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天價小毒妃

第二十三章:查清去處

  • 作者:尹沐瑤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若是季棠真因為她有了什么三長兩短,這姑娘怕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你不要怕。”顧湘宜輕聲道:“孟紹元不在了,你可以回家了。若是害怕的話,我送你到家也成。”

聽聞這話,賀蘭惜抹了抹眼淚,看向顧湘宜微微點頭:“謝姑娘好意,可惜我實在膽小,那替我說話的人我竟不能當面謝他,來日若是再碰見二位,蘭惜定要好生感謝。”

經歷了這樣的事,賀蘭惜對自己的未來感到一片灰暗,哭聲更慘了幾分。

她的丫鬟也在一旁抹淚,勸道:“姑娘當心哭壞了嗓子,老夫人還等著姑娘呢,她老人家身子不好,見了你這樣更要傷心。”

馬車內一只素手撩起了些擋簾,在看見孟紹元不在了以后,抽泣聲徹底爆發出來,可見適才她有多么的自責和恐慌。

再說,他又不知今天看熱鬧的都是何人,別人傳出去兩句他還能挨家挨戶把看熱鬧的百姓都抓出來割舌頭?先不說能不能做到,皇上那么愛惜名聲的人,怕是當即就會處置了他。

對于當今圣上的性格,顧湘宜再了解不過。

顧湘宜聽完這些沒忍住輕聲笑了笑,這笑聲落入孟紹元耳朵里,那就是格外刺耳的嘲笑。

“姓季的,你別給臉不要臉!我不過是陪你演個戲,你驕傲個什么!”孟紹元在人群中央環視了一圈,指著那些看熱鬧的百姓們說:“今兒這事誰要是敢傳出去,我就割了誰的舌頭!”

聽聽,這像人說的話?天子尚且要畏懼人言,他為人臣子的子,卻這般恐嚇百姓。

整天因為菜飯的事和廚房對著干,有什么意義?

好在半夜時蕭敬堯和江肆雙雙跳進了院墻,給主仆兩個帶了好些吃食。

雪白的魚肉煎成微焦的金黃色,吃起來一點都不腥。冰糖紅燜狍子肉鮮香四溢,風腌小菜足足有六樣,蜜炙羊肉和翡翠蝦球分量不多,但菜樣十分精致,可見是鴻云樓的手藝。

石榴這可真是沾了姑娘的光了,看見這些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菜品,口水咕嚕咕嚕往下咽。

“快吃吧,知道你想吃。”顧湘宜笑著將筷子遞給她。

石榴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接過筷子:“謝謝姑娘!奴婢可真是沒見過還能有這種做法的菜。”

“府里的廚房慣會糊弄咱們,等以后我日日讓你吃好的。”顧湘宜轉頭看向江肆,問道:“小肆吃了沒?”

江肆點了點頭:“我和蕭大哥在鴻云樓吃完才過來的,姐姐你吃。”

眼神看向蕭敬堯,顧湘宜的思緒有些復雜。

蕭敬堯此刻是好人那是一定的,墨含香那么隱秘的事,若非十分信任他不會告知江肆,可他畢竟不是寧家人,對于寧家的覆滅沒辦法感同身受,誰知道他以后會如何行事呢?

可能他會一直這樣照顧江肆,一直保守著顧湘宜的秘密,或者幫助顧湘宜為寧家報仇,但他若是真有一日將這些捅出去,對于顧湘宜來說那便是站在萬丈深淵前不可回頭的絕境。

感受到了顧湘宜的眼神,蕭敬堯的神色一頓,淡淡的對著她笑了一下。

“蕭公子。”

“叫我敬堯就好。”

顧湘宜笑了笑:“好。不知可否讓你幫我一個忙。”

“但說無妨。”

斟酌了一番,顧湘宜還是說了出口,畢竟她手下現在沒有可用之人,很多事她想做卻做不到,想打聽也打聽不來。既然蕭敬堯說可以讓墨含香幫自己,那便借用墨含香幫助自己查些事好了。

“不知你可否幫我查一件事。”

蕭敬堯愣了一下。

他以為顧湘宜會讓他的人殺人,也以為會是什么大事,不承想只是打聽一些事。

顧湘宜繼續說:“取走我父親性命的葛瑫已被我親手殺死,但據你所說,那日圍剿寧家的,除了葛瑫還有御林軍統領孟凡林,和皇上身邊的一個內侍對不對?”

“不錯,當時我就在不遠處,手下的人也來了不少,可惜晚了一步,火勢太大,很多人中了箭無法逃走,我們當時也沒有和禁軍一拼救人的底氣。”

說著話,蕭敬堯的眸子有些暗淡,似乎是在為沒能救下寧家人而自責。

“不,你將小肆救下還帶在身邊,這便是為我們寧家報恩了。”顧湘宜笑著說:“葛瑫沒得好死,其他人我自然也不能放過,但是現在就殺孟凡林顯然不現實,所以我打算從他兒子身上先下手。”

蕭敬堯問:“你想讓我查查孟紹元常去的地方和接觸的人?”

