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歷史軍事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紀

339 化工組的大計劃

  • 作者:彼岸之筏
  • 分類:歷史軍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然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此時此刻化工組的成員們都有些高興不起來,大概是因為制鏡的過程有些曲折的原因吧,還有,堂堂化工組差點讓純堿這種普通化工品難住,這讓成員們有些不淡定。

不僅如此,化工組心里早就意識到一個問題,在銀鏡反應的原料里,除了麥芽糖、明膠這些輔助原料外,只有海藻草木灰能勉強替代純堿,而硝酸氨水等關鍵化工原料都來自于舊世界,考慮到目前玻璃鏡子的產量不大,溶洞里的舊世界物資還可以應付,但是,這肯定不是長久之計。

于是趙老師跟化工組的成員簡單商議后就在溶洞里當著歡呼人群宣布說,請大家先不要過于樂觀,因為不知道各位意識到沒有,當前的銀鏡反應,幾乎所有的關鍵原材料我們目前都不能自制,所以,我們化工組將首先向全體大會提出包括煤焦化工在內的建設項目,屆時還請各位鼎力支持。

趙老師認為,圍繞玻璃和制糖,相關化工項目應該早點上了,以后制鏡規模擴大,不可能依靠溶洞物資甚至醫務室里的硝酸和各種消毒液制鏡的。

化工組首先想到的是氨水,顯然是目前和今后最需要的一種基礎性化工原料,化工組的結論是:如果我們需要真正的銀鏡反應,造出高質量的玻璃鏡子,有機化工也必須提早規劃。

白糖和玻璃制品的試制成功,給穿越者們打開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門,這是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事情,因此在溶洞里,當場引發了各種討論,也由此催生出各種野心勃勃的方案……

幾道工序下來,一面鏡子的主體就在他手里完成了。

趙西河拿起玻璃片,翻轉過來,鏡子里的趙老師咧嘴一笑,嗯,就是這樣,成啦!

啪啪啪啪,圍觀群眾的鼓掌越來越熱烈,孩子們也一邊跳躍一邊拍手,有些緊張的圍觀群眾們也終于松了一口氣,歡聲笑語立刻充斥著整個溶洞。

其中還混合了滑石粉、高嶺土以及鐵銹粉。

趙老師將這種渾濁的膠體仔細地用刷子涂布在那層銀箔上作為保護層。

顧船長對此感到有些為難,對于自己而言,這次出海將面臨什么樣的狀況完全是個未知數,答應或者不答應根本沒有什么意義嘛!

當然了,顧船長對大家的要求顯然也不是無動于衷的,他立刻在具體行動上回應了大伙的訴求。

就在玻璃廠試生產后的第二天,顧晉就向執委會提出要求——恢復航海訓練,特別是驕傲號要盡快訓練恢復。

另外,還要抓緊剩下的時間讓學員們進一步熟悉一下妮可號。然后再根據訓練情況進行分組,確定妮可號和驕傲號的船員名單。

顧晉還提議,全體大會立刻開會討論此次出海的貿易品和物資準備等事項。

為此全體大會破例沒有在星期天召開,而是占用了工作日。

五月二十四日,全體會議在當天下午召開,會議的議題很快集中到兩個方面,一是遠洋航行的物資準備,二是航線和目標港口。

大伙首先討論的是貿易品和物資準備問題。到現在為止,已經生產好了的十一噸白糖肯定是要全部裝上船的。然而在確定超市里的貿易物品時,卻費了一些周折。

首先是夏小鷗代表生活物資委員會列出了一個單子,里面只有一些玻璃器皿、玻璃鏡子以及鐵、瓷的鍋碗瓢盆等日用品,品種很單一。

為此夏小鷗解釋說,這些超市物資,從理論上講都已經分配到大伙的私人名下了,所以拿出哪些,留下哪些要征求個人意見,而且數量和品種都很繁雜,需要逐一確定。

當然了,大伙都有共識,為了這次出海能開拓出市場渠道,也是為了試探市場需求,拿超市里的物資投放市場也是必要的。

但既然這些東西已經歸于個人名下,現在要拿出來賣銀子自然是要取得大家授權同意。

于是夏小鷗宣布說,生活物資管理委員會最終的決定是:這些貿易品賣出后,收入將不記入個人名下,而是進入一個基金,這個基金在座的每個人都有均等的股份。

顯然,現在是無法核算具體的貿易成本的,但因為進入了一個基金池子,有肉也爛在鍋里,所以成本核算什么的可以等以后再說。

溶洞里的現場討論會很快就結束了,大家手頭都還有不少工作要做,不過,趙老師代表化工組的發言確實起到了作用,在隨后的全體大會上,化工組煤干餾生產線和冶金組的黃鐵礦沸騰爐的建設方案得以順利通過,沒有任何刪減。

于是,緊接著,王工、駱老板、全振海和華立也分別代表機械組和冶金組也提出了建一個設備維修廠和冶鐵廠的方案,時間也是在年底之前。

毫無疑問,這是工業界人士推出的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當然了,前提條件是要有一定數量的勞動力。

面對漸漸安靜下來的人群,趙老師代表化工組表示,下面將要闡述的相關工業項目有些復雜,但我們也必須在這里給大家說清楚。

首先,化工組預訂的目標是:在年底前完成一條煤干餾生產線的設備安裝,這樣就能逐漸開始生產氨水了,至于硝酸的自制,如果在年底前出海貿易的各位能給我們帶來硝石的話,我們將安裝專用的硫酸法制硝酸設備,那個工藝雖然落后,但對我們而言還是挺好用的,因為可以因陋就簡地搞出硝酸,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冶金組的各位同仁必須把溶洞里的那座黃鐵礦沸騰爐安裝到位,這樣的話,我們才有條件生產。

當然了,這樣做雖然復雜,但能以此為契機,開始我們的三酸二堿化工大業,我們認為是值得的。

這是因為不久之后的這次出海貿易,顧船長已經答應將給老王的農業和老朱的畜牧業提供勞動力,顯然,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因此這讓一干工業界人士深受刺激,他們也紛紛找到顧船長和李三多等人,要求跟老王老朱那邊一視同仁,多多少少也帶一些勞動力回來,而且都是一再地強調:不管你們采取什么手段,男女不限!只要能干得動活,年齡也不限!

當然了,如果大家認為這樣做太過折騰,那么我們就只能上溶洞里的那套電弧法硝酸生產設備了,只不過呢,需要再修一座發電量超過一百千瓦時的水電站或者火電站專門供電。

具體采取什么方案,請大家醞釀討論一下,我們很快會向全體大會正式提出議案的。

此時化工組成員們都意識到,隨著工業項目一個一個的到來,他們身上的擔子會越來越重。

溶洞里再度爆發出熱烈的掌聲,還有大伙的歡呼聲……

當天晚上,會議室里燈火通明,很多人都自發集中在那里討論事情,以火塘俱樂部的人士為主,但也有其他人,甚至菜園俱樂部的人士也很難得地與之共同討論起來。

然而此時趙老師的工作還沒有做完,他從一個正在加熱的鐵桶里迅速撈出一種粘稠的膠體,這是老朱在牧場里用豬皮牛皮和各種家畜骨頭粉碎后熬出來的東西——明膠。

閱讀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紀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