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口大黑鍋

第二十八章 出事了

  • 作者:漢胄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所以你想說什么?”景炎看向林依璇,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反對。

“我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畢竟之前那個陳松也是我丈夫,盡管只是名義上的,還有,我想知道景炎到底怎么樣了?”

然而林依璇并沒有向他解釋什么,只是一臉期待地看著景炎,希望能夠從他那里得知自己想要的答案。

林依璇聽了這話輕輕嘆道:“或許你說得對,但我只是忍不住想多問一句,畢竟他,他是我心中掛念的人。”

“你掛念他?這可是奇怪了,你們之間有沒有什么值得回憶的往事,為什么偏偏掛念他?”景炎根本沒有想到林依璇竟然在掛念著自己,頓時很是詫異的問道。

其實景炎本來沒有必要一直買彩票中頭獎,因為這么干會給自己惹來麻煩,可是他偏偏要這么做,主要原因就是要向司愷琦證明自己,自己離開林家一樣可以生活,而且生活得更好!

景炎這樣的表現反而讓林依璇有些不知道該怎么開口,猶豫了一大會,林依璇這才說道:“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感覺你已經不是你了。”

“什么?”景炎沒想到對方竟然這么敏感,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不方便?這話就見外了吧?雖然你離開了林家,可是咱們還是夫妻啊,那結婚證上可還明明白白寫著呢。”

對于這樣的話景炎自然無法拒絕,只能按照林依璇所說的上了車,坐到了后座上。

“你想說什么?只管說就是了。”景炎躺在后座上,一臉不配合地說道。

然而他現在還不確定所謂的殿堂級是不是就是覺醒者?而且覺醒者的實力也是有差別的,不過他并不知道覺醒者的等級是如何劃分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復制哪一個等級的技能。

景炎詢問達叔,可是達叔竟然說他沒有權限去問這些東西,這讓景炎的心中十分郁悶。

過了沒多長時間,景炎的手機鈴聲響起,他把手機掏出來一看,發現給他打電話的竟然是林依璇。

景炎頓時奇怪不已,不知道林依璇為什么在這時候給他打電話。

景炎接通了電話,只聽得林依璇說了一句:“你有沒有看到天上有一輪月亮升起,好奇怪,今天怎么有月亮?”

隨即林依璇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隨即電話那頭再也沒有了聲音。

“喂,你怎么了?”景炎頓時心中有些慌亂,他知道發生了不好的事情,連忙邁開兩條腿,迅速的沿路追尋著林依璇。

“請不要怪我,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不舍棄過去的陳松,就沒有將來的景炎。”

想到這里,景炎又對達叔抱怨道:“達叔,我感覺我替陳松背了一口特大號的黑鍋啊,我剛剛重生的時候是頂著他的惡名和罪行而活著,要為他洗清罪名,可是后來發現不止如此,我還要幫著他養活他的妻子,我都離開她的家了,她還找過來讓我回去,而且這離婚手續到現在也沒辦,這可是又一次背鍋,可是我只從陳松身上得到一次補償,這恩本不符合穹隆宮的背鍋設置啊,所以殿靈是不是考慮再給點補償......”

“最后在景炎的忽悠下達叔又贈予他一張殿堂級技能卷軸以作補償,并且警告景炎,這是最后一次,之后休想因為陳松的事再獲得任何補償。

“你的直覺是對的,我的確不是陳松,真正的陳松已經死了,他的死是自食其果,罪有應得,害人不成反害己,至于景炎,我只能告訴你,他并沒有死,不過也并不是原本那個景炎了,你現在已經知道答案了,是不是該回去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回去了,對了,既然你不是陳松,我們之間的一紙婚約自然也已經無法約束你了,改天我就把離婚協議給你送過來,你只需要簽上字,咱們之間就再也沒有關系了。”林依璇欲言又止,她其實想問對方景炎究竟去了哪里,不管現在是什么樣子她都能接受,可是自己的心思卻不能向一個陌生的男人說,所以最后只是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然后看著景炎打開車門下了車。

在看到林依璇離開之后,景炎也是暗暗嘆了一口氣,雖然他本人就是景炎,可是他卻根本無法向對方去證明自己的身份,而且他現在也不愿意再去做林家的贅婿,雖然她直言自己是她所牽掛的人,可是誰能保證這是不是她在詐自己呢,而即便是她說的是真的,這牽掛的程度能有多少也是一個未解之謎。

“看起來這陳松真的是死透了,從他身上榨不出一點一滴的油水了,”景炎哀嘆不已,好好的一條發財之路就這么給堵住了,不過他隨后想到一個問題:“這殿堂級是不是就是覺醒者?”

景炎的心中其實還是很激動的,畢竟自己現在雖然擁有媲美覺醒者的力量和敏捷,可是沒有任何特殊的能力,這意味著他比真正的覺醒者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然而現在有了這個技能卷軸,只要找到合適的人物,從他們的身上復制出技能來,自己就相當于是一名真正的覺醒者了。

當然,景炎也承認,自己生前也對林依璇產生過好感,但也僅限于產生好感而已,再說了,不管如何,對方也是自己發小名義上的妻子,如果還是繼續糾纏不清的話,別說在自己心里過不了這個坎,即便是以后在張茂面前也抹不開這個面子啊。

所以他思來想去,決定還是先結束這一段比較混亂的關系,自己才能夠順理成章的自立門戶,否則的話以上門女婿的身份寄人籬下,今后哪里還能有自己獨立的生活和地位?

“景炎?”景炎皺了皺眉頭,隨即問道:“你問陳松倒也無可厚非,可是你為什么又要問景炎的生死?他跟你可是沒有什么關系。”

卻見林依璇說道:“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女人的第六感覺,或者說是一個女人敏銳的直覺,自從那一天你離開林家,不,自從那一天早上你從外面回到林家開始,你就變得不一樣了,以前的陳松唯唯諾諾,特別能夠忍辱負重,但是我能夠感覺的出來,他的內心一直以來并不平靜,屬于那種表面老實,然而內心陰暗的人,我之前與他雖然名為夫妻,可也在暗中提防,因為經常有媒體報道,這樣的人一旦爆發出來,往往會在將自己毀滅的同時也能毀滅別人,可是從那天早上開始,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那種刻在骨子里的自信和滿臉的剛毅倔強絕不是能夠裝出來的。”

其實林依璇還有話沒有說出來,陳松身上發生的變化何止如此?關于哪一次景炎做的菜的問題,她后來又對景炎剩下沒炒的哪些蔬菜全都進行化驗,跟普通的菜都沒有任何區別,這就證明了景炎身上一定發生了神奇的事情,還有,景炎連續中了50注500萬的彩票,這種事情也很玄幻,就連司愷琦聽說消息之后都連連驚呼不可思議。

林依璇淡淡一笑,那絕世的風華立刻顯露了出來,她對景炎說道:“車門沒有上鎖,你可以不回去,但是上來說會話總可以吧?”

閱讀我有一口大黑鍋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