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歷史軍事 > 大靖長風錄

第二卷 京華風云(下) 第五章 祝酒屠蘇

  • 作者:三昧丹青醬
  • 分類:歷史軍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兒臣恭祝父皇,新的一年里,福壽康寧,龍騰萬里,鞭撻北蠻,氣震關山!”

太子率先捧上一杯新醅的熱騰騰的屠蘇,開始向帝、后分別予以祝詞。

輪到他時,竟也不慌不忙的舉起杯來,溢美之詞妙語連珠。

路乘風還是第一次要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那些客套文雅有順耳的美言敬詞,雖天生一張巧嘴,難免不同于久居皇室深宮中耳濡目染的一干人等。

還好他人微言輕,亦尚未入冊,坐在中下席間,有的是時間豎起耳朵仔仔細細將前人們的套路都聽了個遍。

正元殿中頓時恢復了其樂融融,更顯上下一心。

龍顏大悅,滿面紅光的舉起金龍大宴桌上那只雕金嵌玉的金甌永固杯,意氣風發,高呼道:

“愿朕的大靖山河永固!國祚永昌!朕的子孫臣民,福延萬年!”

“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業!”

眾人說完此句吉祥贊歌,便一齊山呼萬歲。

其聲如龍鐘,響徹云霄。

沒錯,路乘風要納入皇族名冊,確屬家事,但皇室家事更是國事。

皇上口中稱贊的雖說是禮儀風采,心中所系之事,恐怕是節前那樁江氏滅門案的有關傳聞吧!

久在這朝堂之上、深宮之中的皇親國戚們,一個個都是捕捉風吹草動的高手,這會兒不免的心里都暗自揣摩起來:

這天!恐怕是要變了啊!

不過,這路乘風既然是冕王流落在外的野孩子,干嘛入了京后總跟在宣王背后瞎摻和?

江氏一案,按現在這風聲勢頭,恐怕太子是不會放過他的!

要說他這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兒,可真是一點都不像他那個怕事又怠惰的父王!

不過,身為皇孫,就算他冕王一脈缺乏長遠的謀略,無心皇座,是否也應不偏不倚,居中看戲?

也不知道宣王到底許給他什么好處?

這個野生皇孫,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眾人的心中一片嘖嘖稱奇,卻是霧里看花。

官場的老油子們自是看不懂路乘風的赤子之心。

他若說出心中大志,自己實乃無欲則剛,是否就像亮出底*褲一樣,會被人笑掉大牙!

話說大靖朝的除夕夜,百姓們都徹夜守歲,通宵不寐。

宮中的貴人們卻是一個個推杯換盞,早已喝到上頭。

尤其是靖帝,被所有的路氏皇親一輪輪敬酒下來,早已不勝酒力。

當皇帝真難!不僅得有個好腦子,還得有個好腎!

路乘風第二次出恭回席,看著那金龍大宴桌最尊重之所在,正一步三倒地蹣跚著被人扶回寢宮,斑斑的兩鬢銀須被口鼻之間的酒氣吹的一撇一撇的,生動極了。

路乘風不禁啞然生笑了。這個普天之下至高無上的人,也有弱不禁風又可愛無拘的一面,還真是難得一見!

莫不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家宴,還有這輪番敬酒帝后的皇族規儀,就是為了讓這些皇親國戚們借酒壯膽,好在高高在上的靖帝面前也能耍一回威風?

還真是痛哉快哉!平日里被訓誡、苛責或有過埋怨、不甘的,都湮滅在這一口小小的酒杯之中。

頃刻間,君臣便在酒中肝膽相照,話盡忠孝仁義。

說人話就是,一切都在酒里了!

和他們21世紀的酒桌文化,異曲同工!

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要不是怕被念叨皇室規儀,君子端方之類的,路乘風恨不得變個骰子出來,五魁首六六六,大吼一聲,決戰到天亮!

熱鬧的宮廷晚宴就這樣在表面一團和氣的歡歌笑語中結束了。

出宮時,恰逢子時。

京華城上空,皇城內外,火樹銀花不夜天,爆竹聲聲響徹云霄。

新年已至,舊歲除。

少年人望著漫天璀璨的煙火,眸子里一片歡欣喜氣。

“乘風啊,父王和母妃平日里常駐長州,初六你正式造封入冊之后,我們便又要返程。”

冕王沉吟了片刻之后,壓低了嗓子,語重心長道:

“我回京以后,也聽說了一些事情。最近京華城里鬧得沸沸騰騰的江氏滅門案,你是怎么卷進去的?”

路乘風第一次與親生父親同乘一車,不由的心生歡喜。

他原本看他這父親,眼里全是嫡子小勤兒,沒想到宴畢出宮之時,竟拉著他一道上了那金碧輝煌的親王專用馬車,不禁愕然。

此刻方知,原來在這等著呢。

他有點拘謹,但又想顯得自己滿不在乎的樣子,兩手一攤,答道:

“啟稟父王,兒臣那日正好在南施街上,聽到有人喊救命,便去救人了,沒想到拔出蘿卜帶出泥的,牽連出后面這一大攤事來。”

“此話當真?怎么偏偏就那么剛好!你老實回答我,是不是老四叫你去查的?”

冕王見狀,眉頭都皺了起來,一吹胡子,正色道。

“真沒有!兒臣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路乘風拍了拍胸脯,正氣凜然道。

冕王那對眼帶桃花的細長眉目此刻竟升起來一絲寒意來!銳利的目光緊緊逼視著眼前這個才相認一天的兒子。

路乘風竟也毫不遜色的抬頭將眼光迎面而上。

父子倆虎視眈眈,相顧無言。

話說這大年初六,是大靖一年一度奉天祭祖的日子。靖帝定在那天封他入冊,自然是并與奉天祭祖儀式一同舉行了。

一可及時告祭皇室祖先有子添丁,二可借大年初六黃道吉日納喜呈祥,三可彰圣躬儉行以效天下。

一舉三得,妙哉妙哉。都不用欽天監掐指一算了。

剛要松一口氣翩然落座,卻聽靖帝發話道:

“乘風啊,你近日禮儀風采甚有長進。這樣吧,就定在大年初六。”

路乘風聽的一愣。

先前說要等欽天監演算黃道吉日,同時留京習練皇室規儀,自是在暗中觀察路乘風的一舉一動,是否可堪大任。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眼睛都擦的雪亮。看樣子,皇上對冕王這個私生子的表現大為滿意,竟在禮部、太常寺、欽天監官員都缺席的除夕家宴上,向各位皇族中人先行宣布了這個決定。

冕王趕忙起身,喝道:“還不快謝恩!”

路乘風這才明白,靖帝這是下令要在大年初六給他正式造封入冊了。

按照慣例,眾妃嬪、皇子、皇孫、宗親皇族等人陸續祝詞,一個接著一個,井然有序,氣氛熱烈。

靖帝說罷,便仰起脖子,將那金甌永固杯中的瓊漿玉液,一飲而盡。

所有人紛紛跟著舉杯同賀,與君同樂。

樂聲甫一奏響,席間眾人皆一同起身,觥籌朝向靖帝的方向,叩首敬拜,異口同聲道。

閱讀大靖長風錄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