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都市言情 > 萌娘女帝的傳奇人生

133所有人都得給你陪葬

  • 作者:影夏夕
  • 分類:都市言情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為什么呀?我就要出去玩嘛。”就算謝皇后想對付她,也都有十來天了,總不能讓她天天困在府里,甚至一輩子吧!而且謝皇后不可能日日派人守著她吧!

“言歡,你要看著她。”尉遲澈立刻清醒,前幾日鐘離華森和蕭翊可是交待過他要看好她,可不能讓她出門,最近外面她的流言蜚語越演越烈,怕她聽到了會難受。

明媚燦爛的陽光灑在雪面上,在日光的照耀下泛起五顏六色的亮光,美不勝收。

安婧語閉上嘴,選擇放棄。心里想著等晚上他們幾個回來給他們臉色看,到時候還準不準讓她出門。

銀裝素裹的樂安府真是美不勝收,宛如被蓋上一層層的杯子。

“可以啊,就到花園里,不準走出府邸一步。”

“我要出去玩!今天一定要出門!”再不出去!她就快要瘋了!

安婧語坐起身,準備掀被子下床。

北風吹,雪花飄。

“小主,天晴了,要不要出去玩?”言歡一大早敲門進來,卷窗簾,打開窗戶,讓冬日溫暖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來。

“嗯……真的?”安婧語睜開惺忪睡眼,揉揉眼睛,見到刺眼的陽光,才相信是真的天晴了。

“小主再堆一個就回屋了好不好?”言歡蹲在她身旁,雙手只戴著毛線織成的手套,這還是她這幾日無聊編織的第一雙手套,他很是寶貝,真不想弄臟了。

衛銘聽她召喚便走了過來,卻不料她突然站起身,雙腳一麻,往后面倒去。

“啊——”

“小主——”衛銘大喊一聲,伸出雙手,幸好及時托住她,才沒讓她倒在雪地上,出洋相。

“小主,怎么了?嚇死我了。”言歡木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站起身摸摸她身子,看看她有沒有摔疼哪。

“叫你別玩了,又不信,差點摔倒了怎么辦?”他忍不住埋怨一句,眼眶有著淚光閃爍。

“呵呵呵……”被他們兩個盯著看,她不好意思地訕笑一聲,下一秒就裝可憐。“我腿麻了……阿歡……我好難受……阿銘……”

腳麻的滋味太難受了,不敢了不敢了,以后都不敢長時間蹲在地上了,她的腳唉,又麻木又酸軟,好似還有一股微弱的電流穿過,太難受了。她只能整個人靠在衛銘身上,動彈不得。

“回去吧!語兒。”衛銘把她抱起來,來了一個浪漫的公主抱,讓她既開心又羞澀。

他的胸膛真精壯寬闊,好溫暖好有安全感。

她貼在他胸膛上,隔著厚厚的衣物聽著他的心跳聲,雖然聽不到,但她能感覺得到,似乎和她同一個頻率跳動。

“阿銘~”她抬起頭,恰好看到他低著頭看自己,只見他臉龐隱約可見紅暈,他眼中有她,宛如把世間的快樂幸福裝進眸子。

她眼中有他,得到他全部的愛戀溫情。心有靈犀的那一刻兩人相視而笑,就算不說話,彼此也知道對方在想什么。

進到大堂,衛銘把她放在羅漢床上,屋里燒著炭火,十分暖和。

安越坐在床邊,給她按摩雙腳。“好些了嗎?”

“嗯……不難受了,謝謝你們,有你們在我身邊真好。”她不吝舍地把他們夸了一遍,露出八顆潔白整齊的牙齒,笑得賊兮兮。

三人相視而笑,歲月靜好,無人打擾這段短暫又快樂的時光。

“小的參見縣主。”這時阿周進來,撞見他們和樂融融的說笑,有些尷尬,自己貿然打擾怕她生氣。

“交給你的事情辦妥了。”安婧語問的是每個月底采辦禮物送給紅蓮姑姑和文清樓長的事。

上個月底就是交給阿周辦的,禮物買得很合她心意,沒有出現用真銀子買假貨糊弄她。這個月到了月底,今天天晴了,她就讓他出去采辦,都快中午了才回來,應該是辦妥了,等到了下個月一號就讓衛銘送過去。

“小的快買全了,就是……”阿周欲言又止,臉上表情很復雜。

“怎么了?”她記得阿周性格很直爽的。

阿周咬咬牙,看了一眼衛銘又看著她。“小的在采辦時無意聽到有人議論紅樓的紅蓮姑姑臥床不起,情況很嚴重。”

他打聽過那人就是對樂安縣主有恩的紅蓮姑姑,才特意來稟告一聲。她知道縣主這段日子拘在府里不曾出去,應該是不知情。

若是紅蓮姑姑度過難關,恢復健康,他說與不說倒沒什么了,若是紅蓮姑姑因此出了事情,縣主連最后一面都沒來得及見到,豈不是他的過錯?

