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武俠修真 > 一劍

第二十四章 換脈進行時

  • 作者:貝魯島
  • 分類:武俠修真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爹……慕哥……會……沒事嗎?”寧寧搖了搖立遠的手問道。

“一定會的。”立遠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寧寧,從這兩日屋內緊張的氣氛就可以看出,這次治療顯然不是什么手到擒來的簡單活。

“不用了,進去反而是給清月壓力,就在這里等結果挺好。”

“那孩子吉人天相定能渡過難關。”靈犀仍舊是頭也不抬,但王師已經細致地發現靈犀拿茶杯把的右手小指已經在微微發抖。

“不進去看看?”王師接著問。

此時立遠已經好了很多,可以開始能自己走路了,他和寧寧二人一同站在內室門外,雙手合十閉目祈禱著。

“當然,清月你怎么回事,平時倒是醫仙的牛皮吹的一套一套,臨上戰場了你就成怕死鬼了?”靈犀不屑地譏諷道。

“喂喂,這也是你最在意的慕兒好不好!”

不出靈犀所料,接下來的兩天里,盡管蘇慕的傷勢已經逐漸平穩下來,但他始終沒有蘇醒。而轉眼便已經到了靈犀計劃好的,為蘇慕塑脈的日子了。

就在臨動手前,蝴蝶仙突然有些緊張了起來,這是她從醫以后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之前哪怕再復雜兇險的治療,自己都沒有眨過眼睛,每天面對著鮮血和皮肉也是波瀾不驚,可見要醫者替自己重視在意的人治療實在是太考驗心態了。

“確定要現在就動手嗎?”蝴蝶仙戰戰兢兢地問道。

蝴蝶仙看著蘇慕,她忍不住回想起了之前和蘇慕在一起生活時候的事。那時的每一個夜晚,待到自己睡下之后,蘇慕都會跑出屋外揮上一兩個時辰的劍。

盡管那時候的他身上什么真氣也沒有,盡管他每一次試圖運轉真氣除了深入骨髓的疼痛外什么都不會得到,但他一天也沒有停止過練劍。

就這么一招一式,一絲不茍。

像極了幾年前他認為有些滑稽的師兄弟們練習時候的樣子。

這個孩子對劍道顯然有著很深很強的渴望和執著,所以才能在經脈盡損的情況下仍然堅持不懈地練習。更不用說還有一劍斬殺九紋蟒的那種不知何處而來的奇妙力量。

天賦極高,韌性又強,還肯下苦功夫。

自己這個當姨的怎么也得滿足這孩子的心愿才是!

“清月你可以的,不可以讓慕兒和靈犀失望。”蝴蝶仙對自己說道,她狠狠地拍打了幾下自己的臉頰,然后咬了咬牙拿起了銀針戳入了蘇慕的胸口。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很快天色便暗了。屋內的立遠已經撐不住背靠墻壁坐著休息,寧寧仍舊盯著內室緊閉的門一言不發。靈犀沒有再坐,而是在客廳內來回踱步。桌上的茶已經不知道加了幾次。而王師則站立在屋外,看著似血的斜陽把余暉灑在屋門口種植的姹紫嫣紅之上,看它們在余暉之中熠熠發光。

算算時間,蝴蝶仙開始為蘇慕塑脈應當已經過去接近三個時辰了,此時內室還是聽不到任何動靜。

寧寧看上去已經緊張到了極點,兩只小手相互攥的緊緊的,耳朵時不時貼在門上,生怕漏掉了一點點的聲音。

靈犀也停止了來回的踱步,走出了屋門和王師并肩而立。眼里仍然看不出任何波瀾,只是這樣漫無目的地看著遠方,像是在沉思些什么

半晌,靈犀終于開口打破了沉默而壓抑的氣氛。

“季凌,你覺得這次能成功嗎?”

“小姐覺得呢?”被喚作季凌的王師并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是反問道。

“我正是因為相信會成功,所以才讓清月去做。但是眼下到了快要出結果的時候,我卻又有些對自己不自信了。”靈犀坦誠地說道。

“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便沒什么可后悔的。那孩子若是知道有人愿意為他做出選擇,想必心里也是歡喜的。”

“這說法倒是新鮮。難道他人替自己做主也是一種幸運嗎?”靈犀凄然一笑,語氣滿是不屑。

“被做主也許是被控制,但若是帶著愛意的話,也可算作被關注吧。”王師說道。

“那你覺得我是哪種?”

“我想應當是后者。”王師突然轉過身來,對著靈犀笑了。“若并非如此,我也不會在這里了。”

“你知道,我有時有些厭倦和你打啞謎了。”

“嗯,我其實也是如此。”

“那你說青玨會原諒我嗎?”

“你什么都沒做錯,談何原諒?”

