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靈毅傳

第一卷 宗族殄兮門戶單 身執略兮入西關 第一百零九章 思念縈繞琴聲揚

  • 作者:山街藍調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阿海開始說出他的見聞:“我發現了賈義的一個秘密!”

孫澤問道:“什么秘密?”

孫澤似乎知道,但是又一臉的不可思議,回答:“我想我知道是誰,他兒子你們也都認識!”

“我靠!”三人異口同聲。

郝軍率先發問:“你們說誰是賈義的義兄啊?”

“好好好,不逗你了,說吧!”郝軍停止了打趣和歡笑。

只有阿海在一旁尷尬、無奈、郁悶……

阿海見三人笑起來就不會停,打斷了他們的笑聲:“我不說了,你們笑吧!”

“羞羞的事?”阿海一聽,臉色通紅,搖頭擺腦:“不是不是!”

靈毅見阿海紅得發紫的臉龐,制止郝軍:“好了二哥,別打趣阿海了,一會他的臉要變成弼馬溫的屁股了!”

“哈哈哈……”

“我靠,不就剛才調戲你兩句嗎?你還記仇啊?還給我來個及時報復!”郝軍笑嘻嘻的拍拍阿海的肩膀,接著說:“明早早起,和我切磋切磋!”

阿海的笑聲還沒結束就被硬生生的打斷了,連忙解釋:“二哥,我錯了,你是聰明才智,不是陰謀詭計!二哥,你聽我解釋啊,別走啊!”

接下來一整天,賈義感覺靈毅四人看他的眼神很怪異,不像平常的不屑或者憤怒,今天的更像一種嘲笑,一種把自己看穿了的嘲笑感。

下午,商隊一行到達了土陶山附近,王友和山上的土匪交接好,交了過路費,也就順利進入了土陶山范圍,這一夜,他們駐扎在了土陶山的山腳,這里是土陶山土匪的勢力范圍,只要交了過路費,土陶山的土匪就會保證在這個范圍內的安全,所以商隊今夜不是很緊張,都稍稍有點放松。

午夜過后,靈毅在一棵樹上盤膝,可是心里一直不靜,他不知道為什么來到這里后,他就會回想起上次聽見的琴聲,一想到琴聲,他又會想起姐姐,可是姐姐為了保護自己已經不能在彈琴了,失落的情緒伴隨著自己,心很亂。

不由自主,靈毅跳下樹,往山上摸去,通過上次的勘察,靈毅大致還認識路,也能躲避開山上的眼線,很順利的,他又來到了那條小路,順著小路,來到那兩間小屋旁邊。

安靜的夜晚,微弱的月光,蟲鳴聲聲,花香四溢。

只是今晚,沒有琴聲,只是屋里一盞孤燈搖曳,時不時襯托出柔弱的身影,投影在窗戶上的影子有那么堅強與執著!

等了半個時辰,琴聲依舊沒有再響起,靈毅微微有點失落,準備轉身離開。

可是剛有行動,屋里就傳來一個宛若輕靈的聲音:“既然來了,為何又忙著要走!”

靈毅停住腳步,一臉戒備,自己這么小心居然還是被發現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場戰斗?

靈毅戒備的望著小屋,屋里的女子依然坐在那里,并沒有出來的意思。

靈毅微微彎腰行禮:“小子打擾,這就離開,望主人見諒!”

說完抬步向小路另一頭走去。

“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里了,既然有緣,何不進來一聚!”屋里輕靈的聲音再次響起。

靈毅心有疑惑,這個人為什么知道自己是第二次上來呢?難道上次她就發現了自己?可為什么上次她不戳穿自己,上次自己可是為了繪制這里的地圖和防御才上來的。

不猶豫,靈毅緩緩向小屋走去,來至門前,輕輕敲了敲房門,只聽“請進!”靈毅輕步進入房內。

房間很簡陋,一榻、一案,案上一古琴、一油燈,再無他物。靈毅微微躬身,落座案前。

女子年約三十,風韻優雅,面容姣好,手指纖細,只是雙眼有色而無神。實力卻達到了武師大圓滿境界。

“姐姐,你的眼睛……”靈毅見到這個女子,不由自主的就稱呼了姐姐,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促使他這么張的口。

女子微微一笑,灑脫地說道:“天生而已,并無不妥!”

靈毅知道自己冒失,一上來就詢問別人的痛楚,這不是一個陌生人應該做的,連忙道歉:“姐姐對不起,我不知道……”

女子輕靈的聲音回答:“無事,這本是事實,不用在意。你很喜歡聽琴?”

靈毅點點頭,可是一看她雙眼不見,又開口:“是的,自小喜歡姐姐彈琴!”靈毅說道聽琴,不由又想到了姐姐,情緒有點低落。

似乎這位女子能感受得到靈毅的情緒,安慰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聽出女子的安慰,靈毅感激的說:“謝謝,我會尋回姐姐的!”

女子不在言語,取出手帕,輕輕擦拭自己的雙手,然后十指律動,一曲悠揚的琴曲繞梁而起!

