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于:首頁 > 武俠修真 > 叩天門

第五八零章 比如現在

  • 作者:紫云白沙
  • 分類:武俠修真
  • 更新時間:01-01
  • 本章字數:1000

如果說有人真的能夠將天之詛咒禁制徹底掀翻,也就只有葉拙,這不僅是諸多同輩族人共識,便是葉拙自己也是這樣想的,這樣做的。

只不過葉拙見識了更多,對于自己的認識也比其他族人更清晰,至少到現在為止,掀翻天之詛咒禁制依舊還是一個只能遙望的夢想,是不是真的能夠走到跟前并且真的實現,葉拙說不上絲毫的把握,葉拙能做的只有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一步步提升自身,以期有朝一日至少能夠擁有正面而對的機會,哪怕最終不成功,至少也要為族人留下經驗。

后來有了那樣的波折,甚至自己本體真身差點徹底隕滅再次,若僅僅如此的話,若它只會讓人陷入失神進而瘋魔的話,葉拙對于自家祖脈態度自然不會有什么好。但在這些事情發生之前,葉拙卻是先因祖脈而激活了自身血脈力量,雖然沒有如別家子弟那樣直接覺醒某種天賦神通般的法門,但由里到外由血肉到真元直至神魂的變化提升卻更合葉拙的心,這卻比任何的靈草靈物更夯實了自己的根本,有祖脈加持自身,葉拙又怎么會不清楚自己將來破境元嬰的希望又增了幾分。

只是越到后來,這樣的物事越難碰到,尤其到了金丹之后更是如此,不想居然就碰到了自家離云島祖脈出世。雖然祖祖輩輩從沒有人有過這樣的經驗,但在第一瞬間有所感的時候,葉拙就已經做出了決定,不清楚自家祖脈為什么會隱匿在一方禁制之中,也不知道為什么隱匿這么多年從未被人感知到過,但無論如何自家祖脈就是自家祖脈,受到感召之后也堅定的選

擇了縱身而下。

一代又一代的離云島人都在努力,想要改變族人從落生便已經注定的短壽之運,奈何數萬年來,不要說徹底掀翻天之詛咒禁制,便是各人自身的血脈禁制,可能也從來沒有人真正成功過,直到如今的葉拙,他是為人所知第一個破除了自身血脈禁制的離云島人,不論將來死后神魂以及血脈氣意將會歸于何處,至少壽元上限是確確實實打破了無疑。

即便失神的事情背后并沒有什么別的古怪,那也絕對是千次萬次才會出現的意外,至少此刻已經回過神來的葉拙不會再來一次那樣的情形,如今再感受祖脈氣意,再感應其中億萬萬的族人血脈氣意,葉拙怒意同樣有,怨憤之情依舊,卻也是平常心,葉拙的心神意志早已恢復了該有的堅韌剛毅。相比于無用的怨憤跟怒意,葉拙更在意忽然出現祖脈于自己,于自家離云島將來的意義。

祖脈對于一個家族意味著什么,葉拙早就

祖脈氣意磅礴浩蕩,洶涌波蕩時候威能足夠令任何人膽顫心驚,葉拙也不例外,無論是先一步進來的葉拙還是后來才趕到的分身之體葉小拙,感應到祖脈氣意的時候,心中都難免一陣駭然。

葉拙終究不是凡俗世人,不會像他們若是真的入了山進了水,遇到了兇獸甚至山崩,碰到了波濤甚或海嘯,便是脫身之后也會一輩子心悸,或許談山色變,談海暈厥也不一定,葉拙一路歷練走到了如今近乎金丹大圓滿的境界,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險境絕境,甚至還事實上殞命過一次,千錘百煉之后的心神意志比之其他同階修士還要更堅更韌許多。

這會兒說這話似乎有些贊譽過盛,畢竟葉拙不久前才差點失神徹底隕滅,不過這件事情究竟如何,葉拙心中同樣存著疑問,表面上看來,自己失神是因為億萬萬血脈氣意全都是跟自己血脈相連的族中先人所出,意外引動了葉拙心中最深處的怨怒之情,猝不及防失去了控制,但如如今回過神后再回頭去想的時候,葉拙卻感覺其中還有古怪,葉拙感覺自己不是真的僅僅只是怒意沖天因為失去理智陷入瘋魔,或者說自己的怒意沖天本身就有問題,葉拙相信自己的心性相信自己的意志,就算碰到那樣的情形這種事情也會發怒,也不至于到了失去理智陷入瘋狂,真要發瘋,之前在輪回大陣第一次見到鏡像離云島時候才更有可能才對。

只是再往深了講,某種意義上葉拙卻也跟世俗凡人沒有太多的不同,如果不是一座山,一片海,而是連綿千里的群山,整一座西海成了實力比之老榕樹還要高出百倍千倍甚至更多的精怪,葉拙便是已經金丹近乎圓滿,同樣也會生出驚恐之情。