“我可能親手把她的兒子推向了深淵。”

“也可能親手為她的兒子鏟平了障礙。”

“那樣便再好不過了。”靈犀也轉過頭來對著王師笑了笑。

“吱呀……”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響,內室的房門終于打開,滿臉疲憊面色蒼白的蝴蝶仙從中走了出來。蝴蝶仙走起路來都是搖搖晃晃,一看便是精神消耗過度。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蝴蝶仙的身上。那目光中有期待,有不安,也有信任。

蝴蝶仙第一時間看了眼此刻站在屋外的靈犀,對她擠出了一絲笑容。

靈犀也沖蝴蝶仙笑了笑,目不斜視地對身旁的王師說道。

“季凌,看來我不用去謝罪了。”

靈犀,寧寧和王師都來到了內室,此時的蘇慕雖然仍舊沒有蘇醒過來,但蝴蝶仙再三檢查,確認了蘇慕的塑脈非常成功。雖然面色慘白,渾身被汗水浸透,但孱弱游絲般的真氣確實已經重新從四肢百骸里開始匯聚,以九紋蟒的蛇筋作為基底,新生的經脈不僅強韌寬厚,而且十分適應人體。

假以時日,真氣的運轉和流動會比之前順暢得多。

當然過程中的驚險也不是沒有,中間數次有過觸碰到之前經脈殘屑,或是還在重傷的右半邊身體,導致蘇慕因劇烈疼痛而無意識地掙扎。好在蝴蝶仙幾乎是集中了自己這輩子都沒有過的專注度,一絲一毫的差池都不敢怠慢。第一時間便控制住了蘇慕,沒有讓脈絡亂掉。

塑脈是一個漫長而細致的過程,稍有閃失人的身體便可能出現劇烈的排異反應。而眼下九紋蟒的蛇筋雖然品質更高,但因為寬厚體積也較大,留給蝴蝶仙的容錯空間也就變得更小。

三個半時辰,蝴蝶仙幾乎連一刻的休息都沒有過。

靈犀看著已經快要虛脫的的蝴蝶仙,走上前去輕輕地抱住了她。

“辛苦了。”

蝴蝶仙此時有些受寵若驚,有些興奮又有些想哭,但終究還是忍住了沒有失態,只是反手回抱著靈犀,就這樣釋放著自己剛剛積壓下來的疲勞。

王師也為蘇慕搭了搭脈,最后總結道。

“洪如江海,韌如磐絲。”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蝴蝶仙對蘇慕也有了一種不是自家孩子勝似自家孩子的寵溺和關心。蝴蝶仙原本以為自己以后也會是孤苦一身,雖然有靈犀這個恩人兼朋友,但終究還是會渴望一點兩代之間的溫暖親情,蘇慕很好地填補了這段空白。

自己早已經把這個孩子當作親人來看待了。

蝴蝶仙自然也明白靈犀要急著給蘇慕塑脈的理由。要說靈犀心里沒有擔憂蝴蝶仙絕對不信,她太了解靈犀的性格。但眼下六花蟒這種奇物本就不多見,雖然品階不是異獸中最高的,但勝在稀有和功效奇特,傳聞中以六花蟒蛇筋塑造出來經脈都是堅韌無比,可以讓經脈所能承受和容納的真氣量多上數倍。甚至會有習武之人主動自斷經脈要求換脈來突破修為的桎梏。更不用說六花蟒中的稀有異獸九紋蟒了。

“要不要我去看著?”

“你也幫不了她什么忙,待著吧。”靈犀放下了茶杯。看了一眼已經關上的內室的門。

算算時間,差不多要開始了。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蝴蝶仙自然懂得這個道理。

所以頂著重傷之中蘇慕的身體可能承受不住換脈痛苦而全身癱瘓的風險,靈犀也要讓蝴蝶仙馬上替他塑脈。

此時內室中的蝴蝶仙正端坐在蘇慕的床邊,她很早便做好了全部準備,卻遲遲沒有開始行動。反而就這樣呆呆地坐著,看著仍舊昏迷著的蘇慕發愣。

塑脈這事蝴蝶仙早已經做過很多次了,成功率也是相當之高。但眼下卻有些無從下手。

看著仍然淡定自若喝著茶的靈犀,王師走上前來笑著問道:“真的不緊張?”

“我相信我最在意的慕兒一定不會有事。九紋蟒的蛇筋百年難遇,一定會給慕兒塑造一條最堅韌結實的良脈。”靈犀頭也不抬地回道,反而拿著蝴蝶仙的杯子在小口啜茶。

“好好,你是真的心大。那我去了。”蝴蝶仙有些無奈,只好拿起器具走進了內室,開始做最后的準備工作。

這兩天內,九紋蟒的蛇筋已經處理完畢,被王師切割成了極細極細的管狀,而百花果的瓊漿也托了一位非常熟悉的蝴蝶谷獵戶取了回來,蝴蝶仙將百花果的瓊漿煮沸再冷卻凝固成粘稠狀,均勻地涂抹在了九紋蟒的蛇筋上,以加強人體對蛇筋這種外來物的適應性。而剩下的各項材料器具也基本都準備齊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閱讀一劍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