“怎么會?我記得姑姑她身體一向很強壯的啊。”安婧語有些難過和擔心,站起身走到阿周面前。“你快說仔細一些,她是什么時候生病的?生的什么病?”

“小的聽說是三四日前不小心染了風寒,沒出兩日就病得臥床不起,現在連水都喝不進去了,有氣出沒氣進,紅樓的人都快要準備壽衣棺材了。”

“放肆!豈有此理!就染上風寒而已,怎么可能就三四日的時間病得如此厲害!紅樓怎么沒人給我傳消息?”聽到紅樓的人連壽衣棺材都快要準備了,氣得她火冒三丈。

“王爺吩咐外面的消息不能進,里面的消息也不能出。”衛銘說了一句,言下之意就是說鐘離華森這么做的原因是想保護她。

“可是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告訴我?紅蓮姑姑對我恩重如山,沒有她怎會有今日的我?我……我怎么可以棄她于不顧?”她氣得身體發抖,言歡走過來扶住她。

“小主,別激動,這事急不來,先去找王爺和蕭國師想辦法。”言歡勸道,他也知道她重情重義,絕不會背信棄義。

“阿周,你快去找尉遲公子,讓他請他表弟凌神醫到紅樓一趟,阿歡你去找王爺他兩人,我現在就要去紅樓,阿銘你想攔我嗎?”安婧語眼眶都紅了,淚水在眼睛打轉,忍著悲痛,冷靜下來才想起尉遲澈的表弟凌憶琛,是個鼎鼎有名的神醫。

風寒肯定能被他治好,肯定能的!

“衛銘不敢!”他的確不敢。

“小主……”見衛銘妥協了,言歡很是著急,就算她可以去紅樓,起碼要等瑞王爺和國師大人回來再去也不遲。

阿周聽到她的吩咐,早就匆匆離開了。言歡被她瞪了一眼,無奈之下趕緊去找鐘離華森,離開前讓衛銘照顧好她保護好她。他出門時也帶上三名會武功的護衛,因為他在她身邊大半年,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她的貼身小廝,如果有壞人想做壞事,比如劫走他殺害他,所以是不得不防。

“我們快走吧!”

“嗯。”

衛銘抱住她,直接用輕功飛上屋頂,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離開了樂安府,在街道茶樓酒肆的屋頂穿梭前進,一柱香的時間就到了紅樓的屋頂上,耳邊狂風怒號,平衡感失重,她忍著不適,堅持到了紅樓。

他把她平穩放到地面,扶住她一小會,等她慢慢恢復正常。

“我沒事了。”大冬天在用輕功飛的感覺太酸爽了。

安婧語站直身,往四周看了看,發現此處竟然是自己以前住過的追月閣,和以前一模一樣,靜謐安詳,環境干凈整潔,看來是有人定期打掃。

他們剛好停在花園里,準備離開時,恰好有一個小廝聽到聲音,尋來查看情況,等發現了他們,被嚇了一大跳。

“縣主?小的拜見樂安縣主!”

“免禮。你給本縣主帶路!我要去看姑姑。”她已習慣鐘離國男子對女子的謎之尊敬了。

“好的,小的就為縣主帶路。”那年輕小廝險些迷失在她的美貌之下,被衛銘瞪幾眼才拉回神。

紅蓮姑姑住處和追月閣隔得很近,不過一柱香的時間就到了,路上引來很多小廝的圍觀。他們都沒想到離開快兩月的樂安縣主竟出現在紅樓里,一睹真容,甚是思念。

“縣主!”姑姑身邊的護衛衛興轉身一見到安婧語,大吃一驚,見她不停下,想要闖進去,便阻攔她。“縣主您不能進去!”

“為什么不能?姑姑待我恩重如山,她病了我本應該在床榻服侍她,你快讓開!我今日非要進去不可!”

安婧語就弄不明白了,各個都阻攔她不讓見姑姑,她就想盡盡孝心而已。

“讓開!本縣主命令你打開門!”

“本衛不是有意阻攔縣主您!實在是她的情況很嚴重,好像會傳染,她身邊兩個貼身小廝都生病了。今天才發現的。”已四十歲的衛興不得不說出真相。

安婧語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屋里傳來嘶啞的叫喊聲。

“縣主別進來!縣主……咳咳咳……婧語——別進來!姑姑病了,你能來有這份心就足夠了,姑姑很高興……咳咳咳……你快回去!我的病會傳染!你快回去!咳咳咳……”

一句話被紅蓮說得斷斷續續,單單咳嗽就有三次,聲音聽起來十分的痛苦。

安婧語貼在門窗屏息諦聽,才勉強聽全紅蓮的話,實在是聲音太小太嘶啞。

“姑姑……”她哽咽著,無法想象往日光彩照人的姑姑竟生了重病,困在房里等死的憔悴樣子。

“小主,王爺馬上就來了,你不要著急。”衛銘走過來抱住她。

“姑姑!你放心!拼著全力我也要把你救回來!我可是說過要給你養老送終的。你放心等著!別失去信心,我一定會救你的。”

