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其他類型 > 上善經

第三百零一章 異攻

  • 作者:墻外行人gt
  • 分類:其他類型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冷懷古臉色鐵青,情知自己并未發出十招,但他性高氣傲,不愿多加分辨,向后退在一旁,冷笑道:“好啊,便看關先生幾招之內能夠取勝!”

他這話本來十分平常,但關風向來為人小氣,以己度人下,自然以為他是在出言譏諷,心知哄騙旁人也就罷了,那劉車千也是學武出身,適才冷懷古明明只出了六招,自己若真的十招才能將婁之英拿下,反倒落了下乘,索性把頭一甩,道:“關某不才,倒要另立軍令狀,便在五招之內,廢了這黃毛小子,給劉大人拔去這眼中釘、肉中刺!”雙腿一屈,輕飄飄落在婁之英身前。

婁之英一口真氣尚未復原,不敢接他左右的攻勢,急忙忙縮頸藏頭,矮下了身子,躲過了這一拳一掌。豈料關風這一手左右異攻并非最厲害的殺招,他拳掌夾擊,對方若來拆解,那便會顧前顧不得后,極易脆敗,若要躲避,則只能彎腰低頭,此時拳掌中再夾雜著一記鴛鴦腿,對方下蹲著身子,無法蓄力施展輕功,便非挨上不可。婁之英眼見關風這一腳踢出,無論出腳方位還是內力功勁,都極其凌厲,自己縱使出手阻隔也來不及,若真被踢中額頭上星穴,非當場暴斃不可,這時也不知從哪來的一股潛勁,雙腿一頓,竟使出了鵬程萬里,生生拔起了六尺來高,這才躲過這一拳一掌一腿的三重攻勢。

婁之英見他掌帶風聲,既快又狠,任自己如何施展輕功,也逃不脫掌力加身,唯有跟著出掌硬抗,但關風年長他三十多歲,自比他多出三十多年功力,若實接了這一掌,哪里還能再戰?電光火石間,只得舉臂一劃,也打出一招三清開門,但卻并不使老,而是借著對方掌力,奮力向斜后彈去。若是兩人功夫相當,這一下借力閃避便十分平常,不過婁之英功力遠低于關風,盡管斜著轉身卸去了大半力道,但還有一小半無處可引,只能生生受著,這一下直被逼得胸中氣血翻滾,險些閉過氣去。

關風冷笑道:“好小子,果真奸滑得很,這招借力斜退,一般小輩便難想的出!”左手劃出一個大圈,仍是一記劈空掌,右手則直直打出,卻是一招九鼎罡拳,要知尋常武學,都講究心手合一、拳腳相應,是以但凡武功招式,無論拳掌,都要相互呼應、前后配合,如若同使不同招數,就會威力大減,正所謂一心不能二用,說的便是這個道理,但關風曾在塞北苦寒之地得過奇遇,習得了一身怪異本領,他左手掌力呼呼掛風,乃是硬橋硬馬的真功夫,右手拳招則詭異奇特,不僅出手方位巧妙,威力也不弱于左手的掌法。這一手左右異攻的絕技露出,登時博得了盧軒和張勝的一陣陣喝彩,就連冷懷古也暗自欽佩,贊他能在武林中得享大名,果真是有真材實料。

關風哈哈大笑道:“十招已過,冷護教,不如就讓關某下場伸練伸練,來試試這小子的斤兩?”

冷懷古出掌緩慢,原也沒想在這一招上取勝,而是要逼他背過身去,那時再要擒他便容易的多,此時如愿以償,嘴角露出微笑,伸指戳向婁之英背心,道:“小子,便在這里了!”

眼見這一指就要戳中對方靈臺穴,突然婁之英身子一轉,又使出天池派楚懷璧那一手逆境絕技“管中窺豹”,只是他手中沒有兵刃,只得以拳代劍。冷懷古心中暗笑道:“小子,你還想用這把戲唬人,我可再不會上當。”這一指仍直奔穴道而去。

冷懷古連施三招,竟都被他逃脫,心中一陣惱怒,知道這青年內力、招數都未至上乘,輕功卻有獨到之處,忙變掌為拳,又向婁之英打來,雖然只是一招,但這一拳迅捷至極,分別打向對方當陽、下關、云門、天突、步廊五處大穴,竟宛若同時發出五拳一般。原來這一招是冷懷古從天池一十三招快劍中自行演化而來,天池劍法本就以快著稱,一劍使出往往有如同刺四五劍,冷懷古將其化作拳法,其理并無二致,雖不如出劍迅速,但拳帶內力,比劍法又多了三分霸道。婁之英當日聽他傳授天池快劍口訣,此后與邵旭研習了半月,一見他這拳打出,便知不妙,電光火石之間,總算記得躲開頭上的當陽、下關、前心的天突、步廊四處要穴,只肩胛處的云門穴避無可避,被一拳掃在左肩肩頭,趕忙就勢一滾,右手在地上一撐,翻身站了起來。

