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玄幻魔法 > 邪梟皇

風云亂局

  • 作者:瘋子Z
  • 分類:玄幻魔法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最新網址:www.tzwwaz.icu

索名冷笑,倒也沒太在意,一個側身閃開那一片爪刃,陰狠一笑準備反擊。

手掌中聚氣為血輪,那血輪高速轉動,就那么以直線切割向了展如風。

大概是閃過火了吧,身體直接插入到傷夜的刀中。

“什么?”

望著那刀,索名心驚瞬閃出百米外。

“可笑!”

索名恭敬點頭,手中旋轉生著死盤,引動真氣擴散喚出妖怪向著展如風狂撲而去。

“找死!”

營破!

展如風早已下定決心,奮力一戰,但求一死。

而陰王自然不會把展如風看在眼中,只是看了看索名,隨便交代句“結束吧,辦完事情后,便去找我!”

這完全是勸降的節奏啊!

對此,展如風眼中迷茫,想過許多,心也緩緩平靜下,悠悠而言

“我的追求,自由游俠,若不是為了報答花神相曾經救過我的恩情,也不會到這,可江湖情不可棄,老沙他的仇……必須報!”

心中在抉擇,究竟該不該離去呢?對方如此強大,沙萬鱷的仇……

如風正在沉思,見傷夜在長嘆而言

“唉!報仇?對,營滅已是事實,哥哥留下,也是無用,我不是招覽,而是想救你!”

是在救我嗎?或許是吧,展如風拍拍傷夜的肩,感覺很親切,便是陽光一笑“哈哈,你這小鬼,謝謝!”

傷夜并未生氣,默默無言,揮手散去迷霧,表達著無言的信息,

那個比什么話都有說服力。

下方的影象讓人心驚,營已被滅,一地殘尸。

不!

展如風心痛啊,身邊,傷夜在安慰著。

傷夜緩緩解釋“當哥哥你來時,這里的軍隊就被滅了!獨留下了沙將軍。”

什么?怎么會是這樣?莫非……展如風低聲問出自己的疑惑“也就是說,殺死老沙是對方的一局?”

“對,其實當哥哥來時,一切就成了定局。對方要逼死你,哥哥就好好活著,氣死他們!”媚泣的話很有孩子氣。

然而這已讓展如風明白了,正是這么個道理,對方想逼死自己。自己會滅嗎?

怎么可能?

望著蒼穹,展如風怒吼“想玩我?那就來吧!若是天命,我也要逆天改命,哪管入魔!”

見傷夜友好伸出手“我們走,大哥哥。”

伴著這種領引的聲音,展如風點頭,隨同傷夜他們離去。

至此,惡信便傳出,營地破,展如風與沙萬鱷陣亡,天元帥出軍風域第一仗慘敗!

這件事說來很諷刺,天虎竟將這一幕看的一清二楚,神色很痛苦,手擊打在幻鏡上,心中是無盡的無力之感

“怎么會這樣?老沙,如風,不!家賊,這……”

明王心域內,天虎在怒吼。

馬杰靜立于身側,訴說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元帥離這局遠了些,大概就看清了些吧。”

這話是什么意思?

天虎沉思許久,心中一震,下一刻卻異常平靜,望著馬杰,隨意地說著

“是呀,家賊們的動作可真快。而我就只能在這傻傻看嗎?你困住我,就為讓我看到家賊當亂,兄弟被殺這可怕的局嗎?”

激動說完,在注視著,倒要看一下對方的目的。

天虎則見馬杰頓了頓,眼神中滿是關切意,那馬杰又說上一堆大義凜然的話

“死局降臨,有些事不可擋,然而,為了元帥,我可以阻擋這死局,能擋一刻,是一刻吧!”

這話的意思是在說,這回是自己的死局嗎?

還就真不信這個邪了,此時,天虎很怒,想給這馬杰一巴掌。

一股熱血涌上心頭,天虎立刻便是咆哮而言“擋?你以為你在幫我?能擋的了嗎?立刻放老子出去!老子要血染蒼天!”

無法阻擋嗎?

天虎的那些話讓馬杰無言,低頭望著展現畫面的神佛鏡。

此刻,鏡中已是鮮血一片,隱約露出惡魔的瞳目,在預示著什么未來吧。

該如何選擇?

做上很長的思想運動,望著天虎,馬杰大笑“哈哈哈哈!君意已決,臣誓死追從。這一片鮮血,一定要有我一份!”

這話的意思,心中明白,不是說自己會帶來鮮血,而是灑血救蒼生,馬杰有這個覺悟。

天虎也明白了。

無論朋友或是敵人,可以與自己一起玩這個天局。那自然是好的。

自嘴上勾起一絲笑“我能走了,你也醒了!”

天虎說完這句話后,迎來的是馬杰那感嘆的話“諸葛軍師不能伴君,前路注定會亂,這么一走,定是尸山血海!”

算是杰的一個忠告吧。

然而,天虎又怎么會拋棄欲望從而駐足呢,笑的更加邪惡“哈哈!也對,主角的戲,血會很多,注定逆天,雖死無憾!”

天虎直接離去,知道馬杰不會攔。

馬杰望向天虎,眼中滿是關懷,心中一動已除去禁制,感懷著,自心中默語

“元帥,我的心困不住你。我的境意,就是以我之心造我之界。可是我的境意動搖了,不過卻清明多了!”

目放金光,明寺隨之消失,馬杰再次頓悟“果然,元帥與我都逃不了!那就一起玩天局吧!”

在沉思中,馬杰又想到什么,眼眸中流露出無盡殺氣,微笑著“陰王,你要斗,我陪你玩到底!”

