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其他類型 > 迷引寒蝶

第九章:圣女詢問澤曦

  • 作者:浣清潼憐子
  • 分類:其他類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行了,去吧!”

她只等教母重新進去將門關上了才走,一邊走一邊竊竊私語:“剛才我說的話應該沒有被聽見吧?

心里暗暗的想著:“這子桑御醫,醫術高明,果然是名不虛傳,竟真被他診斷出了端倪來。。。”

便像兔子一樣瞬間沒了蹤影。。。

而教母重新回到房中,看著眼前的迷,想到之前與子桑御醫的談話。

“遵,教母”

樓淑瑤有些尷尬的轉頭:“教。教母,您還有何吩咐?”

教母笑著說:“也沒什么,小錦那邊兒怎么樣了?”

樓淑瑤忙說:“遵教母!”

瑤磬子你個倒霉丫頭兒,可別怪我沒給你留好吃的,誰叫你是那個倒霉蛋兒呢!嘻嘻嘻。。。”

正竊喜著,背后卻突然傳來教母的聲音:“淑瑤,你等等。。。”

曉曉忙點頭:“嗯!”

“好,那賢哥哥留下來陪你好了!”

曉曉立刻露出了天真可愛的笑容。

賢便給他換好睡衣,洗漱完畢后,熄了燈。

曉曉轉過身來對他說:“賢哥哥,你能給曉曉唱首安眠曲嗎?

或者講故事也行,以前在納蘭仙府的時候,靜姝姐姐每次都會給曉曉唱安眠曲的。”

賢摸著他的頭:“是嗎?曉曉想聽,那賢哥哥好好想想。”

他忙點著頭,賢便看著窗外一輪彎彎的月亮,

一邊摸著他的頭一邊唱了起來:“月兒彎彎當頭掛,正是夜半三更時,哪家小兒不睡覺,快快聽我安眠曲。人生難得安逸時,正是夜半睡覺時。。。”

曉曉很快進入了夢鄉,夜深人靜,只聽得窗外的蟈蟈兒和蛐蛐兒互相比賽的鳴叫聲。。。。。。

——————————————

第二天

圣仙宮內,閑逸閣大廳中

(閑逸閣:圣女平時休閑與寢宮住所。)

一個仙官女兒疾步走到閑逸閣大廳內,隔著一層藍白相間的水晶吊墜,后面還有一層淺灰藍色的碧紗簾,

向里邊兒的圣女說到:“陛下,澤曦和常棣,二位御醫仙官兒給您送新制的仙云煙來了!”

隔著簾子看不清里邊的人臉,只能看見圣女慵懶的側坐在一張紅藍繡花的錦繡鑲金座椅上的身影。

還隱約看見她身著一身淺灰藍色的金絲繡紋的錦緞華裳,臉上帶著一個扇形金制鏤空面具般的裝飾物,但卻看不清細節。

懷里隱約看見抱著一只棕黃色的玉松兔,耳朵長長的,末梢是一根根黃色棕毛。

肚皮稍稍泛白,圓滾滾的,顯得可愛又俏皮,眼睛是異瞳色,左眼為寶藍色,右眼為鮮紅色。

右邊兒一張暗紅鏤空雕漆圓木桌上,還站著一只正在嗑瓜子兒的棕紅色玉松兔。

也是異瞳,一只眼睛為琥珀色,一只為淺綠色。

棕紅色這只是公的,一公一母,它們便是圣女的圣靈寵。

因兩只都被圣女養得胖得出奇,所以公的叫滾滾,母的叫圓圓。

圣女常愛說:“圓圓滾滾天生一對兒。”

圣女一邊抽著仙族特有的仙云煙,一邊撫摸著那圓圓的腦袋。

廳里煙霧繚繞。。。

這仙云煙是由四季收集的花瓣曬干合著仙食血一同制成。

仙云煙雖說是煙,卻對身體無害,反而能提神醒腦,滋補養身,不同的配料還有不同的療效,通常會加一些補身的仙藥一同制成。

[而這其中的仙食血,是最早入宮的赫連依的血。

這赫連依便是那只“半吊子”的雪精靈混血食種,因特殊原因,從五歲就入了宮,一直服侍圣女至今。

這赫連氏族也是前朝貴族的一支。]

而那煙桿則是由黃金細致雕飾而成,上面還鑲嵌著藍白水晶,筆直細長。。。

只見她擺了擺手,示意傳他倆進來。

“遵陛下!”

那仙官女兒答到。

這仙官女兒正是圣女的其中一個貼身侍女,喚作念慈。

見她一身淡黃色紗織錦衣,領口與袖口看見里面一件白色碎花衣裳。

配上淺紫色的腰帶,再系上珍珠白玉腰牌,是圣女親賜,也是她身份的象征。

而另一個喚作浮西子,她站在簾子里邊兒,圣女的左側給她扇著扇子,也只看得見一個身影兒。

但隱約能看見她身著淡橙色錦衣,淺藍色腰帶,配上春日青色的玉腰牌,同樣圣女親賜。

緊接著,子桑澤曦便走了進來,而他弟弟常棣捧著裝著仙云煙的檀香木盒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

澤曦先上前給圣女行了仙族扣手禮:“小臣澤曦,給圣女陛下請安,陛下萬福金安!”