冷懷古心中怒極,暗想我這一拳乃是一勢化五勢,明明只有一招,怎能無故算作五招?但這時若出言辯駁,極失顏面,是以打定了主意,要在剩余兩招中拿下對方,想到此處雙掌一挺,灌足了內力向婁之英拍去。

婁之英見這一掌并不迅捷,但掌力雄偉渾厚,先前兩次和他交手,都不曾見他發出如此狠招,知道這一下非同小可,也跟著揮動雙掌,卻并不硬接,而是借著對方力道,腳下一點,斜著身子飄出五尺,躲過了這一掌之擊。

關風見他蹲著竟能使出這等輕功,也是一陣驚詫,要知人在危急之下往往潛力無窮,墜崖之人,憑著一臂之力也能掛住身體,攀巖而上,溺水之人,借著一根垂柳也能拼死掙扎,謀求上岸,婁之英眼見這一腳避無可避,盡管下蹲著身子較難使出真力,但本能中突然莫名生出一股大力,想也不想便使出這招師門絕學。就聽虞可娉在旁叫道:“關風,你適才連施三招,如今只剩下一招了,你既是武學高手,可要說話算話,不能食言!”

關風心中一凜,他這招左右異攻加鴛鴦腿,本也是一招化為三勢,且是同時使出,若算作三招極為牽強,但剛剛他以此擠兌冷懷古,對方并沒有駁斥,自己這時若出言分辨,豈不顯得矮了冷懷古一頭?索性鼻中一哼,道:“一招便一招,真當老夫無計可施么?”兩手一合,猛力向外拍出,乃是他數十年潛心修煉的絕招,喚作“孤煙直上”,這一招本是搏命之用,一經使出,掌力便如炊煙般籠罩四野,令人避無可避,同時自己也門戶大開,正是與敵同歸于盡的招數。若在平時,關風自不會使出,但此刻被虞可娉用言語擠住,加上對方和自己功力相差懸殊,縱使反擊亦不足為懼,這才有恃無恐,打出了這一記絕命掌。

婁之英見他這招威力驚人,但胸前門戶大開,突然想起孫妙珍的一句話來,這時無暇多思,也伸出兩掌,咬緊牙關迎了上去,兩人四掌相交之下,婁之英被震得向后飛出一丈多遠,關風雖沒后退,但身子亦晃了三晃,臉上白一陣青一陣,突然把嘴一張,竟吐出了一口寒氣。

婁之英深知關風和冷懷古在伯仲之間,但冷懷古出身名門正派,招數內功俱都光明正大、有跡可循,而關風則狠辣詭異,功夫頗有邪魔之味,相較起來,還是后者更難對付一些,他不敢有絲毫松懈,仍站成丁字,等著對手發難,關風笑道:“小子,上次在隆興府,前有老匹夫關世族替你出頭,后有孫家妖婦孫妙珍給你撐腰,幾次都讓你全身而退,今日可沒這般運道了,五招之后,我看還有誰來幫你解圍。”兩臂一晃,使出懸臺劈空手,第一招便使足了內力。

本來婁之英這招管中窺豹就是偷學而來,徒有招式而無精髓,威力不如楚懷璧使出的百一,何況手中無劍,這一拳連碰到對頭也難,可冷懷古就將點中穴道時,突然眼前一花,一個黑色暗器不知何時激射而出,直撲他的面門,冷懷古不及躲閃,忙屈指一彈,將那暗器打出兩丈多遠,生生嵌入了偏廈墻中,這一下雖未受傷,但也覺得手指微微發疼,定睛一看,嵌在墻里的竟是一枚黝黑鐵球。

原來婁之英被掌力所逼,背身對著冷懷古,心中便感不妙,急忙從懷中摸出一只鐵球,耳聽后面風聲不善,知道對方又出了凌厲招式,這下再萬難躲過,于是依葫蘆畫瓢,又學著將楚懷璧的管中窺豹使出,只是這次手中攥著鐵球,待這一拳打出,同時運起小弓射鳥,把鐵球亦射了出來,這才躲過了穴道被點之劫。

這一下翻滾十分狼狽,武學中人比武較量,極少用此近乎無賴的躲避之法,但婁之英情急拼命,哪里還顧及得了這許多,就聽關風在旁拍手笑道:“四、五、六、七、八,已到第八招了,嘿嘿,這小子果然命大,冷護教,還有兩招,盼你再接再厲、馬到成功!”

閱讀上善經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