比如現在。

更何況,不同于自己的棗核寶貝,難以與別人共享,祖脈卻是可以惠及所有族人的,既然祖脈已經證明了它的價值,于自家離云島人有著和別家祖脈一樣的功效,便是自己最終依舊不得成功,但有如此祖脈的存在,自家離云島后世子孫修煉之路不知道會順暢多少,便是用人數來堆,一點點的磨,也總有一天能將天之詛咒禁制徹底掀翻,至少希望大了更多。

有了這樣的認識,再看自家祖脈,葉拙自然愿意它越強大越好,面對祖脈浩蕩不可敵的威能氣意,葉拙有了欣喜甚或自豪之情,當然也是再自然不過的反應。

但是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祖脈只是一道和靈脈相仿,所差之處在于供養并非天地靈元而是可以感召激活族人血脈深處的玄妙之力的元脈,又或者說,就如世俗凡間人族寨所在背后的群山,海邊漁民所面的大洋一樣,群山大洋就是他們的一切,吃喝穿度皆可以從中取,一代又一代。固然大山大洋有無窮的危險,或許一陣急雨,一陣狂風就會引起山崩海嘯這樣足以要人命的劫難,卻并不會有人因此就放棄立身之地,最多只是不斷總結經驗,期望能在災難降臨之前有所躲避。之所以會這樣,只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大山大洋災難雖大,卻并非如人心一般隨時可變,那是天地自然之威,就跟一塊石頭自然會從坡上滾落,一滴水燒開自然會化作氣霧消失一樣,都是有跡可循,有規律可言的,只要發現及時,完全可以避開。

但若山崩海嘯不是天地自然之威,而是有某種意志意愿在其中,那座山,那片海居然有了自己意念成了活物一般的存在,還有幾個凡俗世人敢安然居于山中住在海邊呢?

葉拙不是世俗凡人,便是真的有一座山有一片海得了機緣生出自己的意志成了精怪妖屬,也不會太過大驚小怪,也就當是又見識一個老榕樹一般的存在。

提升自己,諸般神通、術法,又或者法寶武器自然必不可少,但更基本的卻還是自己的境界修為,水磨功夫的日常心法修煉才是最基本的功夫,若是遇到一樣東西,既可以用來夯實自己的境界修為,也可以用來提升自己某一門法術的威能,除非自己身在絕境需要拼命時候,葉拙絕對會毫不遲疑將之用于自己的境界修為之上,無他,葉拙最清楚主次最懂得根本而已。

清楚,某種意義上講,對于那些傳承數萬年的世家而言,祖脈比靈脈、比洞府更加重要,沒有哪個世家宗族是沒有祖脈加持的就能傳承萬載而血脈不絕的。還有另外一個事實也可以作為佐證,只聽說過有哪一家族因為靈脈枯竭舍棄了原本族地的,卻從沒有聽說過哪一家會將祖脈所在棄之不顧,而那些個湮滅在歷史長河中的世家宗族,倒有多數真正的隕滅都是從祖脈族地喪失開始的,其中固然有象征上的意義,但若不是因為祖脈激活血脈之力于他們有著絕對的作用,又怎么可能有這樣的象征意義。

或許整個世間只有自家離云島一族是個例外,從當年天地大劫后也傳承了數萬載之久,比之世間任何一個世家都要更長,而至少在此之前從未有過祖脈加持這種事情,但是自家離云島天之詛咒禁制也是世間獨一份,雖然傳承了數萬載之久,但數萬年間每一個族人都只有三旬之壽就是為之所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不過就跟一個從未到過海邊的人忽然看到茫茫西海,又或者平原之人忽然看到一片連天山脈時候那種感覺有幾分相像,葉拙葉小拙駭然也只是驚于祖脈氣意威能之大,與之相比,自己并不比面對大洋,面對峻嶺的一個普通凡人更強大多少,說是螻蟻一般并不為過。但也跟對著一座高山,初見一片汪洋的人一樣,心中有震驚之情,卻并沒有太多的懼怕之意,只要不入汪洋,不入深山,便是那山再高,水再深,于自己也沒有太多關系,面對祖脈雄渾浩蕩之威的葉拙葉小拙也并沒有因其強大而生出恐懼之意,即便葉小拙進來之后的剎那之間,自己都差點被祖脈氣意波蕩碾過,若不是新晉領悟出來陰陽大道更深一重的大道之意,倉促間催動了陰陽隱匿之法避開,差點就直接送了命,待得脫身之后,對于祖脈氣意便沒了那份恐怖感覺,更多的是震驚,震驚之余甚至還有幾分欣喜。

閱讀叩天門最新章節 請關注明月小說網(www.tzwwaz.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捕鱼达人破解版免费版