不同于上次的曲調悲壯、沙場點兵、金戈鐵馬以及柔情思念、嘆息委婉。

這一次,靈毅只聽出了一種情緒——思念。

琴音從琴弦飄出,飄入空中,飄入耳朵里,飄進心里,飄進腦海里,飄進思念里!

這是離開姐姐以來靈毅最安適的時刻,雖然短暫,但是寧靜安神,宛如回到了母體里的那種舒適,只是思念的情緒不斷縈繞在腦海里。

思念爺爺、父親、母親、姐姐……所有關心愛護他的人,他都思念。

眼角似乎慢慢有一滴晶瑩,隨著琴聲的婉轉結束,晶瑩又縮回眼里!

女子撫琴、凝神,取出手帕,輕輕擦拭一下琴弦。

女子輕靈問道:“你有思念的人,可是為什么你思念的淚水沒有滴落?”

靈毅微笑著回答:“因為我答應過媽媽,不在流淚,要保護好姐姐!”

女子又問:“你母親呢?姐姐呢?”

靈毅微笑轉為思念:“媽媽陪著父親,姐姐遠在東海,我會把他們都找回來的!”

女子點點頭:“我相信你,你會的!”

靈毅轉問女子:“姐姐你有思念的人嗎?”

女子眼角有盼望,嘴角上揚:“有啊,只是他也遠在大陸東北方!”

靈毅奇怪的問:“那為什么他不回來接你過去?”

女子似有期待的說:“我在等待,等不到我將自己去!”

靈毅很佩服這個女子:“姐姐你像我認識的三個人!”

女子微笑著問:“為什么是三個人?他們是誰?”

靈毅回答:“你像我姐姐,她從小就喜歡彈琴,聽你彈琴我仿佛就回到了小的時候一樣,躺在姐姐的腿上,聽著她彈的每一首曲子,給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只是……”

當回憶到姐姐小時候給自己彈琴的時光,靈毅解決的舒服,如同沐浴陽光一樣,可是一想到姐姐的左手,靈毅有覺得心痛,如同針扎一般。

女子安慰道:“不愿回憶,可以把這段回憶關在自己腦海的角落,之后就不再難受!”

靈毅搖搖頭,堅定地說:“那是我的動力,不能遺忘,我也不敢遺忘!”

平復情緒,靈毅繼續:“姐姐四年前為了保護我,把自己的左手砍了下來,這個是我一輩子忘不掉的畫面!”

女子被靈毅的話語驚到了,她以為靈毅只是思念姐姐所以情緒變化,誰知道她的姐姐居然這么勇敢,換做自己,自己愿意失去自己彈琴的雙手嗎?

“你姐姐是個偉大而又勇敢的姐姐!”女子不知如何安慰靈毅。

“聽見你的琴聲,我就想起了姐姐,并且你彈琴的樣子很像姐姐彈琴時候的樣子!”靈毅回憶道。

女子點點頭,問道:“另外兩個人呢?”

靈毅說道:“另一個是一位學姐,她的愛人參軍去了,她說過一句話:等待也是一種美好!”

女子我曉得點點頭:“的確,等待也是一種美好!”

請各位書友幫忙收藏,指點和評論!!!

靈毅四兄弟,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得出一個結論:大哥說的是對的!

四人沒有繼續說話,過了一會郝軍才開口:“我看,今天的事,我們暫時保密,以后會有用的。”

阿海有疑問:“為什么不是現在就公布出去,這樣整個銅鑼幫都將受到波及,說不好就這樣解散了,我們也少了一個敵人!”

阿海搶問道:“誰,是誰?我想了半天一直想不出來,大哥你快說!”

孫澤神秘一笑,說出兩個名字:“羅駐,羅慎!”

阿海聽后反駁道:“不可能,羅家兄弟年紀這么小,怎么可能是他的義兄,大哥你又忽……”

郝軍回答:“如果傳出去,不說有沒有證據,只要賈義抵死不認,羅駐他媽也抵死不認,那么不可能動搖銅鑼幫。現在還不是時機,就算別人相信了,過早暴露只會有利于羅駐他爹羅銅清理門戶,不會動搖幫會的,現在銅鑼幫的主導權還他手里,到時候知道是我們傳出來的,清理完門戶,他第一個報復的絕對是我們!”

阿海抓抓腦袋,說:“這些陰謀詭計還是二哥擅長,我都沒想明白!”

“忽悠”的悠字還沒說出口,阿海就已經反應過來了,大喝一聲“我靠!”

把在一旁的神武會的人都下了一跳,也不知道四兄弟在那里說什么,一會笑聲不斷,一會吃驚我靠的!

阿海從頭將在水潭里的見聞全都說了一遍,當然一些少兒不宜的片段被阿海給省略了。

見阿海有點要生氣的樣子,三人停了下來,郝軍又打趣一句:“要說什么,快說吧,記住,細節要說仔細點!”

“二哥!”阿海只是打不過郝軍,不然早就動手了。

“咦,別解釋了,看了就看了唄,有啥害羞的,來給你哥哥們說來聽聽!”郝軍接著調侃阿海。

閱讀靈毅傳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