和聰明人說話這一點很令雙方舒坦。石榴看看這邊,又看看那邊,不知蕭公子和自家姑娘這份默契是哪里來的。

“對,查清和他有關的事情,也好方便我下一步行動。”

“我明白。”蕭敬堯頓了下,說道:“其實不必你動手,我的人想動孟紹元很簡單,而孟凡林也并非沒有漏處,總會替寧將軍報仇的。”

話里的關切之意顧湘宜怎能聽不出?他這是擔心自己為家人報仇心切,再將自己折進去。可很多事不是一味拜托別人就成的:“這種事還是我自己來吧,以后若是有不得手的再麻煩你。”

孟紹元是京城內出了名的紈绔子,平日里不是吃酒逗趣,就是狎妓作惡,常去的地方也不多,無非是柳街花巷或者畫舫游船,再或者是哪處酒樓茶館。

墨含香的人遍布京城各處,想查到孟紹元的行蹤簡直是輕而易舉。

兩天后,蕭敬堯單獨來到禾吟居,告知了顧湘宜近期以來孟紹元的行蹤。

夢柳河旁數著兩條巷子,是京城內有名的胭脂巷子,而夢柳河上更是畫舫游船無數,上面的住滿了妓子,每日太陽落山時,便是妓子們承恩納客,賣笑掙錢之時。

孟紹元是夢柳河上的常客,上面無論是三層的畫舫,還是單只的小船,就沒有他沒去過的,往日的他不是歇在胭脂巷子便是宿在船上。

聽聞這些顧湘宜嘲諷一笑,低聲道:“這種人渣死了也清凈。”

“你是想殺了他?”蕭敬堯問。

“自然是要殺的,否則不知還會有多少姑娘要受他欺辱。”顧湘宜拿著匕首細看,燭光下匕刃泛著冷光:“他老子帶人殺了我寧家人,我去殺了他,他也不算虧了。重要的是通過殺了他引出他父親,這才是我要做的。”

石榴似懂非懂的聽著,只覺得一陣心驚肉跳。

兩人說的名姓她都有所耳聞,在她心中那都是遠在天邊的大人物,是這輩子都摸不著的,可自家姑娘張嘴便是取了他們性命,神態之淡定好像是在挑選晚飯吃哪只母雞。

“既然如此,我再替你好好查查,以免有意外出現。”蕭敬堯不打算勸她了,大不了到那日護著她就好:“等確定可以動手的時機到了,我會來告知你的。”

“多謝。”想了想,顧湘宜還是囑咐道:“這事別告訴小肆了,我怕他擔心。”

正打算出門的蕭敬堯聽見這句,微微轉頭,正對上黑白分明如同清水般的眸子,心中一跳。

他又何嘗不擔心呢?

可怎么幫?重生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不能保證知道這件事的人嘴巴都牢靠,萬一泄露出去,自己便是萬劫不復的境地,再死一次也就罷了,重要的是寧家一百多口的仇還未報,她不能用這件事做賭注。

所以重生一事,季棠還是不要知道了。

晚上時廚房送來的菜是清炒芹菜,半點肉腥都不見,只是芹菜很新鮮。

棗紅色的大馬好像有些上了年紀,走的也比其他的馬匹慢了好些,看起來有些凄涼。

顧湘宜本以為這只是個插曲,卻不知日后還會與這幾個人有更深的接觸。

過了二門匆匆回到禾吟居,顧湘宜將買回的東西放下,坐在桌前有些惆悵。

對著這樣的飯菜,顧湘宜連筷子都不想抬,只覺得索然無味,如同嚼蠟。

“不過兩天半時間,那些人就原形畢露拿這種東西糊弄我了。”顧湘宜放下筷子,無聲的嘆了口氣。

京城說大不算大,說小卻也不小,遍地是靠著皇權吃飯的,隨便一說便是誰誰家的公子姑娘,寧初是京城里土生土長的,結識和了解的人必定不少,哪怕是變成了顧湘宜,曾經的某些情誼也不能放下。

季棠與她有同窗之誼,若是真因為路見不平惹上了禍事,那她一定要伸出手幫一把。

家,她哪里有什么家?那個賀家對于她來說就像是吞人的魔窟。若是父親知曉了賀蘭惜在街上被孟紹元攔下的事,怕是轉頭就要將她捆著送去孟家賠罪了。

什么好事都是他做的,什么壞事都是別人干的,為了自己一點好處或是好名聲,他可以殺害伴他多年的妃嬪,可以殘害效忠于他的臣子,這種人不配稱人,罄竹難書!

百姓們漸漸散去,季棠也轉身離去,袍角飛揚的樣子亦如顧湘宜與他在季家初見時。

被一個瘦弱書生這般下面子,他可真是忍無可忍。

閱讀天價小毒妃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