看在掌柜的眼里卻是莫名的恐懼……輕咳了兩聲后說道:

“這位小姐說的是,卻是在下方才失態了……這位省旗大人很是面生,似乎不是丁州府城中查緝司站樓的那幾位。或許是外地前來辦事出公差的,在下也不甚了解。但二位小姐若是想尋人的話,可以去查緝司站樓內問個仔細。”

掌柜的說道。

趙茗茗向他問清了扎基寺站樓的地址后,便把信交給了糖炒栗子,讓她前去轉送,自己卻是轉身又回到了樓上屋內。

她是再也不愿出去上街拋頭露面了……現在全丁州府城都知道了這祥騰客棧內來了一個可敗盡人間春色的絕世美人,還帶著一個古靈精怪的可愛丫鬟。

這讓不少紈绔浪蕩子都卻是沒日沒夜的在祥騰客棧里里外外的蹲守,就等著她下樓出門時一度芳容。

若是能搭上一兩句話,得了姑娘偏愛,那可就更了不得了!

原先是這丁州府城內可是有著湯中松!

他一出手可是沒人敢跟他搶……畢竟你明天再大能打得過丁州州統府嗎?后臺再硬能贏得過丁州作州統嗎?

現在倒好,他一走,這丁州府城內的紈绔們確實猶如沒了主心骨兒一般……每日無所事事的不知該干些啥,不得已只能沒事兒找事兒的拉幫結伙,天天吵來打去的。

但是卻總有一道冷厲的目光,堅定而決絕的指向趙茗茗。

她知道這是誰,也知道他想做什么。

但是自己卻還未決定此事究竟該如何處理才好……歸根結底,還是她不想殺人。

劉睿影說道。

“那分黑白斷是非是讀書人嗎?”

糙漢子鐵匠又問道。

“半個讀書人?都是肉體凡胎,囫圇身子,怎么還有半兒對半兒一說?”

劉睿影對這說法很不贊同。

“能言善變是讀書人嗎?”

“也不算。那村中老翁只字不識,片卷不讀,卻也能分清道理,糾正對錯。”

劉睿影說道。

糙漢子鐵匠反問道。

“不算。那街邊不識字的乞丐,嘴里的唱詞兒也不是極為合轍押韻嗎?讀書人終歸還是要落在這個書字上才對!”

劉如意打趣般說道。

劉睿影對著后方問道,卻是糙漢子鐵匠也進來了正廳。

不知怎的,他覺得自己這便宜師傅一進如這祠堂,周身的氣場就變了個樣兒,眉宇神情間也不再是那般吊兒郎當。

他與向來沒有章法的酒三半不同,劉睿影卻是沒有徑直的走去最后看那面花花綠綠的泥墻,而是規規矩矩的進入了正廳。

閱讀邊月滿西山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