注定要玩,明與陰要對決。

……

其實,陰王也在時刻關注明王,不過,倒還是有那種自信的,明王對于自己的計劃并沒有什么阻礙。

想到這里,陰王則玩味一笑“呵!那只梟已走上邪路了,智王會放棄他。明王呢?可悲的犧牲品罷了!”

就是這樣,最后的贏家一定會是自己!陰王感覺勝券在握,等待著下一個籌碼。

一個秘密的房間中

陰王那么一看,見索名恭身立于左處,在問“主上,下一步,怎么做?”

陰王冷漠一笑“激化他們的矛盾,我一定要看到屠城!而那個風城的女人,她應該會讓一切更有趣的!”

陰王目光熾熱,笑容有一絲冰冷。

女人?

索名心中恐懼,面露疑惑,不由得問道

“哪個女人?”

陰王保持沉默無語,一雙美眸看向遠方,注視了去,飛過來金色的浪潮。

到近處些,便看到那是葵花海,是那個葵靈的專屬氣場。也就是說,葵靈已到了!

這個女子的到來。正是陰王相邀。相信葵靈會來,因為陰王很確信,自己已把握這主場,如此看來

,猜對了!

陰王還知道,目前自己最有價值,這個價值可以讓美人主動來投懷送抱,會是這樣的嗎?

心中倒是很期待的!

葵靈已意識到風域中,是眼前這個男人在設局,想要保全風域,必要從這人下手。

葵靈來到,向陰王微笑,散發出清純的氣息,詢問“如何?我該如何做?”

陰王仔細欣賞這個有趣的女人葵靈,漫不經心地說著“禍水紅顏,可以傾倒一域,也可救一域,用你的聰明陪他玩。讓他更瘋狂,你可懂?”

讓梟瘋狂?

對此,葵靈點頭表示同意,看著陰王,臉微微紅了,一笑“我懂,犧牲我可以救下一域,這交易很好!”

座上,陰王敲敲手指,玩味一笑“好!聰明的女人!”

葵靈自然知道自己的命運,那么一看,陰王已閉上眼眸,葵靈則恭身施禮離去

……

心很亂,好似血海中的一份子,穿梭于其間,不知在哪一刻,這顆子會化為血珠,徹底的一片猩紅。

然,真不敢期侍那一刻的到來,因為那時一定很可怕,該怎么辦?

葵靈在空中無目的游走,心緒繁亂到極點。

迎面竟然撞上那個持傘的家伙。

真是糟糕了啊!

葵靈明白,對方是天元帥身邊的軍師陳平,看來形式不妙。

很緊張地注視著,見陳平行來抱拳,仿佛是在先禮后兵

“姑娘,可好?”

葵靈一驚,要直接開打,畢竟對方是敵人,一揮手引動漫天葵花包裹住那陳平,又化為密集的金劍連續向陳平殺去。

看到那陳平的傘緩緩轉動,引動綠色迷霧化為鬼影,一個游走便碎掉了那些金劍。

似是在證明,不是一個等級的選手!

葵靈心中絕望,聽到深沉的聲音“姑娘可是見過了陰王?若是,我們就沒必要打了!”

一看,陳平在微笑。葵靈這時怎能不明白,心不禁震驚,問出那個秘密

“先生是陰王的人?”

見陳平笑而不語,一揮袖已飄然而去。

葵靈也沒去追,心中明白“這家伙,應該又去算計那天元帥了吧。這天元帥可真可憐啊!”

……

軍營中,天虎天帥在等,安靜坐在椅子上,等自己的軍師。

那么一看氣場夠強大的。

幽綠色毒氣隨同陳平而來,要靠近營地時,毒氣呼的散去,陳平止步,優雅一拜

“元帥平安歸來,恕臣來遲之罪!”

天虎威嚴一笑,先來個興師問罪“哈哈!是有些罪,你不在營被人破了一個,沙將軍展將軍陣亡。損失有些過火了吧?”

陳平惶恐,出一身的冷汗,卻并沒有答什么話。心中知道,天帥不會動自己的,這個賭很正確,不能錯……

沒過多久,望著陳平,天虎不禁大呼口氣,說出只屬于魔鬼的話“罪呢,大家都有,這火要燒到最旺,燒他魔界個烈火雄雄!”

代表著……

血染蒼穹!

泣媚與傷夜心有所感,眨眨眼,甜美一笑“所以,這個大哥哥,我們保了!”

已確定那兩個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啊!

陰王搖頭,一拳轟飛傷夜他們,拉住半死不活的索名,一轉身就這么離去,可不想再羅嗦什么

噗!

噴了血后,剛一抬頭,脖頸又與泣媚的幽匕對上,索名完全悲催在那里。

看到這一幕,陰王很不滿意,望著傷夜他們,冷聲問著“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

傷夜擦去嘴角的血,與泣媚趕至展如風面前,微微一笑“哈哈!你已別無選擇,隨我們投入黑暗吧,貍貓只屬于黑夜!”

對面,傷夜微笑“陰人,報復,還有看不習慣你們欺負大哥哥!”

這是明擺要保那個展如風啊,對此,陰王不屑,看了去。

畢竟展如風屬于暗殺型的高手,飛身而閃,腳尖點著索名一肩,人已閃至索名身后,反手一刀,便讓那幽色刀刃對著索名攔腰而斬。

展如風大喝,飛掠于空間,殘影化為幽貍貓如噴涌的江流向那妖怪飛射。

同時,利爪舞動著,如風轟打出一長串血色爪痕割裂狂殺。

就是這個結局吧。

閱讀邪梟皇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最新網址: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 排列七app p62中奖方式 四川快乐12电视版 pk10赛车6码345678公式 幸运农场投注方法 分分十一选五下载手机版 股票融资额度 浙体育彩票20选五 江西快3玩法 南平股指期货配资 内蒙古福彩快3综合走势图 炒股软件免费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新浪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码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