而常棣將盒子遞給一旁的念慈,也恭敬行李:“小臣常棣給陛下請安,陛下萬福金安!”

只聽里面傳來一個十四歲少女的聲音:“澤曦愛卿,常棣愛卿免禮!”

二人同時說到:“謝陛下!”

便起了身,這時圣女才稍稍將身子坐正:“聽說,昨兒個教母把你倆請出宮去了?”

澤曦如實回答:“正是!”

圣女好奇的問:“是她自個兒生病了嗎?”

澤曦頓了頓:“回陛下,并不是。”

圣女接著問:“那是所謂何事?”

澤曦有些緊張的看了眼一旁的弟弟:“是。。是為一只小仙食。”

澤曦之所以會如此緊張,是因為昨兒個教母臨走前特地囑咐過他,千萬不能告訴圣女她私自處刑的事兒。

可無奈君命難為,令他十分為難。

圣女似乎來了興致:“噢!你是說本尊未來的小食種兒嗎?”

“正是。”

圣女越來越激動:“快快說給本尊聽聽,是生了什么病,要你親自出馬!”

澤曦額頭不由滲出汗來,而常棣在一旁始終低頭不語:“不是生了病,是。。是受了傷。”

“澤曦愛卿,你能不能把話兒說清楚一點兒,不要本尊問一句答一句的!”

圣女似乎急起來,澤曦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遵,陛下。是受了杖刑,高燒不退。。。”

圣女頓時覺得有趣,撓了撓圓圓的雙下巴,將滾滾手中的瓜子仁兒搶過塞給圓圓。

又接著說:“杖刑?這好端端的為何要受杖刑?實在太有趣兒了!那你。。。”

澤曦連忙說:“陛下,小臣只是負責去看病的,其他的小臣什么也沒多問,什么也不知!”

圣女卻笑著說:“澤曦愛卿如此緊張做甚?

你放心,本尊不會為難你的,這些已經夠了,日后本尊自會親自去問個清楚的。”

說著又抽了口仙云煙。

澤曦聞著這香味忙說到:“陛下,小臣最近新調制了幾款仙云煙,已經帶到,陛下可想一嘗?”

圣女十分欣喜:“當然,你把它們交給念慈便是,你也忙著,就不必親自伺候本尊了,退下吧。”

澤曦連忙跪安:“遵陛下,小臣給陛下跪安!”

常棣也跟著跪了安:“小臣常棣給陛下跪安!”

念慈將盒子遞給一旁的小仙女兒:“澤曦御醫,常棣御醫,請吧。”

“有勞念慈仙女兒了!”

便一同出去了。。。。。。

待他們出去之后,圣女問一旁的浮西子:“浮西子,你說還有多久,本尊的小食種兒們才進宮啊?”

浮西子笑著回答:“回陛下,快了,還有最后一個月了!”

圣女卻有些不耐煩:“怎么還要等一個月?”

浮西子忙說:“陛下,這按照規矩,就得等到您十五歲破界之日的前四個月才能進宮的,現在剛好還有五個月。

再說,這么久您都等過了,還差這一會兒嗎?”

而圣女卻嘴角微微上揚,又將滾滾手里剛剝好的瓜子仁兒一把搶過來,圓圓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她。

而這次她卻塞進自個兒嘴里,圓圓滾滾都嘟嘴看著她,滾滾又只好另剝一個遞給圓圓。

圣女一邊摸著它胖乎乎的身子,一邊邪笑著說:“你說那挨打的小食種兒會是他嗎?”

浮西子一臉疑惑:“陛下說的他是指誰?”

圣女只笑而不答,接著又抽了口仙云煙,繼續撫摸著圓圓的腦袋。。。

整個閑逸閣內彌漫著仙云煙淡淡的幽香,混著熏香,變成甜甜的空氣飄向窗外。

大廳里仍然煙霧繚繞,久久不散。。。。。。

賢溫柔的說:“沒事兒,放心,只是向往常一樣,罰跪而已,已經回去了。”

曉曉依然放心不下:“真的嗎?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教母媽媽那么兇過,我走之后,她真的沒有打迷哥哥嗎?”

賢蹲下來摸摸他的頭:“賢哥哥什么時候騙過曉曉呢?”

又回憶臨走前對他的叮囑:“澤曦啊,希望你回去之后,蝶兒要是盤問你可千萬什么也不能說!”

“澤曦謹遵教母囑咐!”

——————————————

曉曉咬了咬下嘴唇,害羞的說:“那賢哥哥,今晚你能留下陪曉曉睡嗎?曉曉一個人害怕!”

賢笑著問:“曉曉真的想讓我陪你?”

當晚,納蘭曉房間內

納蘭曉十分擔憂的問:“賢哥哥,迷哥哥真的沒事兒了嗎?”

太尷尬了吧,還是趕緊走吧。。。”

“小錦自然還被您關著哭鼻子呢。教母可是要放他出來?”

教母接著說:“最近可都別把他放出來,多給他送點兒吃的去便是。”

便出去了,走出去之后瞬間活力四射,小聲竊喜:“終于可以去大吃一頓了,

閱讀迷引寒蝶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