“你這傻孩子……快回去!我有這劫難是命中注定的,躲不了的,咳咳咳……你能有這份孝心,姑姑很欣慰了,咳咳咳……”

屋里的紅蓮面容憔悴,眼球布滿恐怖的血絲,眼底一片烏黑,明顯是一副步入膏肓之態。

“姑姑——”站在門外的安婧語聽到紅蓮不停咳嗽,嚇得她驚慌失措。

“小主,冷靜!萬事有王爺扛著,你不要沖動。”衛銘勸了一句,他答應帶她來紅樓,可沒有答應讓她照顧紅蓮,除非有太醫的診斷,證明紅蓮情況可接觸人,和得到王爺的準許。

“縣主!”文清匆匆趕來,急得他臉色一白,趕忙把她從門窗扒拉著下來,拉到遠處。

“你知道剛才你有多危險?萬一你被感染了,整個紅樓的所有人都得給你陪葬!你不想自己的安危,也要考慮考慮紅樓的人吧。”

他的話一出立刻嚇壞在場的所有人,不是他危言聳聽,而是真的有這種不堪設想的悲劇后果。

他們想起她在瑞王爺心里的位置是多么重要,能為了她放棄正夫位置,心甘情愿屈位平夫,若今日她接觸了紅蓮,感染身亡,瑞王爺豈不是會把紅樓所有的人拉著給她陪葬?

他說的話有些沖,但她能聽出他對自己的關心,只是他太緊張和害怕了,一時忍不住把情緒沖她發泄出來。

“我……我太擔心姑姑了……對不起……”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害怕和悲傷,淚水洶涌而出。

“嚶嚶嚶……姑姑……我好難受……哇哇哇……”

她大哭著,雙手捂著眼睛,不停擦去如洪水奔騰的淚水。

“對不起……語兒……”文清不自主地喊出他在夢里喊過無數次的名字,他自然而然地喊出來,沒有一絲的驚訝和害羞,垂下眼簾,他放在身體兩側的雙手握緊拳頭,隱約可見他臉上有著隱忍之色,沉默幾秒,他突然抱住她。

“語兒,語兒,語兒……”他連著叫了三聲她的名字,一瞬間他心中充滿了力量和希望。用力緊緊地抱住她,像是要把她揉進他的體內。

這一刻他仿佛能感受到她的心臟律動,他試著控制自己的心跳,與她漸漸同一頻率。

他把臉龐埋在她頸間,鼻間充斥著她淡淡的體香,很好聞很舒服,仿佛有種魔力讓他緩緩舒展緊鎖的眉頭。

“樓長……”她有些吃驚,哭聲漸漸小下來,而她垂在身體兩側的雙手抬起來,放到他后背上。臉龐埋在他寬闊又溫暖胸膛里,忽然想到什么,心跳撲通撲通跳動,小臉一紅,更加用力抱住他。

前世她在南方住了二十年也沒見過雪,沒玩過雪,沒想到今世能住在北國。

冬日煮酒賞雪景,或一邊用干凈潔白的雪煮茶,一邊賞梅花,妙哉!妙哉!

“別像個嬤嬤那么啰嗦啦!阿歡你也來嗎?堆雪人好好玩,我還要堆幾個了,阿銘你也來啊!快來呀!”她回頭看著站在自己背后一米遠的衛銘,萬年不變的冰山臉,她從未感覺他很冷。

花園某處雪地上,某個小女子披著胭脂色斗篷,正開心得蹲在雪地上堆雪人。

“小主,別玩雪了,小心手凍著了。”言歡心疼她玩了二刻鐘雪堆的雙手,幸好有鹿皮手套戴著,不然指不定那小手凍壞了。

京都的冬日漫長又寒冷,不過雪花飄飄的風景,的確是北國獨有的美麗風光。

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她一點也不嫌棄他嘴笨,不會用甜言蜜語哄自己。

雖然蹲久了,雙腳有點麻,但她也不放棄堆雪人,要堆六七個雪人,有蕭翊他們三人,有安越和沈歷風,還有衛銘和言歡,一家人都要在一起。

看著堆起來的小雪人,雖然小是小了一點,但她是第一次堆雪人,還算有模有樣,再給它加上一雙眼睛和鼻子,就更像個雪人了。

安婧語十分開心,之前的郁悶與煩躁便一掃而空。不能出去就不能出去唄!她也可以自娛自樂的。等堆完了雪人,她打算到爬到三樓閣樓唱歌,讓整個樂安府的每個角落都留下她的歌聲。

“諾!”言歡本來就是想讓她在花園曬曬太陽,可不是讓她到府邸外面玩。

“語兒,再睡一會。”還在睡夢中的尉遲澈嘟囔著,抬起手便把她拉下來,擁入懷里繼續睡。

“玉郎,我想出去玩。”她在他懷里掙扎著,撅著小嘴。

大雪接連下了三天,安婧語待在樂安府已有十來日,越發無趣。每日除了陪安越讀書,就是做甜品,再玩玩琵琶唱唱歌,晚上自是陪著自家幾個男人。

閱讀萌娘女帝的傳奇人生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